加载中…
个人资料
蔡崇达
蔡崇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7,171
  • 关注人气:1,9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介
 
 
蔡崇达,现GQ,曾新周刊\三联生活周刊\生活月刊\周末画报 
 
 
评论
加载中…
一线牵

粲小然

好朋友

令狐磊

好朋友/《生活》

吴读客

好朋友/出版商

许南都

老大/南都周刊生活版掌门

陈诺贝

牛小说家/超好人

小山哥

大老/体育画报主笔/

黄欧亚

好朋友/诗人/被八卦狂/玩家

特务强

最佳男主角/社科院院宝

王博学

青年学者/我喜欢的朋友

白老摄

好朋友/抢手单身男/拉皮条'摄影师

张菜园

南都编辑/好朋友

孟道人

哥儿们

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孟八卦

三联好朋友/八卦女

三表哥

三联主笔/偶像

朱老师

三联主编/老师

朱马六

三联同事/好朋友

苗师傅

三联副主编/帅哥师傅/好人

贝大书

三联好朋友/书话男

猪不冲

三联好同事/历史狂

谢厦门

三联好朋友/半个老乡

困困说

三联好朋友/自称优雅的八卦分子

陆薪闻

三联前辈/专栏作家

程新华

三联好同事/新华社

尚打听

三联好同事/玩家

鲁科学

三联好同事/科技专家

毛茸茸

三联好同事/剧本女

吴知道

三联同事/全知道/科技闷骚男

郇中新

三联前同事/财经女/中新社

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肖学者

新周刊总主笔/社会学导师

周老大

招我进新周刊的人/交际学导师

陈骚客

新周刊老朋友/厨师

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饭大叔

80后作家/朋友

张猴子

80后作家/老朋友

小精子

超人气中产女文青

羊醇厚

日报牛编/有趣味的好人

楼上蓝

只见过一次面的老朋友

汪麦田

朋友/新民周刊记者

刘志明

凤凰周刊记者/揭黑狂

张全能

《生活》/新生代表/涵养

朱央视

中央电视台导演/中戏生

刘资深

新闻女/笔迷

知所云

尚书屋老朋友/玉米馅粽子

博大知

砖友

林文青

高中同学

蔡学弟

中学学弟

雷如是

砖友

老白话

砖友/牛人

伊问问

砖友

刘哈滨

砖友

王波斯

朋友/登山队员

韩影评

互为对方粉丝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周老总

老朋友(还是文青那时候)

何楷模

一直只认识他的文章没见过他的人

李阿花

犹记得那年高三\比赛\全总机关招待所

杨好人

立志要帮我挣碎银的好人

尤老弟

好朋友/吝啬鬼

另一半

假设我们在对白

我的另一个博,感性文字

分类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三十岁生日那天,我恰好在伦敦。规划的行程,是去大英博物馆打发一整天。

大英博物馆的主展厅不定期会有展览,那一天的展览名叫“living and dying”:长长的展台,铺满了各种药丸和医疗器械,每一列都隶属于最下面标注出的一个个主人公——这里陈列着已逝去的人们自认为生命最美好、最痛苦时刻的照片,以及,他最后时刻的面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23 15:25)
标签:

杂谈

分类: 大话

一、

常觉得愧疚,常会强烈地感觉到,做为一个写作者的矛盾,甚至可以称为原罪——在尝试努力理解一个人和一个事情后,不管是否真正逼问到足够的信息,是否已然解决内心的疑问和困惑,都要仓促提笔。而那个人和那个事实就以那样的程度,定格在自己的文字中,无论,这背后有众多刻画不出来,理解不了,甚至看不到的丰富和复杂。

这样自我质疑,贯穿在我此前的采访和写作中,总是以所谓的媒体理想出发,然后以必须交差的理由仓促了结,最后重读回顾时,又以自己能找到一个好的逻辑,或者追问到某部分独有的料,告诉自己,可以接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http://sinaurl.cn/hH2EY三联社会部业务博客。感谢三联社会部,我在那学习了新闻技术,是我永远的学校。新闻是门技术活,这是进三联第一天就听到的话,如何具体操作的技术过程可以在这博客看到了。对照着三联的报道看肯定更有趣。作为学生,我的新闻操作思考也会在那发上来和大家讨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6 16:00)
标签:

杂谈

即使时光拖着我的肉身一路远行,至少你们的名字和名字牵扯的记忆,被我带走了,这是我所能做的唯一反抗。

 

火车伊要开往叨位(火车它要开到哪里)

 

《关于所有旅行的故事》

我生平一定曾路过

你洗过澡的那条河

你的六岁

还浮游在水面

我抬起头

看到一个硕大的

橘子

悬在上空

我知道

这就是童年时代的

所有黄昏

 

是在去往南平的火车上,刚上高中的我,写下这样一首短诗。那是我奖励自己而开始的第一次独自搭火车远行。在闽南这个所谓的统战前沿,火车线路零星的只有这通往山区的一条。我在海边上车,一路被带向浓郁的山色。窗外的景致,如同溪流中的光影那般鲜润地滑走,我看着一座座的房子在我眼光中迅速到来,却仓促被扯走。我在一个破旧的院子里,看到一个老人抱着一个孙女哭泣;我看到一个男人,坐在门墩上抽烟;我看到一个小女生,背着书包盯着一个房子的大门犹豫——然后一切全部被列车的行进拉扯开。

我就这样短暂参与了他们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26 17:50)
标签:

杂谈

我六岁的时候,才第一次看到海。虽然,我是海边的孩子,而且我的父亲,就曾是一名海员。

 

那次看到海,是到外祖母家的路上。沿着乡间的小路,跟着母亲的身后走,总感觉,怎么路边的甘蔗林那,总传来明晃晃的亮光。我趁着母亲不备往那跑,这才看到海。 

 

追来的母亲气急败坏。她说,你父亲不让你知道海的,就怕你觉得好玩自己跑来了,担心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其实父亲担心的不仅这个。回到家里,我父亲郑重地和我说:“我小时候就是老觉得海边好玩、船上生活好玩,这才过上后来的生活。但海上太苦了,我希望你在镇上的中学读好书,不要再做和这相关的工作。”  

 

东石,我生活的这个小镇,或许太多像我父亲那样的人。十几年来,镇区的发展的方向,一直往反方向滋长,整个小镇在集体逃离那片成带给他们乐趣和磨难的海洋。然而这片试图被父母藏住的海,却因父母的禁止,而越发吸引我。 

 

再次去拜访外祖母的路上,我突然放开步子往甘蔗林那冲,母亲气恼地追我,把我追急了,竟噗通往那一跳,海水迅速把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09 00:28)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03 19:01)
标签:

杂谈

致病的文明

 

甚至可以说,致病的不是果子狸、鸡、牛、羊、猪等,而是我们世界现在的文明形态。

 

 

这个名叫埃德加·赫尔南德斯的4岁小男孩看上去一脸无辜,他坐在自己的房间,看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把长枪短炮对准了他。他可能不理解,究竟电视里那些不断被曝光的世界各地的死亡数据与他有什么关联,他想,我不就是生了一场病吗。

他的闹心开始于4月27日,墨西哥政府宣布,韦拉克鲁斯州拉格洛尼亚地区的一家可能正是引发此次全球猪流感危机的源头,而男童赫尔南德斯在4月初就患上猪流感,是最早的病例。然而,健康到让人突兀,同样突兀的是,该地区的人都异常健康,虽然今年2月以来,这个地区的3000多人口中有60%的人因疑似症状看过病。相对于世界的恐慌,这个传染病的源头地带,竟如台风的中心一般,宁静到诡异。按照常理想像,本应该最悲惨的源头,为什么却是最为健康的?

我们在美国的特约记者曾联系过耶鲁大学医学院的教授,那教授的解释原因是,因为当地的人们,包括那小孩子的身体已然在环境的潜移默化中习惯猪流感,而事实上猪流感并不是什么新的疾病。早在1930年,美国医学界就首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18 04:44)
标签:

文学/原创

 给我新闻的第一个导师、我的好朋友成钢,他于去年离开我们而去。
 

1、   

 

至今接受不了这个结局,他的电话号码还深烙在脑海里,每次到泉州,总不自觉想拿出手机,拨出那串号码,很想习惯性地说,哈,我又吵你了。

从大二认识,到我去北京工作,再到回家,他似乎永远在电话那端,随时等待,聆听我的焦虑的琐碎原因、或者思考得来的喜悦。

我想,说他是我的知己,他在天上应该不会反对。

而我的人生,确是因为他而改变的。

大二时候,奇妙的际遇,我家教学生的父亲——中国银行的一个经理突发奇想,把我介绍给他的客户、当时刚接手泉州广电报的他,而事实上他只不过因为需要搭建一个干事业的班子,随口和那经理唠叨一句,他后来给我说,他本来也没想到那经理真介绍,而且介绍的只是一个在师院读书的大二学生,他当时想的是,蛮见一下,给个面子。

然后,在那个我记得阳光很热烈、但不灼热的下午,我走进他的办公室。

后来他给许多人描绘过那个过程,“当时我一看小蔡扑闪扑闪的大眼睛,葡萄一样,很专著地听我的话,又能马上补充他的想法,我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10 15:33)
这是我最近发在《生活》上的一篇文章。自己比较喜欢。
  

海路始终是个隐晦的谜语

即使有科学确认它终究是条渔民踩踏出来的路

海边的祖辈们仍然坚信

这是神明赐予的,通往海洋的路途

或许信仰也就如同这海路

顽固而诗意的固执成全了这世界上最美的路途

生活在中国海边的祖辈们是那么像诗人

事实上他们用一代代定型出的信仰的样子,竟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处女

我因而从小时就一直揣想

祖辈们面对着大海的表情

或许就像一个孩子面对着孕育自己的那个庞大的子宫

那么亲昵又充满敬畏

 

信者的海路

 

撰文/蔡宗达  摄影/马岭

 

当那一天傍晚——简直是上天赐予的一个傍晚,我骑着摩托车带着我们的摄影师来到这个名叫米墩的小沙滩时, 光亮和色度刚好,甚至连风都恰到好处,眼前呈现的仿佛是海神刻意为我们排演的一副美景。

那时候,潮汐褪去,裸露出的海洋和大地交融出的那片平整的滩涂,可以看到海和土地肌肤相亲的轨迹——来不及褪去的海水搁浅在滩涂,构成一幅奇异的纹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离开北京的前一晚,有点冷,晚上九点过后,到处就是安静的路了。把老妈安顿在五道口的旅店,打车穿过了大半个北京去南城李大人家,一路,车上是呼呼的风声。

   这样叙述,感觉有点萧索,不过,确实是我当时的感觉。我也说不清,为什么有那样的感觉,也说不清为什么很想在离开前去看看李大人和他的孩子七七。

   很奇妙的因缘,李大人的父亲是在三十多岁才有了这个后来让他骄傲的儿子,而李大人也是在差不多年纪的时候才有了七七。给我说这些的时候,李大人抱着七七,七七那可爱的小身躯靠在李大人的肩上,李大人则不断亲吻这个小生灵,那种父爱和温情让我内心里温温的感动。

  在去年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李大人告诉我,他相信父亲的血就流淌在自己身上。我也相信。

  总是很奇妙的因缘,人与人关系的建立,显得那么充满偶然又似乎必然——我们的朋友参与我的生活,改变了甚至塑造了我们的生活。有没有认识李大人,我的人生逻辑肯定很不一样。

  李大人是个直接而且狂热的人,他对新闻以及对人有一种很苛刻的坚持。他常常很直接地突破你说话的逻辑,不让你有试图掩饰的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