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安伊沙
长安伊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4,220
  • 关注人气:40,3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9-03-18 12:22)
《最终我们赢得了雪——维马丁诗选》

译后记

我的大学时代正值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上进青年一致向西看,顶礼膜拜西方大师,我在我的同学中还不算最严重的,我在当时说了这样一句话:"我更关心西方国家里我的同辈人同龄人在写什么以及如何写的"。
毕业不久,我把这句话写进了文章。
中国有句厉害的谚语:"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凭我经验,但凡正念,就有可能被你惦记成。2013年冬——在我说出那句话的25年以后,一位与我同龄(小我不到一个月)的奥地利诗人空降长安来到我面前,他的中文名字叫维马丁,此前他是以翻译家的身份与我通信的,他去台湾访问时读到了我的台版诗集《尿床》,有兴趣将我的诗整本地译成德语并在德语国家出版,此次他专程到访长安,也主要是为了这件事。也许是出于诗人本色吧,他在拿给我看德语杂志上他译的中国诗人(包括我在内)的诗作的同时,也拿给我看他发表在杂志上的自己的几首诗,那一年前后我和老G正在狂译世界,回家后我见他的诗有英语版,顺手就译了,次日见面拿给他看,他非常高兴,也十分欣赏我的译笔。
对维马丁的翻译便从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400)》

在火车站
在火车上
在大街
在小巷
一队提着行李
风尘仆仆的诗人
还在为诗
拉练
转战


《梦(1401)》

前夜
妻梦呓:
"最漂亮的小孩"
晨起
我问她:
"梦见小孩了?"
她回答:
"不知道"

昨夜
妻梦呓:
"看!海燕在飞"
晨起
我问她:
"梦见海燕了?"
她回答:
"不知道"



《梦(1402)》

长安诗歌节
同仁一行
正向前去
被一队
妇女
拦住了去路
其中有
左右的
前女友
截句集《点射》


诗战期间
我军赢得的
最廉价的战利品
是几麻袋砍下的
为敌人默默点赞的
大姆指



中国文化
以阴为旗
所有圣贤
都是阳的



诗战中的中间派
形成的原因比较low
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
(你以为你是谁)



我依然坚定不移地认为
此次"反伊大战"的
核心秘密
藏在行顺的裤裆里
他的小鸡鸡
是天下最委屈的灰麻雀



多少人事
恍若昨日
转眼成为历史



新浪微博官方通知
有一个江西南昌的
用户企图登陆我的号
咦,吃瘪赣军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391)》

与人谈论法国诗:
"骚是其特点
软也是"


《梦(1392)》

在外太空站的
麦田里
我与童年的
小竹马
牵手走过
这种感觉真好啊
人类家园可以换
这种感觉
不可换人


《梦(1393)》

把渣到极点的货
梦成好人
让我不好意思写
但却并不感到
难堪和沮丧
越是天生菩萨心
此生越要做金刚
佛系男女哪里懂


《梦(1394)》

我的电动牙刷
启动不了
我反复检查
反复启动
也没用
心一急便醒了


《梦(1395)》

短诗(一)


《柿子》

国庆长假期间
从山里摘回的柿子
一直晾在阳台上
到昨天终于可以吃了
快满一个月
还有一点涩
仿佛一首诗的
一颗灵感


《网络》

人性的漫画


《无望》

诗文化论坛
学生研讨百年新诗
只有一个女生在发言中
提及我
在一串纸老虎的名字
和高大上的点评之后
她说:"伊沙老师嘛
读他的诗感觉诗后面
站着一个有趣的老头"
全场一片欢笑

你以为是至高评价吗
其实人家的意思
是咋也不咋
看老师的面子
顺便提一下


《追记》

昨天下午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369)》

未坐观众的
空荡荡的
体育场里
我在仔细研究
一个正在训练的
竞走运动员的
走姿


《梦(1370)》

我在跑三千米障碍赛
跨过毎一个栏架
除了该设的水池
还有暗设的陷阱


《梦(1371)》

我仿佛是走回了
1989年
我从北京
初回长安时的
电视塔以南
狭窄的公路
破败的村庄
雨中的土地
变成了烂泥潭
我诅咒着诅咒现代化的人
艰难地前行着



《梦(1372)》

在一个招待所的
三人间里
中间的床空着
我和黄海
分睡两边
在睡前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352)》

一个晚上
我在教研室授课
讲的是诗
课间休息时
人都走光了
只剩下艾蒿父女俩
我说:"这么晚了
干脆不讲了
你们快回吧"

他们走后
我在地板上
铺了一张凉席
准备睡觉

《梦(1353)》

父亲住院的五个晩上
我一个梦都没有做过
夜夜睡如死猪
可见梦
都是闲出来的



《梦(1354)》

布考斯基一直活到
2010年
广州亚运会
被邀请来做
点燃主火炬的
最后一名火炬手
他是在跑上台阶的途中
心梗发作而死的
现场解说员说:
"这样的死法是有福的"
众人之

《北京行》

《给机场提条意见》

唱吧的设立
让我等烟民
老误闯
以为多设了
吸烟室
估计麦霸
也有
相应的
误闯


《蝉》

北京的夏夜
夜蝉听起来
的确要比
日本的蝉
焦躁
比伊豆山中
修善寺的蝉
森之汤的蝉

我住的地方
长安之南
少陵塬上
不闻蝉鸣
月光如水




《肉饼小店》

在北京
岂能不吃肉饼
走进一家小店
胖大姐问:
"吃什么馅的?"
看看墙上价目表:
"猪肉大葱"
"吃多少?"
"一张饼"
等我坐下来
又说: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310)》

我穷得买不起
一双鞋垫
我在想:有朝一日
我拥有一双鞋垫时
一定不会丢弃它



《梦(1311)》

妻梦呓:
"他们想查
就让他们来查!"
我明白
她是为亲弟弟而忧


《梦(1312)》

"你们回家找一找
你们小学时写的
第一篇作文
我相信有的父母
是有心人
给你们收着呢
你们刚好也可以
对父母做个测试
看看他们算不算
好父母"
课堂上
我对学生说
发现一个男生
一直在说话
惹得四周女生
嘻嘻笑
(以上完全属实
在现实中刚刚发生过)
我冲下讲台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283)》

我作为随军记者
在中越战争
阵地前采访
走进一个猫儿洞
采访了女兵闫永敏
又走进一个猫儿洞
采访了女兵杨艳
让我直犯嘀咕:
"这男人都哪去了?"


《梦(1284)》

电脑首页上的文件
满了
纷纷跳下
不见尸首



《梦(1285)》

一幢黑暗的大楼
亮了一扇窗
仿佛一幅画
一个男人
坐在一把椅子上
像是在接受审讯



《梦(1286)》

在街头
一个老头
老得走不动了
终于摔倒在地
我将他搀扶起来
发现是老舍先生
我说您这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