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安伊沙
长安伊沙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95,965
  • 关注人气:40,3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伊沙:诗人、作家、教师。
公告

 

E-Mailyisha66@vip.163.com
系地址西安市郭杜教育科技产业开发区文苑南路 西安外国语大学中文学院 吴文健
邮政编码710128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签名手迹1
伊沙诗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军事

口语诗论语

 

伊沙

 

在外国文学史上,似乎从未有过以“口语”来命名诗歌的先例,人家见惯不惊,诗歌的“口语化”是个渐变的过程(原本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8 12:22)
《最终我们赢得了雪——维马丁诗选》

译后记

我的大学时代正值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上进青年一致向西看,顶礼膜拜西方大师,我在我的同学中还不算最严重的,我在当时说了这样一句话:"我更关心西方国家里我的同辈人同龄人在写什么以及如何写的"。
毕业不久,我把这句话写进了文章。
中国有句厉害的谚语:"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凭我经验,但凡正念,就有可能被你惦记成。2013年冬——在我说出那句话的25年以后,一位与我同龄(小我不到一个月)的奥地利诗人空降长安来到我面前,他的中文名字叫维马丁,此前他是以翻译家的身份与我通信的,他去台湾访问时读到了我的台版诗集《尿床》,有兴趣将我的诗整本地译成德语并在德语国家出版,此次他专程到访长安,也主要是为了这件事。也许是出于诗人本色吧,他在拿给我看德语杂志上他译的中国诗人(包括我在内)的诗作的同时,也拿给我看他发表在杂志上的自己的几首诗,那一年前后我和老G正在狂译世界,回家后我见他的诗有英语版,顺手就译了,次日见面拿给他看,他非常高兴,也十分欣赏我的译笔。
对维马丁的翻译便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411)》

坦克行进
开着开着
开成了
梳妆台


《梦(1412)》

老校区的
教工信箱
一个被弃用
很久的
上面写着
"吴胖子"
的生锈邮箱
被我打开了
里面还有
一堆信


《梦(1413)》

还在柬埔寨旅行
沿着湄公河前行
河岸上牛羊遍布
不再那么瘦
波尔布特
身穿白衬衣
斜刺里杀出
冲我们怒吼道:
"这是柬埔寨的山河
这是柬埔寨的牛羊
不许外国人欣赏!"



《梦(1414)》

阴谋家徐
在到处给他
收卖的年轻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5 18:30)
《伊沙诗话:有话要说》

自序

1998——我在《文友》兼职的第二年,除了在西外教书的本职,我还须在编辑部坐班,坐班时间,主要打电话跟老作者约稿,看堆积如山的自由来稿,灵感来了,就在随包携带的诗本上写诗,脑子里有一些关于诗歌的思考,自己觉得很珍贵,便随便找了一个软皮本,不断记录下来,越积越多,起了个总名叫《有话要说》
这便是本书写作的开始,迄今已过去21年了。
对我个人来说,那是手写时代的最后阶段;对所有人来说,那是无网时代的最后阶段,那个时候,我们的想象力不够,想不出将来的写作会变成什么样儿。我“换笔”与上网都发生在同一年,即中国普通百姓的网络元年-2000,从此开始我在那个软皮本上记录的东西越来越少了,终至于无与此同时,在网络论坛上与人的现场交流则越来越多,过了六七年才终于醒悟道:这就是《有话要说》的延续啊,于是赶紧整理出来。
新世纪第一个十年结束时,网络的论坛时代也随之结束了,代之以"微时代"的到来:我在微信中与人对话不多,但这种论坛中的对话形式在微博中得以保留下来,在微博最盛的那几年甚至更加频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话要说》(2013年之四)


我提醒所有的朋友注意:我是发现好诗人,随缘交朋友;他人是在铁粉丝中选诗人——这是最根本的区别!好人们,警醒吧!

别人是在朋友中造天才,我是与真天才交朋友。

    在污泥浊水的中国诗坛上,《新诗典》将坚持“开阔的纯诗”立场(我在诗江湖末期就提出过,当时污浊已起),“哭”是姿态,“庙”是庞然大物,抒情诗作者走向非诗“跨文体”野狐禅,后口语诗人力倡“纯诗”,这就对了,好得很!

有心人回头查看一下:于姓作者的评文,里面有着明显的针对性,针对的是什么人?什么诗?便知道现在发生的“倒庙”不过是“咎由自取”。自始至终,我很冷静。

5个世纪以前,别人以文艺复兴为近现代的起点,从此一飞冲天;5个世纪以后,有人想让我们集体哭庙吃观音土——这是一场简单如一的闹剧,有人想不明白吗?想不明白你配写现代诗吗?

给盲人摸象的诗评家贡献一条线索:草根做了地主,口语学贯中西。有没有喝尿的感觉?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话要说》(2013年之三)


    据我所察:中国的教育跟中国的足球一样,是与二十年前的自身相比都在大踏步后退的项目,这样的项目在中国也并不多见! 

    人不能尽其用,高士不能施教于子孙后代,乃国之大悲哀!

小时代的好处就是自私无错:我们独善其身。

我是个案,不可以常理论。 

    不管他们多有盛名,在我眼里都是弱弱的老人。

复杂的绝不是文字,而是思想,而是诗意。 

    翻译中的我,感觉每天给自己注射了两三支营养液。

    莎士比亚一直在汉语中,丑陋得让我们仅仅以为他是剧作家,或十四行诗该那么丑陋,一代酒囊饭袋的译者!

    写有多好,译才有多好。

古今英语的区别只有100米,古今汉语的区别是马拉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截句集《点射》


诗战期间
还有一种看客
老以为正常人疯了
真疯子他们不管



诗战过后
老百姓与战士
隔行如隔山



在所有《水浒》人物中
除了武松、林冲余皆不爱的
男孩长大后会成什么样子
就是我这个样子



你给了他老婆大奖
也挡不住他在五年后
对你发动一场小文革
多么强大威武的
用毛泽东思想
武装起来的人



口语诗是含微量元素的
书面语诗没有



天下最狗血的事
莫过于以高冷之姿
做了汉奸
还被小鬼子
放狼狗咬
聪明一世的人干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短诗


《贱狗》

起大早
摸黑
去学校
给学生
考试
刚走到
小区门口
脚下蹿来
一只小狗
欲咬我裤褪
一脚踢开
(瘫软如泥)
心想:
"这小狗
一定姓曹"
看不见的
雾霾深处
传来其主
鬼魅的召唤:
"儿子啊,快回来!"



《曹宝宝吃奶记》

曹谁幼时欲吃奶
其母遂哺之
宝宝啼问:
"汝之乳
嗟来乎?"
其母答之:
"母之乳
如人之血
如何能嗟来?"
曹宝宝顶着
一颗泡面头
举双拳至耳
慨然宣言道:
"非嗟来之乳
不甜也
吾不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400)》

在火车站
在火车上
在大街
在小巷
一队提着行李
风尘仆仆的诗人
还在为诗
拉练
转战


《梦(1401)》

前夜
妻梦呓:
"最漂亮的小孩"
晨起
我问她:
"梦见小孩了?"
她回答:
"不知道"

昨夜
妻梦呓:
"看!海燕在飞"
晨起
我问她:
"梦见海燕了?"
她回答:
"不知道"



《梦(1402)》

长安诗歌节
同仁一行
正向前去
被一队
妇女
拦住了去路
其中有
左右的
前女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广东-柬埔寨行》(组诗)


《办法》

去南方
去南国之前
我用了好几天
把家乡饭
吃了一遍
为了杜绝
在路上的思念



《卡路里》

这个词
是父亲在我小时候
教我的
我还记得
他顺手计算
当时中国人民
每天摄入的卡路里
怎么算都达不到
国际标准


《季节》

从北方的冬日
空降深圳
看见春天里的人们
奇怪地穿着冬装
像在演戏


《天意》

飞临深圳
黄开兵在宝安机场接
然后下11号线地铁
坐到终点碧头
湘莲子开车来接
上高速时她老说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京津行》(组诗)


《杜甫千里赴燕赵》

先坐地铁
沿途经过
大唐芙蓉园
(金榜题名处)
大雁塔
(皇家学院)
大明宫
(帝国皇宫)
然后到达
北客站
再乘高铁
向东
经过他的老家
然后北上
少陵野老
你这么折腾
到底想弄啥
文人皆知


《离歌》

列车驶离长安的一瞬
阳光照化了所有积雪


《证言》

我不好说
我将在何处
安度晚年
我只知道
灵感枯竭时
我一定会
重返长安


《西岳》

车过华山
我断不敢下车抽烟
地球人都知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