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安伊沙
长安伊沙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3,777
  • 关注人气:40,3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伊沙:诗人、作家、教师。
公告

 

E-Mailyisha66@vip.163.com
系地址西安市郭杜教育科技产业开发区文苑南路 西安外国语大学中文学院 吴文健
邮政编码710128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签名手迹1
伊沙诗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军事

口语诗论语

 

伊沙

 

在外国文学史上,似乎从未有过以“口语”来命名诗歌的先例,人家见惯不惊,诗歌的“口语化”是个渐变的过程(原本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截句集《点射》



这个演员
爱演皇上
他演的毎个皇上
都像村长



前诗人办会
一定会把诗会
张罗成
歌会与酒会



X光透视
朱剑的灵魂
是一块水晶——饼



西人很难理解
李杜王白的心儿
是白莲的喜悦
包括我的
所以他们不会
视之为最高



你没有交到
优秀的朋友
只是因为你
还不够优秀



青春片
看日本
看韩国
看台湾
就是不能看大陆
跟黄片完全一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截句集《点射》(1)


在我毎月之初
休诗的三天里
我也能够享受到
不动脑子的轻松与惬意
所以我不同情诗歌下岗工



我青年时代的偶像
几乎全都枯萎了
这是成长的必然吗



开学第一课
闲扯蛋都可以
但一定不能是
军训



每一个女诗人
都有一个男辩护
像是她家的远房亲戚



教师的写作
没有利用好
寒暑假
那可真是
对不起国家



一个尚未入典的男诗人
开私窗质问我
为什么不选某女诗人的诗
真相是她从未投过稿
(我约过一次她也不来稿)
我心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短诗(2)



《胡姬后人》

在长安的
羊肉泡馍馆里
总是能见到
纯正的回族美女
她们血统中
来自西域的那一半
像丝路一样
清晰地刻在脸上
任凭雨打风吹
也改变不了


《明证》

发祥于此的回族的存在
是比京都、奈良的建筑
强大得多的
长安与大唐
存在的证明


《文学原理或中国作家的命运》

雨来
鸟闪
雨去
鸟飞
风刮
鸟哑
风停
鸟鸣



《课题》

是有教堂的地方有诗
还是有寺庙的地方有诗
还是有道观的地方有诗
还是有清真寺的地方有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短诗(1)

《在神经科住院》

这一次
父亲是因热感冒
引发的心脏不适
而住进北方医院的
他的在此治疗过的徒弟
把他引到神经科住院
每天例行检查时
都要用一个仪器
检测头部
父亲说:
"让他们好好查查
说不定我得的是神经病"



《这一幕》

北方医院
电梯门开
推进一张病床
两个身穿
蓝色工作服
背后印有
"担架组"三个字的
工人和一个
穿便服的白发小老头
一起推进来的
病床上躺着一个
老太太
或者说
躺着"灯枯油尽"
这个成语
其中一个工人说:
"大家行方便
先到六楼手术室"
电梯运行中
白发小老头的手
一直在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京行》(组诗)


《送》

毎次离长安
送我者渭水


《画》

下雨天的车窗
雨滴爬过玻璃
老天爷的精虫


《插队》

我发现
爱插队的
都是肥仔
像出行的金三


《神秘》

飞机上
一个娃娃老在念叨:
"飞机吃药药
飞机吃药药"


《足迹》

一个人
生哪儿
呆哪儿
去哪儿
不去哪儿
去哪儿多
去哪儿少
从哪儿
搬哪儿
死哪儿
一生足迹
全是命运



《在北京之夜观影时想起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352)》

一个晚上
我在教研室授课
讲的是诗
课间休息时
人都走光了
只剩下艾蒿父女俩
我说:"这么晚了
干脆不讲了
你们快回吧"

他们走后
我在地板上
铺了一张凉席
准备睡觉

《梦(1353)》

父亲住院的五个晩上
我一个梦都没有做过
夜夜睡如死猪
可见梦
都是闲出来的



《梦(1354)》

布考斯基一直活到
2010年
广州亚运会
被邀请来做
点燃主火炬的
最后一名火炬手
他是在跑上台阶的途中
心梗发作而死的
现场解说员说:
"这样的死法是有福的"
众人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截句集《点射》

好多人都是有问题的
各有各的问题
虽然我们可以装作
不知道问题在哪儿



来自问题国家的诗人
诗中不见问题
来自理想国家的诗人
诗中充满问题


在诗学、美学、人学上
绝不信任前口语与口语化
他们是后口语貌合神离的
名义上的亲戚



写得乱与编得乱
是互为因果的



千万别以为
被遮蔽的
都是好人



得机回望过去的自己
一个严肃的艺术家
哦,还有比这
更鼓舞人心的吗



我的编选权
来自于写而优则编
当我不再能够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趣的灵魂》

他们跟着王尔德
感叹有趣的灵魂太少
一定是没有读过我的诗

《对话》

"为什么大字
练得越来越少?"
"大字是共和国里的
展览字——是表演"



《机器龟》

扫地机器龟
不见工作
各屋遍寻
最终在电子秤上
发现了它
"你也减肥吗?"
"我被卡住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

父母总是感觉
孩子还没有做好准备
便走向生活了
其实明知道准备了没用
一切都是被逼会的
但还是会瞎操心
母亲还会抹眼泪



《说法》

他们先听说
伊沙是魔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镇巴行》(组诗)

《最初的陕西》

小时候
送父母出差
望着他们把写着
宁陕、宁强、镇巴、佛坪
字样的物资
搬上解放牌大卡车
陕西在我心中
初成地图


《秦岭山中》

车子穿行于秦岭山中
山林间的小屋隐现
让车中的诗人
想起了什么:
"听说某某跑到
山中隐居了"
"这不是自绝于
城市、人群、现代诗吗?"
我说



《去镇巴》

陪艾蒿返乡
才知他真是
从大山里走出来的
现代诗人
口语诗人
这是把不可能
变成了可能


《镇巴》

大巴山中的县城
一条清澈的碧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京行》

《给机场提条意见》

唱吧的设立
让我等烟民
老误闯
以为多设了
吸烟室
估计麦霸
也有
相应的
误闯


《蝉》

北京的夏夜
夜蝉听起来
的确要比
日本的蝉
焦躁
比伊豆山中
修善寺的蝉
森之汤的蝉

我住的地方
长安之南
少陵塬上
不闻蝉鸣
月光如水




《肉饼小店》

在北京
岂能不吃肉饼
走进一家小店
胖大姐问:
"吃什么馅的?"
看看墙上价目表:
"猪肉大葱"
"吃多少?"
"一张饼"
等我坐下来
又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