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安伊沙
长安伊沙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9,954
  • 关注人气:40,3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伊沙:诗人、作家、教师。
公告

 

E-Mailyisha66@163.com
系地址西安市郭杜教育科技产业开发区文苑南路 西安外国语大学中文学院 吴文健
邮政编码710128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我去过的地方
签名手迹1
伊沙诗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军事

口语诗论语

 

伊沙

 

在外国文学史上,似乎从未有过以“口语”来命名诗歌的先例,人家见惯不惊,诗歌的“口语化”是个渐变的过程(原本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短诗


《为父之心》

新居之夜
儿子通过电视
看一部商业片
他知道我从不喜
商业片
便解释道:
"我得看
我是学电影的⋯⋯"
他不知道
他这样才让我
感到放心


《致敬》

看后印象派的画
看到的是
卡通人发疯了
还有卡通星星
卡通苹果



《去年的事件》

盲歌手瞎操
操到我头上来了
照着龟儿子一拍
痿啦




《雪》


写雪之一流高手
是借用了
祖先的独门画技
留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西双版纳-老挝行》(组诗)


《乘着歌声的翅膀》

去机场的路上
长相酷肖姚二嘎的司机
一路播放《橄榄树》
叫我忍不住也哼唱起来
"为什么流浪
流浪远方
流——浪⋯⋯"
自己都觉得自己像二流子
三流驴友、诗坛会虫
其实我己经三个半月没出门了
是个名符其实的坐家


《大象越境》

去异地
若心诚
所有的事
都会支持你
去老挝前
我看到一段
大象越境的视频
是中老边检站的
摄像头在夜里拍下的
一头母象在前半夜
跨越栅栏
从中国跑到老挝
吃了一个肚儿圆
后半夜
又从老挝回到中国
这是一头爱国象吗
你要说是
就先发给它国籍和护照
事实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长篇散文诗《羽翼》(第一辑)


       又见人性:我诗达九千首时,没有人急;一过万首,立马急了,失态各异⋯⋯

       别说这对我来说不重要,不重要加在一起就重要了。

     我诗过万首,打翻了别人的醋缸——某个女诗人-不,准确地说,是某知识分子睡过的女人。

    诗破万首,同行吃醋,读者抓狂——主要是古诗控,我岂敢超越他们的陆游爷爷?我再一次被他们从陆游们的队伍中推出来,被迫与乾隆皇帝为伍。

     把我归为乾隆这一类不是不可以,但你们得把自己的小鸡鸡割了做随时记录我口占的太监。

     当代写诗破万首者,出长安,是轮回,是天意。

     写那么少,还装安静逼,我这个万首诗人,比你们谁都爱安静!

     亲爱的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散文诗

《告别》

       一个人在街头暴走,他的眼睛像要摄取一切的贪婪的探头。
       他的家就要从这一带搬走了,他的暴走是一场为了记住的告别。
       他知道自己是一去不回头的人,搬走以后一定不会主动回到这里(就像既往的历次搬家一样),所以才将这场告别搞成一场盛大的一个人的游行。



《名字》

       让妻子帮忙登录成绩,遂把学生的名字逐一念出来,个个那么好听!这就是父母或祖辈之爱:用最好看的汉字命名孩子,还照顾到声音⋯⋯
      那么,诗人呢?你把什么献给诗歌?



《四方城》

       我在东关一带长大,在不属于自己的别人的家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点射》集



把你的诗
打造成一架
无人飞机
一钱不值



诗人堕落的
迹象之一
让诗成其职业
与社会身份的
点缀



长安初雪之晨
所有的小白狗
都跑出来了
静卧在衔道上



今冬初雪
不在旧年落
非在新年落
像一个看过黄历
方才出门的人



人是旧的
诗何以新



她说假话眼都不眨
说真话咬牙切齿
可悲的是
在中国的环境里
她还得算好人



他推坏诗人
与好诗人的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217)》

我身体的左侧
是原始的非洲
我身体的右侧
是富足的欧洲
哦,我的位置
在地中海上
叙利亚难民船上



《梦(1218)》

李白诗歌奖颁发地
要从四川江油
迁往新疆吐鲁番
蒲永见从天而降
乘坐降落伞
降落到我面前
递给我一个大哈蜜瓜
说:"抱住,照张像
随这个消息一起发出去"



《梦(1219)》

我在卧室睡觉
父亲先是在门外叫:
"天亮喽,起床喽!"
又跑进来叫:
"天亮喽,起床喽!"
我非常生气
又不便发作
只好高声朗诵《嗥》
以泄愤:
"我目睹我这一代最优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无题》集

《无题(350)》

微信朋友圈
貌似只剩下一个
中学同学
(向毛主席保证
我未删任何人)
是从未在一个班
呆过的
又早早转走的
现居海外的
最陌生的那一个


《无题(351)》

跨年这一周
我一直在思考
12月29号晚
在老重庆火锅电梯间
王有尾说的
"吃了快过期的伟哥"
到底是一种什么状态
从身体到写作



《无题(352)》

今年是山东诗人王有尾
定居长安十周年
朱剑说:"老长安了嘛!"
我依稀记得十年前
我们第一次吃饭时
他对我家所在那条街的
疑似色情场所已经了若指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短诗

《世界》


初雪之晨
早早起来
在赏过窗外的
大好雪景之后
父亲在看电视
我低头看手机
"公车上都没人……"
父亲说
"你是说朝鲜?"
我问
"对呀,平壤街头
公车上都没人"
我抬头看电视
镜头已跳到
下一条新闻



《美国娃》


定居美国19载的妹妹
说起美国的家庭教育
一样有父母逼孩子
死学习得高分
孩子不堪重压而自杀
主要发生在中产阶级家庭中
在美国土生土长的14岁的外甥
马上作证:"我们学校就有"
过了片刻他又自言自语道:
"那多可惜呀
连胜负都不知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截句集《点射》


哦,我的青春偶像
迭戈•马拉多纳
被岁月无情的杀猪刀
砍成了跳广场舞的
马大妈



不要有意无意
把口语诗称作"口水诗"
丢的是说者的脸
你有几张脸可丢



写作中最小的优势
是语文的优势
诗歌中最小的优势
是写作的优势



你知道
你好我好他好她好
的结果是什么吗
——我自己坏



有些屁
都不是屁股
能放出来的
空对空



我所关心的永远是
咬合力与胃酸
是否最强
而不是王的光环
与虚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短诗


《与父亲谈冰岛》

我很羡慕父亲
去过冰岛
父亲说:
"有啥子嘛
首都小得像个镇子⋯⋯"
我说:
"听说自然环境很不错"
父亲说:
"自然有啥子看的⋯⋯"
我忘了他是动物学家
这一辈子看腻了自然
烦死了自然
就说:
"难道你出国
和一般中国人一样
就喜欢看高楼大厦?"
"不"父亲说
"我喜欢看人民的生活"



《低端车号》

昨日上完课
打出租车回家
道路畅通
顺得出奇
司机师傅说:
"还是限号好啊!"
我随声附和:"对!"
"不过你注意到没有
只有周四不明显
照样堵⋯⋯"
"周四我没课不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