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安伊沙
长安伊沙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4,561
  • 关注人气:40,3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伊沙:诗人、作家、教师。
公告

 

E-Mailyisha66@vip.163.com
系地址西安市郭杜教育科技产业开发区文苑南路 西安外国语大学中文学院 吴文健
邮政编码710128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签名手迹1
伊沙诗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军事

口语诗论语

 

伊沙

 

在外国文学史上,似乎从未有过以“口语”来命名诗歌的先例,人家见惯不惊,诗歌的“口语化”是个渐变的过程(原本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话要说(2015)》(三)


    吴雨伦回来度假,送给他的诗林秘籍:《梦(第二卷)》、《莎士比亚十四行诗》、《当你老了》、《滴水成冰》。

    《新诗典》推荐诗——日月念念《在圆通寺看菩萨》被住在纽约的翻译家文超塵(洪君植)译成韩国语,这是《新诗典》作品首次被译成韩语,文先生来信向我表示,他将从此翻译下去,这是《新诗典》之福!得道多助,谢谢谢谢!

永远在总结规律-中国思维。

在群众眼里,我就是一不谙世事不通人情的傻逼。 

民谣当不了灵魂,必须是摇滚!

最有水平的评委,却遭喷粪,这就是中国。跟这两天喷自己的第一个医学诺奖相一致。

我所关心的是:我的五千精兵,有无孬种?却总是发现伟大。

每天都有人,在这个推荐表的后面问如何投稿,这属于智商不够还是情商不够?

毎次欢聚,先走者承受遗憾,后走者承受落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话要说(2015)》(二)


     微信各群都有醋坛子,以中学同学群为最酸。

     这话忒有质感:冷不丁丫就吃醋料!

     最好的散文从来不出自专业散文家之手,最好的诗评从来不出自专业诗评家之手。

     看一晩上电视,然后微信、微博转一圈,傻逼们如月光满地。

     你们能想到吗:我的中学同学群里正在集体泄我公愤,太可怕料!人性课,上不完!

     老子写诗、骂人(被骂时才反骂)、玩书法,图的就是一个爽字,你能把俺怎么着?

     三岁看老,当年课下爱说小怪话者,现如今均成人格猥琐之辈。

     我进出的诗人群较多:最好的就是发作品,讨论,交流;最差的就是发红包抢红包,男男女女打情骂俏,同学群怎样才算好?我真不知道;但怎么才算坏,我见识过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截句集《点射》


你在战时35天内的
所作所为
就是你全部的表态
事后加注解
全都如放屁



真相远比人们看到的
还要残忍和荒诞
持续35天的一场诗战
率先发难的一方
无一人能够拿出一首诗
证明他们还算诗人



在此次诗战中
究竟哪一方赢得了胜利
你只须看中间地带的闷葫芦
现在高兴还是生气



诗战35天期间
再往后延几日
既不参战也不问候
只默默给我投稿的老作者
冷酷得令人作呕
你们他妈的还算人吗



"你敢与天下人为敌"
多年以前某前友称赞我说
没想到把他也包括了进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短诗(二)


《容我摇头》

胜利之后
火速入伍的人

你们真的相信
敌人会有胜机吗

一个隐身人
一个木偶

难道你们也相信
群氓的力量

难道你们就不相信
先进的诗自会胜利

所以你们的写作
才问题重重举步维艰


《记性》

整整十年前
先是春节
庸诗榜冠军
继而春天
鹿特丹事件
有人以为
我死定了
最后究竟
谁死了
谁废了
谁没了
你们怎么
不长记性呢



《敌有小月亮,我有小龙女》

小龙女
平时老爱
给我发截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短诗(一)


《柿子》

国庆长假期间
从山里摘回的柿子
一直晾在阳台上
到昨天终于可以吃了
快满一个月
还有一点涩
仿佛一首诗的
一颗灵感


《网络》

人性的漫画


《无望》

诗文化论坛
学生研讨百年新诗
只有一个女生在发言中
提及我
在一串纸老虎的名字
和高大上的点评之后
她说:"伊沙老师嘛
读他的诗感觉诗后面
站着一个有趣的老头"
全场一片欢笑

你以为是至高评价吗
其实人家的意思
是咋也不咋
看老师的面子
顺便提一下


《追记》

昨天下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381)》

《新诗典》诗人团
飞抵荷兰
阿姆斯特丹
其中一位受邀
鹿特丹国际诗歌节
我在一张荷兰地图上
给他画线说:
"你坐火车去
一个小时就到了"


《梦(1382)》

我有一个
终生坐轮椅的弟弟
父亲对我的期许更高了
我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梦(1383)》

梦比电影高明
不用化妆
不用灯光
不用摄影角度
不用戏剧冲突
不用经典细节
只用看不见的
信息发散
便做了交代
这是一个坏人


《梦(1384)》

黑暗中
有几道光线
毎一道仿佛
古筝的琴弦
幸福的瞬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话要说(2015)》(一)


奖好不好,要看谁得,什么诗得。

我昨晚做梦把你打了一顿,难道是庆祝?会写下来。梦真是奇妙的东西,庆幸自己抓住了,不丢手!

我的授奖词就是奖品。

横鼠对江湖的判断水平如斯:北师大三人在江南同登领奖台是巴结北大所致——我日他妈哟!

发言时脱口而出:我写一首诗,是很费烟的。

我的译本,灭掉所有。

有此几个选本,中国最好的诗歌编选家当定了,但我不会停下来。

推人,手劲得大。 

有人以为编好诗选,就是名人大全,我对此比较不屑。

一般俗人老以为海龟或海不龟译得好,恰恰他们译不好——这个道理显而易见,只是俗人不走脑子,甘愿受骗。

你是诗人,可以把评点当做交际工具,但我永远不会把你当做评论家,因为你确实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9 12:18)
怒放:风口浪尖上的序

伊沙


     此时此刻,我坐在风口浪尖上为本书作序。
     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我知道有人(不在少数)笑了:你这棵“树”,还“欲静”,谁信哪?
     你们可以不信,我写下的12881首长短诗信,我七年半以来每天一首从未间断地推荐的当代同行的2786首诗信,我迄今为止出版的108部创、译、编著信——还有即将隆重出版的本书信,便足矣!
我终究没有被喧嚣的时代聒噪的人群异化掉,我始终还是父亲眼中那个读起书来赶也赶不出去的孩子,我的本性一点儿没变,始终还是那个可以自己和自己玩的孩子。
生命中有多少次,我问过自己: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在命运之路的0公里处到底发生过什么?
网络真好,几乎保留了我自2000年迄今全部的遭骂史与反骂史!以天天有小骂一年一大骂的节奏进行着,我上一次构成新闻事件的被大骂是在去年二月春节期间:民谣歌手周云篷心血来潮要出一本诗集需要炒书,便拿我开骂,距今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截句集《点射》

在东汤峪的山坡上
在自称"中国普罗旺斯"的地方
漫山遍野的写生者画风一致
把中国关中的土塬画成俄罗斯风景
这就是西安美院苏式教育的产品
中国的学院派



父亲突然说:
"你跟二皮骂什么"



与后来的年轻人不同
我面见前辈时
已经为他们做了很多事情啦
听以一旦发现对方是王八蛋
我比你们更有理由掀桌子




今天骂口语诗的货
基本属于王八蛋打蛤蟆拳
打不着
他们连后口语诗学的建立
都不知道
他们骂的是用口语写的诗



今夜的新郎在洞房
发出永恒的疑问:
我从哪里来?
我到哪里去?
我是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短诗


《导航》

郭德纲导航:
"马上过村庄
可以看小芳"
结果
我看见
一只公狗
和一只公狗
(不同品种)
站在村口
公然交欢




《颂》

秋天
被翻开的土地
有着青铜的表情





《尊严》

我亲眼见识过的
最干净的家
是文革中
我外公外婆在
崇明岛的
茅草房
地主和地主婆
大资本家的弟弟和弟妹
被发配之地
炉台的石板
可以照见人影
是我仪态端庄的外婆
天天擦的


《幸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