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安伊沙
长安伊沙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5,967
  • 关注人气:40,3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伊沙:诗人、作家、教师。
公告

 

E-Mailyisha66@163.com
系地址西安市郭杜教育科技产业开发区文苑南路 西安外国语大学中文学院 吴文健
邮政编码710128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签名手迹1
伊沙诗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军事

口语诗论语

 

伊沙

 

在外国文学史上,似乎从未有过以“口语”来命名诗歌的先例,人家见惯不惊,诗歌的“口语化”是个渐变的过程(原本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江油行》(组诗)


《时光地铁》

行色匆匆的你
从地铁的
任何一站
爬升地面
都是你
生命中的
某一年


《荣誉面前》

起初
对荣誉的渴望
真假诗人
都是一样的
有所不同在后来
真诗人越得越淡
假诗人越得越急



《地下龙》

大学时代的
第一个暑假
我中学同学孙大头
平生初游大北京
我是在京接待者之一
可以作证
此行他玩得很嗨
玩得最嗨的项目
不是爬长城
不是逛故宫
而是下地铁
坐地下火车玩

那是1986年
在神州地下
只有这一条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日本行》(组诗二)

《对比》

夜游东京湾
导游妙妙将其介绍为
"小维港,小香港"
车上有人不以为然地笑了
是去过香港的游客

总之来自北上广深的游客
见了东京
用徐江的话说:
"全都瘪茄子了"
四十年建不成亚洲第一城

但是来自长安的诗人
见到奈良、京都之后
心中反而更踏实了
城市的一砖一瓦一楼一阁可以复制
但是伟大故都与诗城的格局不可复制

《千年雨》

我从日本归来
长安大雨如注
一路未用的伞
终于撑开了
从伞下
我一眼瞄见的
乱云飞渡的长安
是一千年前
遣唐使从斗笠下
瞥见的天堂


《千年变》

遥想当年
日本遣唐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日本行》(组诗)


《健忘症》

我已经忘记了霾的存在
它的样子、它的气息
包括这个难看的字的写法
直到来到伟大祖国的
霾都



《马甸桥》

在一场春秋大梦中
我妄想保卫北京的地方
我献出过一管
青春热血的地方


《双秀园》

三十年前
我和老G的恋爱基地之一
由于我们的存在
这座日本人赠送的园子
空中响起过轮诵的诗声
多多美诗《感情的时间》
那在神话般的三十年前
也仍然是罕见而美好的



《诗人为何存在》

也许是因为
去过日本的国人多
(估计是所有外国中最多的)
在我赴日行程确定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点射》集


作为诗人
在微信里
你写诗没有计数
只有每天的计步
像个干走的傻子



请前国脚来说球
惟一的好处是
你能够听出
他们为什么
去不了世界杯



哪些前辈
不值得尊重
其诗其言
都够不成
你前行的文化



方便面
最有滋味最有魅力的
一大调料包
是旅途



为什么泪水那么多
因为全部的力量
已经搏尽



我在体育比赛中
汲取的经验与力量
无法投入有形的比赛
我是诗人
我的对手是时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短诗


《恐怖片》

夜暴下暴走
一个后脑勺
下面是空的
迎面而来
擦肩而过


《足球与诗》

我为什么
喜欢南美足球
胜于欧洲
因为前者
来自于街头
后者来自于
学校
前者脚下
有鬼
(后者没有)
像我写诗



《人生失意时》

世界杯期间
我老是留意那些
实力够够的落选者
世界杯的失意者
在干什么
与父母吃饭
与朋友泡吧
与情人度假
与儿子踢球
与自己健身



《反仪式》

我没有出席
本届毕业生的
毕业典礼
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310)》

我穷得买不起
一双鞋垫
我在想:有朝一日
我拥有一双鞋垫时
一定不会丢弃它



《梦(1311)》

妻梦呓:
"他们想查
就让他们来查!"
我明白
她是为亲弟弟而忧


《梦(1312)》

"你们回家找一找
你们小学时写的
第一篇作文
我相信有的父母
是有心人
给你们收着呢
你们刚好也可以
对父母做个测试
看看他们算不算
好父母"
课堂上
我对学生说
发现一个男生
一直在说话
惹得四周女生
嘻嘻笑
(以上完全属实
在现实中刚刚发生过)
我冲下讲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散文诗

《异化的过程》

    起初,他是说人话写人话的,所以我们才能成为诗友,进而成为朋友。
    继而——在名气越来越大之后,他仍然说人话,但开始写鬼话,这阶段我们还能玩在一起,但争论开始增多。
    最终,他连人话也不说了,在生活中开始说他写的鬼话,我们便玩不下去了,相看两厌,找个碴子,拜拜了您哪!
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伙人。


《子夜零点》

十字架!
对面那幢楼的五层有一扇窗户中有十字架!
让我起了一后背的鸡皮疙瘩
待我用军用望远镜看清楚:那好像是个家庭教堂的所在,后背的凉气方才消散


《所谓"争议"》

我看得一清二楚:一个女诗人在微博上大肆宣扬佛系道德之际,微信某群中的同行称之为"绿茶婊"。
所谓"争议",莫过于此,它不独属于伊沙。
你耳根子发烫或者打喷嚏之际有人在骂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283)》

我作为随军记者
在中越战争
阵地前采访
走进一个猫儿洞
采访了女兵闫永敏
又走进一个猫儿洞
采访了女兵杨艳
让我直犯嘀咕:
"这男人都哪去了?"


《梦(1284)》

电脑首页上的文件
满了
纷纷跳下
不见尸首



《梦(1285)》

一幢黑暗的大楼
亮了一扇窗
仿佛一幅画
一个男人
坐在一把椅子上
像是在接受审讯



《梦(1286)》

在街头
一个老头
老得走不动了
终于摔倒在地
我将他搀扶起来
发现是老舍先生
我说您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长篇散文诗《羽翼》(第六卷)


    搬家时伤了左手中指的筋,貌似只是一指,但却锐气大伤。

所有在行会上司空见惯的,到了典会上往往显得格格不入,一般由官人和冰冻人带来。

酒盖脸,可扯蛋。

    又受刺激,1986年世界杯官方纪录片名叫《英雄》,第一个境头是废墟,是头一年墨西哥大地震

    忘记与否有何重要,重要的是今日之你是何等货色。

    选自己的诗最狠:一眼不合,就给我滚!

     鬣狗女王游向河心,一个猛子扎下去,伏上来时,嘴里叼着它藏在这里的猎物

     饿得有点晕,有效的减肥开始了。

     饸饹——毛时代的童年里最难以下咽的玩意,现在成了最好吃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变了?怎么变的?

    毛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吉林行》(组诗)


《联想》

在机场安检处排队
隔壁的队伍中
一位年轻的姑娘
让我瞅着眼熟
哦,她很像
我认识的
一位女诗人
的年轻时代
那位女诗人
知道吗
一个年轻的她
在她不知道的某处
在机场
静静排队
等待安检
准备登机
"她有没有
这样的一首诗
不用她管
依旧年轻
在这世上走来走去?"
我自问自答:
"很遗憾,没有!"



《感觉》

我的永远
那么好的
诗的感觉
仿佛投射在
我身前的
我的影子
幽灵般领我前行



《候机楼》

一个大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