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蜀2018
徐蜀201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106
  • 关注人气: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楚辞集注》中“反离骚”一卷应如何著录

(2023-01-04 09:19:16)
分类: 古籍版本学

國家古籍保護中心近日發佈了《國家珍貴古籍書志體例》,對入選《國家珍貴古籍名錄》的古籍書志的撰寫制定了體例。該《體例》頗有新意,例如首次確立了古籍著錄項中要包含開本尺寸和裝幀形式;“將客觀描述與考證分開撰寫,既為古籍建立檔案資訊,也為深入考辨留出空間”,等等。美中不足的是,在所附“例二”《楚辭集注》中,沿用了1959版《北京圖書館善本書目》開始,此後幾乎所有相關書目都採用的錯誤著錄方式,將《反離騷》一卷與《楚辭集注》八卷、《辨證》二卷並列,又將二書的作者揚雄和朱熹並列署名:“《楚辭集注》八卷;《辨證》二卷。(宋)朱熹撰。《反離騷》一卷。(漢)揚雄撰。宋嘉定六年(1213)王涔章貢郡齋刻本。八冊。線裝。卷一至二配清影宋抄本。楊訥安圈點批校。”

此本《楚辭集注》系鐵琴銅劍樓舊藏,《鐵琴銅劍樓藏書目錄》著錄云:“楚辭集注八卷辨證二卷 宋刊本 宋朱子撰。後附楊子雲《反離騷》一篇並洪興祖論,自加論語於後。卷一、卷二抄補全。”瞿目未將《反離騷》一篇與《楚辭集注》八卷《辨證》二卷並列著錄,而是在解題中作為“後附”介紹,並注明有洪興祖論及朱熹之評語,比較合理。將“《反離騷》一卷 漢揚雄撰”與朱熹撰《楚辭集注》《辨證》相提並論,產生了兩個問題:一是於體例不符,二是違背了朱熹之本義。

先說於體例不符。《楚辭集注》是在汲取王逸《楚辞章句》与洪兴祖《楚辞补注》的著述基础上撰写的,本質上是對所收屈原、宋玉、賈誼等人辭賦的詮釋、注解,是一部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著作,著者便是朱熹。書中的原作只是朱熹用作闡發個人學術觀點、思想理念的素材而已,著者均未與朱熹并列署名。揚雄的《反離騷》原在《楚辭後語》中。《楚辭後語》系朱熹從晁補之的《續楚辭》《變離騷》中截選四十八篇增補四篇,加上自己的解題、注釋編成,性質與《楚辭集注》相同。嘉定六年章貢郡齋刻本刊刻時,《楚辭後語》遺稿尚未整理完畢,刻印者王涔深諳朱熹之意,特將其注釋、批判《反離騷》之篇章抽出,置於《楚辭集注》八卷之後。书中所附《反离骚》,前后均有朱熹等人的批语,实际为《反离骚注》,原作《反离骚》亦为素材,署名著者同样是朱熹。此后端平本《楚辞集注》,《反離騷注》入《后语》,便未在书目著录中出現。综上,該條目應著録爲“《楚辭集注》八卷。《辨證》二卷。附《反離騷注》一卷。宋朱熹撰。宋嘉定六年(1213)章貢郡齋刻本”。

再說違背了朱熹本義。朱熹編撰《楚辭集注》《楚辭後語》於訓詁之外重在闡發義理,借古諷今,而揚雄正是他極力貶斥的一個典型。《後語》收文五十二篇,然朱熹在自序中卻將矛頭直指揚雄,痛批道:“至於揚雄則未有議其罪者,而余獨以為是其失節,亦蔡琰之儔耳。然琰猶知愧而自訟,若雄則反訕前哲以自文,宜又不得與琰比矣。” 另外,從朱熹《反離騷》的解題和端平本《楚辭後語》鄒應龍跋中,亦可看出朱熹對揚雄評價的負面程度。解題云:“《反離騷》者,漢給事黃門郎、新莽諸吏中散大夫揚雄之所作也。……然則雄固為屈原之罪人,而此文乃《離騷》之讒賊矣。它尚何說哉!”鄒應龍跋曰:“夫揚雄以好深沉之思,作為雅麗之文,後世讀之未有以為非者。……先生所作《資治通鑒綱目》之書,讀之見其所書雄之死曰‘莽大夫揚雄卒’,則知先生之所以貶雄者,其意蓋有在也。嗚呼嚴哉!後之攬者,儻知先生所以去取之意而明三綱五常之義,如讀《春秋》而亂臣賊子懼者,則庶乎其不蹈騷人之失,而先生此書為不苟作矣。”可見,《反離騷》是朱熹作為反面教材收入《楚辭後語》供批判用的,將《反離騷》及揚雄與《集注》《後語》以及朱熹並列著录,豈不與原書本意大相徑庭!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