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得斋主人
一得斋主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08,712
  • 关注人气:3,6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连载之二三·从《荡妇秋思赋》说起

(2019-02-08 08:53:51)
标签:

转载

·《三余斋随笔》连载之二三·

 

从《荡妇秋思赋》说起

 

中国历史上的文人皇帝,南北朝时的梁元帝应该算一个。梁元帝萧绎(508554),南兰陵(今江苏常州西北)人,梁武帝第七子,后于江陵称帝,在位三年,为西魏军所杀。生平著作甚多,今存《金楼子》辑本。《采莲赋》是他的代表作,有很高的文学水平,成语“小家碧玉”就出自他的这篇赋文。你看:“紫茎兮文波,红莲兮芰荷,绿房兮翠盖,素实兮黄螺。于时,妖童媛女,荡舟心许。鷁(音yi首徐回,兼传玉杯。棹将移而藻挂,船欲动而莲开。尔其纤腰束素,迁延顾步。夏始春余,叶嫩花初,恐沾裳而浅笑,畏倾船而敛裾。故以水溅兰桡,芦侵罗袸(音jian),菊泽未反,梧台迥见。荇湿沾衫,菱长绕钏。泛柏舟而容与,歌采莲于江南。歌曰:‘碧玉小家女,来嫁汝南王。莲花乱脸色,荷叶染衣香。因持荐君子,愿袭芙蓉裳。’”妙极了!漂亮的少年、美貌的少女,心心相印采莲去。首船头来回转,交杯频递笑把爱情传。桨板轻摇水草紧绊,船头微动浮萍才分开。姑娘身材多窈窕,白绸衫儿束细腰。情意绵绵难分割,恋恋不舍把头回。春末夏初好季节啊,叶儿正嫩花儿才开。撩水逗乐笑微微,怕水珠溅身弄湿衣……写得很美,一派风流天子的才气。

元帝还为他的一个妃子作过赋——《荡妇秋思赋》:“荡子之别十年,倡妇之居自怜。登楼一望,唯见远树含烟。平原如此,不知道路几千?天与水兮相逼,山与云兮共色。山则苍苍入汉,水则涓涓不测。谁复堪见鸟飞,悲鸣只翼!秋何月不清,月何秋不明?况乃倡楼荡妇,对此伤情!於时露萎庭蕙,霜封阶砌,坐视带长,转看腰细。重以秋水文波,秋云似罗。日黯黯而将暮,风骚骚而渡河。妾怨回文之锦,君思出塞之歌。相思相望,路远如何!鬓飘蓬而渐乱,心怀愁而转叹。愁萦翠眉敛,啼多红粉漫。已矣哉!秋风起兮秋叶飞,春花落兮春日晖;春日迟迟犹可至,客子行行终不归。”赋中毫无掩饰地倾诉了这位妃子给他“戴绿帽子”后的伤感。似乎这妃子对于他十分重要,而妃子却有违他的“衷情”,干出了背叛他的淫荡丑事。

其实,梁元帝《荡妇秋思赋》里所指的荡妇,就是广为流传的《徐娘半老》的故事中的徐娘。

故事主人公徐娘是南朝梁元帝的妃子徐昭佩。徐昭佩年轻时确是一个花枝招展的大美人,但再美的女人也敌不过岁月催人老的事实,妙龄一过,姿色大不如前,而徐昭佩不甘心“花开无人采,花败落尘埃”的结局,仍浓妆艳抹,使自己再现一点风韵。我们可以这样分析,徐昭佩一定有严重的性苦闷,对婚姻生活和性生活是不满的。而梁元帝萧绎有他的三宫六院。她在独守空房的情况下,就寻找情夫了。先是结识了荆州瑶光寺的一个风流道士智远;后来又结识上朝中的美男子暨季江,这时她已是个中年妇女,所以这个情夫说:“柏直狗虽老犹能猎,萧溧阳马虽老犹骏,徐娘虽老犹尚多情。”这就是“徐娘半老”或“半老徐娘”的出典,用以专指尚有风韵的中年妇女。

后来,徐昭佩又邀请当时的一个叫贺徽的诗人,到一个尼姑庵去约会,在“白角枕”上一唱一和。这些行为当然为皇帝所不容,最后萧绎下了决心,借口另一个宠妃的死是徐妃因妒而暗下毒手,逼她自杀,她只好投了井。萧绎余恨未消,又把她的尸体捞起来送还她娘家,声言是“出妻”(即“休妻”)。

史料(《南史·后妃传下》)记载:梁元帝徐妃名为昭佩,东海君郡郯县人。祖父徐孝嗣,南齐太尉,枝江文忠公。父亲徐绲,待中,信武将军。徐妃于天监十六年十二月拜为湘东王妃,生了世子方等,益昌公主含贞。徐妃没有容貌和姿质,梁元帝对他礼遇淡薄,三两年才进一次她的闺房。徐妃因而内心愤懑,所以借元帝一只眼睛看不见(梁元帝幼时患眼疾,一只眼睛失明)作为讥讽,每当知道元帝要来时,必然妆成一种用没有头发遮掩半边面孔的妆饰,叫做“半面妆”的来与他相见。还说:“殿下向来只用一只眼睛看人,而且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所以,我只要化半面妆就可以了!”元帝每次见到这种装扮、听了这番话,必然大怒而出。况且,徐妃因长期郁闷又嗜好喝酒,常常沉醉,元帝经过她的房间时,必定吐于衣中。(原文:梁元帝徐妃,讳昭佩,东海郯人也。天监十六年十二月,拜湘东王妃,生世子方等,益昌公主含贞。妃无容质,不见礼于帝,三二年一入房。妃以帝眇一目,每知帝将至,必为半面妆以俟,帝见则大怒而出。妃性嗜酒,多洪醉,帝还房必吐衣中。)

到此,我们对徐昭佩应该有一个全面的评价了:徐昭佩出身高贵,却又很少姿色;贵为妃子,却又备受皇帝冷落;才华横溢,却又无法抒发;思想浪漫,却又深宫忍怨。如果当年她不是进宫为妃,凭她的家族,不至于配个一只眼的郎君。她应该像普通妇女一样的享受人性之欲,可以独自占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男人。而她,全无所得,郁情难遣,在耗尽青春之后,忍不住春心荡漾,寻求一点人欲之乐,还是大可理解的。结果呢?这位可怜的徐妃的风流生涯就因为这样的追求而以悲剧结束一生,遗恨终身,并且留下了千古骂名。

如今看来,中华民族的一部洋洋洒洒的五千年文明史,对于占人口一半的妇女就是这样的不公啊!

 

写于2010年三八妇女节

 

(转自:陈传瑜《三余斋随笔》)

 

 [转载]·连载之二三·从《荡妇秋思赋》说起

0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