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得斋主人
一得斋主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08,712
  • 关注人气:3,6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连载之二四·《咏牛》诗中的“牛”典故浅析

(2019-02-09 07:52:59)
标签:

转载

·《三余斋随笔》连载之二四·

 

《咏牛》诗中的“牛”典故浅析

 

五代十国,军阀混战,政权更迭,统治者或朝不虑夕、日耽淫乐,或偏安一隅、歌舞升平。因此,各割据政权都养有大批优人乐妓。这个时期的优戏演出,继承了唐时传统,而被畸形的社会政治刺激得极度繁荣。

当时割据吴越(今南京、扬州一带)的后唐,不仅“帝王知音律”,而且,还出了几位著名的优人,如李家明等。

李家明曾任南唐教坊副使,因擅长优戏,得以常陪伴帝王左右。

南唐帝王常召见王公贵族乃至朝廷重臣一起赏花,且同时举行垂钓活动,君臣共同赋诗。这样的宫廷习俗起源于南唐。《南唐书》卷二五《李家明传》载:“元宗(中主李璟)赏花后苑,率近臣临池垂钓。臣下皆登鱼,唯元宗独无所获。家明因进诗曰:‘玉甃垂钩兴正浓,碧池春暖水溶溶。凡鳞不敢吞香饵,知是君王合钓龙。’元宗大喜,赐宴极欢。”这种宫廷活动,在南唐时期,并不固定举行,参与的人员也随意不定。但李家明经常陪伴在中主李璟左右是不争的事实。

李家明甚有才学,经常与中主李璟酬唱。一次,李璟看见秋日斜阳下,田野上一头牛在悠闲地吃草,画面非常有田园诗意,不由发出赞叹。李家明闻之,立即写了一首《咏牛》诗:

 

曾遭宁戚鞭敲角,又被田单火燎身;

闲向斜阳嚼枯草,近来问喘更无人。

 

此诗,笔者读来倍感亲切,因为四句诗中就有三个关于牛的典故,三个典故中的前两个,都与故乡平度有很深的“夤缘”。

第一个牛的典故“曾遭宁戚鞭敲角”:宁戚,春秋莱棠邑(今平度市)人,一说卫国(今河南境内)人,为举荐自己,在齐桓公路过的地方,用鞭杆敲牛角而高歌,引起桓公注意,将他纳贤并委以重任。后来,宁戚长期任齐国大司田,成为齐桓公的主要辅佐者之一。他管理农事,奖励垦种,薄收租赋,使齐国很快富裕起来,对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的霸业起到了重大作用。宁戚仕齐四十余年,卒后葬于胶水之东,其墓称“宁冢”,在今平度明村镇境内,宁冢近旁的村庄,如“冢西”、“冢前”、“冢东”都因宁冢而得名。

第二个牛的典故“又被田单火燎身”:战国时,田单使用火牛阵,一举夺得战争的胜利。当时燕国攻占齐国,最后只剩下即墨和莒两个城,田单守的即墨城,燕军久攻不下,围困了三年。这时候,田单挑了一千头牛,牛角上绑两把尖刀,尾巴上系一捆浸了油的芦苇。牛尾巴点上火后,就向燕军猛冲过去,齐军跟着牛一路杀向燕军。结果收复了齐国七十多座城池及全部失地。这即墨非今即墨市,而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即墨邑,隋开皇十六年废,故城在今平度市古岘镇朱毛村,有遗址,文物界称之为“即墨故城”,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以上两个典故与平度之关系,我用了“夤缘”一词。“夤缘”者:“攀附权贵,拉拢关系,向上巴结”是也。如上所述,平度与这两个历史典故的关系,大概就没有“夤缘”之嫌了吧!

诗中第三个牛的典故“近来问喘更无人”,典出:汉代名宰相丙吉。有一天,丙吉因公外出,遇到了杀人案,他理都不理,继续赶路。可是,过了不一会,他看到路边有一头牛喘大气,他立即和随从停下,详细问询农民,这牛为何会喘大气。有人质问丙吉:“你为何关心牛命而不关心人命?难道牛命比人命还重要?”丙吉答道:“路上的杀人案自有当地的治安官吏去管,何须宰相越俎代庖?而牛喘大气,就有可能是发生了牛瘟,是全国性的问题,农耕主要靠牛,会影响来年收成,影响国计民生,我当然要管。”

李家明只是个伶人,相当于现在的红歌星,他竟敢写诗在皇上——南唐中主李璟面前骂当朝宰相,直言上谏“近来问喘更无人”,指责当朝宰相比不上丙吉那样的贤相,对国计民生大事不管不问;同时也暗示皇上,别只顾酬唱娱乐,要勤奋主政,管理好国家。伶人李家明,勇气可嘉呀!

写到这里,笔者倒觉得:这第三个典故也是与平度有缘的,别忘了——“牛”,那可是平度的城市标志物啊!

 

(转自:陈传瑜《三余斋随笔》)

 

 [转载]·连载之二四·《咏牛》诗中的“牛”典故浅析

0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