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得斋主人
一得斋主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13,091
  • 关注人气:3,6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连载之二二·从李白的一首诗说起

(2019-02-07 09:02:01)
标签:

转载

·《三余斋随笔》连载之二二·

 

从李白的一首诗说起

 

“李白斗酒诗百篇”是一句流行很广的话,一提起李白,人们就很自然地把他与酒和诗联系在一起。李白是诗仙,也是酒仙。

最近,我读了李白的一首相对比较生僻的诗,觉得这首诗应该属于李白的自我写照,很有去琢磨它的价值。全诗是这样的——

 

秋浦歌(其七)

 

醉时山公马,寒歌宁戚牛。

空吟白石烂,泪满黑貂裘。

 

这诗里涉及两个历史典故。

第一句:“醉时山公马”,典出《世说新语·任诞》:晋代山简镇守襄阳时,常常外出喝酒,大醉而回,当时歌谣有“日暮倒载归,酩酊无所知,复能乘骏马,倒着白接篱(篱:头巾。有的版本写作“罒+离”,上下结构,读li)”之句。这里,李白是说自己喝醉时的形象跟山简“倒骑马”的醉态差不多。

诗里的第二句“寒歌宁戚牛”,也是个典故。我对“宁戚”很感兴趣,觉得亲切,因为这位历史人物与我们平度有着不可割舍的关系。在我编著的《平度文化概览》里,《宁戚》一目是这样介绍的——

 

宁戚,春秋时期齐国名大夫。莱国棠邑(原门村镇北部唐田一带)人。一说卫国人。早年怀经世济时之才而不得志。公元前685年,齐桓公即位,任管仲为相,招才纳贤,励精图治。宁戚赁车为商贾,前往齐都临淄。天晚,露宿城门之外。齐桓公夜间到郊外迎客,开城门,举火把,从者甚众。宁戚在车下喂牛,望见齐桓公,便敲牛角放声高歌:“南山矸,白石烂,生不逢尧与舜禅。短不短衣适之,从昏饭牛薄夜半,长夜漫漫何时旦?”齐桓公听了,当即对从者说:“异哉,此歌非常人也!”于是,便把宁戚载回城中,并当夜接见。宁戚对桓公纵论天下大势,并陈述了对治理齐国的见解,桓公极为赞赏。次日,桓公再次接见宁戚,并力排众议,主张用人只取其长,即拜宁戚为大夫。后来,宁戚长期任齐国大司田,成为齐桓公的主要辅佐者之一。他管理农事,奖励垦种,薄收租赋,使齐国很快富裕起来,对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的霸业起到了重大作用。

宁戚仕齐四十余年,卒后葬于胶水之东,其墓称“宁冢”,在原马戈庄镇境内。

宁戚的《饭牛歌》是平度现存最早的民歌体作品。

 

想不到,这位毛遂自荐的齐大夫宁戚,竟然是大诗人李太白的崇拜偶像,宁戚其人居然会引得这位“天生我材必有用”的大才子,大抒怀才不遇之感慨。

那么,李白又为什么怀才不遇呢?这,就不能不怪李白自己了。

上面说过,李白是诗仙,也是酒仙。

从李白的所有诗中,我们几乎都能嗅到浓浓的酒气,大有一吟三分醉的感觉。买酒,“千金买一醉,取乐不余求”,“莫惜连船沽美酒,千金一掷买春芳”;换酒,“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且将换酒与君醉,醉归托宿吴青渚”;独自饮酒:“花间一壶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对酒不觉眠,落花盈我衣。醉起步溪月,鸟还人亦稀”;与朋友对饮:“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再一杯。我醉欲眠卿可去,明朝有意抱琴来”;别人为他送别时:“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劝客尝。金陵子弟来相送,欲行不行各尽觞”;他为别人送别时:“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明月。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漫游在路上时:“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住进客栈时:“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对着月亮他饮:“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对着山水湖光也饮:“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诗里处处有酒气。李白有他惊人的酒量,喝起酒来就不醉不休:“三百六十日,日日醉如泥”,“曲尽酒亦倾,北窗醉如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李白这样嗜酒,拿今人的观点来看,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糟烂醉汉”。这样的一个人,不被重用,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旧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文苑下·李白传》中记载:“天宝初,客游会稽,与道士吴筠隐于剡中。既而玄宗诏筠赴京师,筠荐之于朝,遣使召之,与筠俱待诏翰林。(注:这时候,李白受到重用,一步登上“天子堂”了。)白既嗜酒,日与饮徒醉于酒肆。(注:这时候,李白就不知自律和检点了。)玄宗度曲,欲造乐府新词,亟召白,白已卧于酒肆矣。召入,以水洒面,即令秉笔,顷之成十余章,帝颇嘉之。(注:这时候,如果李白自己知道把握时机,就有实现自己理想的机会。)尝沉醉殿上,引足令高力士脱靴,由是斥去。乃浪迹江湖,终日沉饮。”从这段史实中可以看出,李白不是没有飞黄腾达的机会,可惜的是,终因自己醉酒的缘故,而被唐玄宗忍痛割爱,李白也只得“空吟白石烂,泪满黑貂裘”了。连李白的好友杜甫,在《饮中八仙》里也说:“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细细品来,这诗里,也隐含着贬斥李白的意思。再则,李白也确有一点不知天高地厚、放荡不羁的个性,让“高力士脱靴”,就有得意忘形之嫌。

有人会说:“李白那是对待高力士!他憎恨高力士,对别人不一定这样。”对!高力士在历史上名声不佳,那么,就再看一个例子吧!

《唐才子传·李白》:“白浮游四方,欲登华山,乘醉跨驴经县治,宰不知,怒,引至庭下曰:‘汝何人,敢无礼!’白供状不书姓名,曰:‘曾令龙巾拭吐,御手调羹,贵妃捧砚,力士脱靴。天子门前,尚容走马;华阴县里,不得骑驴?’宰惊愧,拜谢曰:‘不知翰林至此。’白长笑而去。尝乘舟,与崔宗之自采石至金陵,著宫锦袍坐,傍若无人。”看看吧!这个李白,趾高气扬,目中无人,十足的势力小人,最起码也属于个人修养低下的那一类人,他的这些有违人之常情的所作所为,就令人在感情上不能接受了。这样一个李白,在他的晚年,也只有“涤荡千古愁,留连百壶酒”、“三杯拂剑舞秋月,忽然高咏涕泗涟”的份儿了。

李白活到61岁,他临终前赋有《临终歌》(又名《临路歌》):“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余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左袂。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李白以歌告别这个世界,也告别自己,大鹏半空夭折,诗人死了,留下了传诵万代不朽的诗篇,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李白成就了他的千秋功业。但,他的传奇的一生、坎坷的经历、大起大落的命运、放荡不羁的性格,以及他嗜酒的恶习,也给后人留下了些许思索,留下了若干警示和借鉴。

 

 

                                   (转自:陈传瑜《三余斋随笔》)

 

 [转载]·连载之二二·从李白的一首诗说起

0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