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神龙跨三江
神龙跨三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8,876
  • 关注人气:1,9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深沉的母爱重如山

(2012-03-25 11:41:19)
标签:

母爱默默无闻

情感

分类: 微型小说

 

深沉的母爱重如山

文/神龙跨三江

  

深沉的母爱重如山


   这就是娘,这就是母爱。即使神志不清,母爱也是清醒的,因为她的儿子遭到了他人的欺负;即使无能为力,母爱也是最温柔的,因为她的心中牵挂着儿子……

                                                         ---题记

  

   我的娘是一个疯疯巅巅、头脑不管用的人。但我很爱她,因为她是我娘。

   24年前,她一个年轻的女子流落到山乡村寨上,蓬头垢面,见人就傻笑,凡看到她的人都骂:“滚远点”,可她就是不走。那时,我父亲已经35岁了,手又有残疾,家里穷,一直没娶媳妇。奶奶看她还有几分姿色,就决定收下她给我父亲做媳妇,这样,她就走进了我们家。邻居的人说。

 

   娘生下我时,我就被奶奶抱到一边,从不让娘靠近。但娘一直想抱抱我,多次在奶奶面前吃力地喊:“给,给我……”没人理她。她多想靠近我、抱抱我啊!毕竟娘是疯子,她万一失手把我掉在地上怎么办?

深沉的母爱重如山


   娘生下我后,我的家处在贫困的泥潭里,不断地挣扎。特别是添了娘和我后,家里常常揭不开锅。奶奶决定把娘撵走,因为娘不但在家吃“闲饭”,有时还要惹事生非。有一天,奶奶说:“媳妇儿,这家太穷,你就去找个富点儿的人家过日子吧,对不起哟……”娘听到“逐客令”后,显得非常吃惊。娘望着奶奶怀中的我,口齿不清地哀叫:“不,不要……”后经奶奶一再的催逐,可怜的娘看着我,目不转睛,眼泪汪汪,依依难舍地离开了这个家。

 

   当我懵懵懂懂地知道一点事后,我发现,除了我,别的小伙伴都有娘,我怎么没有?小伙伴告诉我:“你娘是疯子,被你奶奶赶走了。”那时我还没有“疯”的概念,只知道非常想念她,她长象什么样?还活着吗?

深沉的母爱重如山

   没想到,在我六岁那年,离家五年的娘回来了,我高兴得热泪盈眶,这是我有记忆后第一次看到娘。她还是破衣烂衫,披头散发,很可怜……奶奶和父亲看到此景,就把娘领进了家门。

 

   当年,奶奶撵走娘后,她良心受到了拷问,随着一天天衰老,她的心再也硬不起来了,所以主动留下了娘。

 

   记得我上小学三年级的一个春天,突然天空雷声轰轰,电光闪闪,下起了漂泊大雨,奶奶让娘给我送伞。她走到学校,站在教室的窗户旁望着我傻笑,口里还叫:“毛……伞……”一些同学耻笑我,我深感如座针毡,恨娘不识相,恨她给我丢人。一个同学还在夸张地模仿,我就和他打起来了。这时,听到教室外传来“嗷”的一声长啸,娘象个大侠似的飞跑进来,一把抓住这个同学,举向半空,将其丢到了教室的角落,这个同学吓得哭爹喊娘。然后她一脸漠然地走开了。

深沉的母爱重如山

   娘为我闯了大祸,她象没事的。在我面前,娘又恢复了一副怯怯的神态。我明白这就是母爱,即使神志不清,母爱也是清醒的,因为她的儿子遭到了别人的欺负。当时我情不自禁地叫了声:“娘!”这是我会说话以来第一次喊她。她浑身一震,久久地看着我,傻傻地笑了……

 

   我考取高中那年,积劳成疾的奶奶不幸去世,家里的日子更难了。仅靠民政局每月40元的困难补助,供我读书。由于是住读,学习又抓得紧,我很少回家。父亲虽身体欠佳,但一直在为家庭谋求生计,为50元一月给别人看管养殖场。为我送菜的担子就责无旁贷地落在了娘身上。每次总是隔壁的婶娘帮忙为我炒好咸菜,然后交给娘送来。12公里的羊长小道娘牢牢地记了下来,风雨无阻。真是奇迹啊!凡是为儿子做的事,娘一点也不疯、一点也不傻,除了母爱,我无法解释这种现象呀!

深沉的母爱重如山

   我读高三的一个星期天,娘来了,不但为我送来了菜,还带了一包野鲜桃。我笑着问她:“挺甜的,哪来的?”娘说:“我……我摘的……”我由衷地表扬她:“娘,您真是越来越能干了。”娘嘿嘿地笑了,这时她好象明白了什么。

 

   娘临走前,我反复给她说“要注意安全”,娘“哦哦”地答应着。送走娘后,我扎进了高考前最后的复习中。第二天,婶娘匆匆赶来学校问我:“你娘给你送菜来,到现在为止还没回家?”我心一紧,娘是不是走错路了哟?可这条路她走了三年,照理不会错啊。婶娘两手一拍:“拐了!赶快找去。”这时,我请了假,陪着婶娘沿着山路往回找。找啊找,我们突然发现一棵桃树有枝丫折断的痕迹,树下是万丈深渊。婶娘看着我说:“我们到峭壁底下去看看吧!”婶娘二话没说,拉着我就往山谷里走……

 

   娘静静地躺在谷底,周边是一些散落的桃子,她手里还紧紧握着一个,身上的血早就凝固成了沉重的黑色……我撕发捶胸、撕肝裂肺的呼天唤地,悲痛欲绝。紧紧地抱住娘:“娘啊,我的苦命娘啊,儿不该说这桃子甜啊,是儿子要你的命……娘啊,您活着没享一天福……”我将头贴在娘冰凉的脸上,哭得漫山遍野的石头都陪着我落泪……

深沉的母爱重如山

   在娘下葬后的第100天,大学烫金的录取通知书穿过娘所走的路,穿过村寨的稻田,径直飞进了我的家门。我把这份迟到的书信插在娘的坟头:“娘,儿子有出息了,您听到了吗?您可以含笑九泉了!”

 

   娘虽然是一个疯子,去了远方的天国,但我时时刻刻都想念她。我成长到现在,是她,在背后默默无闻地支撑着我;为了我,她忍受着痛苦,吃尽了人间苦头……我永远不会忘记:深沉的母爱重如山!

 

深沉的母爱重如山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