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水洋洋实验室
河水洋洋实验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24,181
  • 关注人气:38,4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帐篷不小心搭在毒蛇的地盘上

(2013-01-10 20:15:16)
标签:

毒蛇

虎蛇

野营

帐篷

camping

分类: 行路匆匆
新年旅行的回程路上,正好碰到澳大利亚遭遇创纪录的热浪袭击。去西澳著名的景点“波浪岩”观光的时候,不得不顶着45摄氏度的高温和炎炎的烈日在林间小道上步行,看完那块最著名的石头后就落荒而逃,往返不过七八百米的路程,人已经有些虚脱了,钻进车里把空调开到最大挡,拼命喝了好多水才缓过神来。这张就是俺们冒着酷暑拍下来的波浪岩的照片:

帐篷不小心搭在毒蛇的地盘上

离开波浪岩后,继续往回赶,离家还有3000多公里,自然不敢怠慢,尽量多开一点路程,而且路上气温始终徘徊在45度以上,等到太阳几乎要落山的时候,温度还是42度。开到预定的宿营地看了看,条件不错,地面平整,离开主路也挺远,只是天气热得要命,站在那里不动都浑身冒汗,更不必说打帐篷了,更加恼人的是苍蝇,一打开车门,几十只苍蝇就蜂拥而入,赶也赶不走,往往是赶出去一只又进来好几只。没有办法,只好继续向前开车,只要车子不停,空调就能工作,车子里面至少还能保持二十几度的温度。

到了深夜,气温还是徘徊在32摄氏度,老公此刻又累又困,这样开下去也不是办法,只能在路边的一个休息区内停了下来。两人一合计,搭帐篷已经不可能了,只能将就着在车里面睡一夜了。车里依然有几只苍蝇嗡嗡叫个不停,我心生一计,就用一个保鲜袋套在手上,趁它们停在玻璃上的时候一只一只把它们捉了起来。澳洲苍蝇虽然比较疯狂,不过智商不高,停在那里的时候很容易就能把它们抓住。

两个人正准备入睡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滚雷一般的轰鸣声,而且伴随着剧烈的震动,LG大惊失色,赶紧让我关上车内灯光,这样我们就可以看清楚外边发生了什么,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休息区的左边是高速公路右边就是铁路,这会儿正好有一辆火车经过,让我们虚惊一场。最痛苦的事情还在后面,因为担心蚊虫,所以睡觉的时候车窗紧闭,在我们两个体温的烘烤之下,车内温度迅速上升,没多久两个人浑身几乎都被汗水浸湿了,没办法只好醒过来启动发动机开一会儿空调。一夜都在这样反反复复地折腾,好不容易天亮了。两个人开着车子飞一般地逃离了这里,来到20公里外的小镇Norseman,在那里给车子加满了油,两个人也找地方洗漱了一下。只有在镇上,苍蝇才会少一些,我们才敢打开车门。本来想在小镇补给一些冰块冷饮什么的,后来发现小镇超市要等到8点半才开门,我们实在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于是就匆匆在一个加油站买了一桶10公升纯水就出发了。从西澳小镇Norseman一路向东到南澳小镇Ceduna一共有1200多公里,中间除了几个加油站之外没有任何像样的城镇,所以我们必须在Norseman镇上买好路上需要的水。

离开Norseman后,温度计的读数一路飙升,早上九点一过就突破了40摄氏度,到了中午已经达到惊人的48摄氏度。这1200多公里的路程荒凉无比,都是漫无边际长满灰绿色灌木的荒原,中间点缀几棵细脚伶仃的矮树。除了时不时从对面开过来的车子之外,很难感受到文明世界的痕迹。有一段甚至连公路设计师都觉得厌倦了,干脆直接在地图上画了一根直线,这段公路也就成为澳洲最直的一段公路,长度是146公里,中间没有一丝一毫的转弯。在这段公路的东端有个比较大的加油站,我们在那里停车加油的时候LG出去了一下,回来就诉苦说,这短短的几十米的路就像在烤箱里面一样,或者是谁拿着一只巨大无比的电吹风对着他吹。下面这张照片就是那个加油站,蓝蓝的天上没有一丝云,空气中涌动的只有无尽的热浪和过往车辆搅动的尘土。

帐篷不小心搭在毒蛇的地盘上

离开加油站后,温度继续飙升,一直达到了49.5摄氏度,这也是我和LG这辈子经历过的最高的气温了。路上遇到一位真正的牛人,在这样的温度下依然骑着自行车赶路,这位老兄头上带着遮阳帽,脸上罩着防蝇网,穿着长袖衬衫,自行车前后一共绑了4个大包,这位老兄骑行之余还有心思向我们挥手示意,可惜不是同向行驶,否则真的要停下车来,对他说一句:大哥,I服了You!

帐篷不小心搭在毒蛇的地盘上

穿过西澳和南澳的边境后,公路一点点开始接近海岸,或许受海风的影响,气温开始骤然下降。等我们到达预定营地的时候,温度已经下降到35摄氏度。走在那里觉得格外舒服,正常情况下35摄氏度已经不是一个舒适温度,但是当你在40多度的高温下奔波了一天之后你会发现35度是多么舒心可爱的温度啊。

一对年长的夫妇早就把车子停在那里,他们在面包车的阴影里面摆了两张折叠椅,两个人坐在那里摇着扇子聊天。LG担心他们不知道现在西澳高温肆虐,就上前跟他们搭话,问他们明天去哪个方向,一问才知道他们也是从西澳过来的,正准备回阿德莱德的家,LG一听才放下心来。年长夫妇是开着改装的面包车旅行,晚上两个人就睡在车里,我们就没的选择了,必须搭帐篷。我们去西澳的路上就在这个营地停留过,所以决定依然把帐篷搭在原来的位置上。

帐篷不小心搭在毒蛇的地盘上

在车里面蜷缩了一夜之后,突然觉得睡在宽敞的帐篷里面平坦的充气床垫上真是无比舒适!虽然一晚上海风都在呼呼地刮,吹得帐篷东倒西歪,不过LG钉子打得非常结实,我一点也不担心。这种轻松愉快的心情一直持续到早晨醒来突然发现帐篷外边趴着一只硕大的蜘蛛为止:

帐篷不小心搭在毒蛇的地盘上

虽然它一直趴在帐篷外边,对我没有直接威胁,不过还是挺令人担心的,万一收帐篷的时候一不小碰到它怎么办?谁知道它有毒没毒?澳洲的毒蜘蛛还是很厉害的,在昆士兰州曾经发生过一只毒蜘蛛迫使整个医院紧急疏散的事情。不过呢,咱们也不是没有办法,帐篷里面正好有一罐驱蚊喷雾,趁着这蜘蛛趴在帐篷纱网部分的时候,LG用力向它喷了几下,没过多久,这蜘蛛就从帐篷上面一头跌下去了。蜘蛛不过是这一天的小插曲,惊心动魄的事情还在后边。

等我们把帐篷收拾停当装车完毕准备出发的时候,我伸手拉开车门正要上车,下意识地看了一下地面,居然看到一幅似乎只有噩梦中才会出现的场景:一条蛇正从我的脚前面游过。我惊叫一声“蛇!”就向后跳开了,LG此刻正在车子的另外一面,开始还以为我把树枝什么的当成蛇,满不在乎地跑过来,准备嘲笑我一番。那条蛇大概也吓坏了,马上游到车子后轮的阴影里,以为那是一个安全的位置。它在那里停留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没有什么异常就大摇大摆地向旁边的石子堆爬过去,在它消失之前,LG抓紧时机给它拍了一张照片:

帐篷不小心搭在毒蛇的地盘上

这条蛇个头不大,也就是筷子粗细,不过在澳洲对任何蛇都不要掉以轻心。后来我们查了一下资料,这条蛇应该就是澳洲虎蛇,毒性在世界排名第二,远远超过眼镜蛇。幸亏当时没有踩到它,否则后果真是很难预料呢。澳洲有三种常见毒蛇,棕蛇(Brown Snake),虎蛇(Tiger Snake)和太攀蛇(Taipan Snake),棕蛇和虎蛇都不会主动攻击人类(除非你踩到它们),但是太攀蛇有时会主动攻击。所以在澳洲野外行走的时候,不要去那些草比较深的地方,即便是比较平整的地面,也要经常留意一下脚下才是,特别是清晨,黄昏或者夜晚蛇类比较活跃的时候。

又及:这虎蛇还是典型的地盘动物,它会常年守在自己的地盘上,从不迁徙。看来以后也不敢再去那个营地搭帐篷了。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