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水洋洋实验室
河水洋洋实验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24,181
  • 关注人气:38,4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2012-02-06 10:04:02)
标签:

rockhampton

mackay

灯塔

bowen

河水洋洋

分类: 行路匆匆

Day 5:路朦胧,雨朦胧

Rockhampton的这一夜睡得很好,大概跟睡前舒舒服服地冲了一个热水澡有关系。正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从此之后,我们几乎天天都住在这些收费的Caravan Park里面。一方面是觉得因为天气越来越热,如果每天都能冲个热水澡,肯定能提高睡眠质量,另一方面,从这里向北一路上都是沿海路线,也很难再找到不错的免费营地或者国家公园入住了。

LG一如既往地充当周扒皮的角色,早早地就把我从床上(确切地说是充气床垫上)轰起来。最恶毒的是这里明明是昆士兰,他却按照维多利亚的时间来催我起床。到了下午,他又开始采用昆士兰时间来忽悠我跟他一起多赶点路,唉!在他的一路催促之下,我们最终提前一天到了Cooktown,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提。作为补偿,LG很卖力地烧了一顿早饭,这里就是咱们的室外厨房,哈哈: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在这家Caravan Park里面第一次看到这种铺在沙地上绿颜色的地毡,好像是用某种塑料纤维编织成的,帐篷的钉子可以很容易地穿过去,帐篷打在这种地面上感觉整洁很多。

所谓的早餐实际上就是LG自创的“培根芝士煎荷包蛋”啦,这好像是西人那里常见的早餐,LG还是第一次给我烧,味道嘛,还是不错,不过这培根的确不太健康,还是少吃为妙。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但凡不太健康的食品,其实外表和香味都是很诱人的: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还是普普通通的荷包蛋让人更加放心一点: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我们起床的时候,别人大多还在呼呼大睡: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不过在我们大张旗鼓地弄早饭的时候,人家三下五除二地把帐篷收起,砰砰嗙嗙装车走了,反而赶在我们前面。算了咱不跟他们比赛,磨磨蹭蹭是咱们很多年的习惯了,咋能那么容易就改掉呢。

离开阳光明媚的Rockhampton之后,沿着海边的路线继续向北。路边的景色比先前更具热带风情(这似乎是废话,因为这里已经在南回归线的北面,是如假包换的热带了),这个时候昆州正要进入雨季,出发的时候我们一直担心会不会碰上2011年初的那种大洪水,真要那样的话,我们去Cooktown的计划就泡汤了。似乎为了验证我们的这种担心,上路没多久,天空就变得阴云密布,很快就飘起了雨丝。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呼啸而过的重型卡车会把路面上的积水重重地甩在风挡玻璃上,眼前变得白花花一片,视线短时间内被完全切断,这种时候如果是我开车,肯定紧张得不得了,还好LG看起来倒是一副很放松的样子。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澳大利亚地广人稀,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总是特别远,这个特点在昆士兰尤其突出。前些天看新闻说,纵贯昆州的Bruce Highway是澳大利亚最凶险的公路之一,我想其中的重要原因就是路途遥远导致的疲劳驾车,所以这里路边的标记也跟澳洲的其它地方一样不住地劝导司机们休息一下。不过平心而论,昆士兰的公路两边的休息区实在有些可怜,其实就是在路边另外辟出的一段车道罢了,这些路边休息区标识也有待改进,经常要靠得很近了才能看到这些休息区,这个时候再刹车减速已经有些来不及了。这里是一张昆州公路休息区的照片,这还是其中条件比较好的。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昆士兰人还努力想出其它各种办法来为过往驾车人提神,比如他们会在一个路牌上问你“昆士兰的州花是什么",这时候你八成就会搜肠刮肚地想答案:“嗯...,安娜.布莱?她身材比吉拉德好多了,虽然相貌差不多。。。”,过一段时间就会有另外一个路牌告诉你正确答案应该是“Cooktown兰花”。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长途驾车旅行最感到乏味的大概还是孩子们,连路边的标记牌也模仿他们的口气在问爸爸:怎么还没有到啊?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当然妈妈们也别想耳边清静: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面对这样的艰难问题,最好还是如实相告:路还远着呢!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除了冒充小孩子装可爱之外,路局也不忘“赤果果”地威胁:疲劳驾车,要么休息,要么安息!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经过一段山路的时候,突然发现前面的车子渐渐慢了下来,然后就干脆停了下来。外面雨还挺大,所以也没有办法下车看看,只能坐在那里干等,几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什么进展,LG索性把发动机关掉,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我想起有一年这个时候京广高速公路大堵车的事情,幸亏现在咱车子里面有吃有喝,哪怕堵个三天也不至于饿肚子,说不定还能在前不招村后不招店的路边支个摊子卖荷包蛋啥的,多少钱一个呢?一块钱一个太辛苦了,十块钱一个又怕激起公愤。。。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正在我冥思苦想构建自己的商业计划书的时候,前面的车子开始慢慢动了,LG赶紧发动车子,跟着前面的车子慢慢前行,没过多久,对面也有车子开过来了,中间还有一辆拖车,上面驮着一辆看着很新却撞得一塌糊涂的皮卡,看来刚才封路的原因就是这桩车祸。处理这事的警察还没有离开: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经过车祸现场之后,所有的车子好像都变得规矩起来,后面的很长时间里面再也没有看到有谁去超车,看来活生生的教材比再多的说教都管用。大概中午的时候,我们到了昆州中部的另外一个“大都市”Mackay。按人口来说这里比Rockhampton还大那么一点,雨依旧不停地下,到处是一片灰蒙蒙的色调,所以偶尔闪过的一丝亮色就特别显眼: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一路上碰到很多这种Jucy的小房车,这家公司搜罗了很多公里和年头都很长的车子(丰田大霸王或者类似尺寸的)然后改装成房车,好像生意很是不错,毕竟那些用奔驰或者大众底盘改装的宽敞奢华房车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前面的Rockhampton镇自称是澳大利亚的“牛城”,Mackay也不客气,自称是澳大利亚的“糖都”,因为此地糖的产量占澳洲的1/3,也就是在这附近,我跟LG才开始见识到大片大片望不到边的甘蔗地。

Mackay镇的名字来源于1839年出生在苏格兰的John Mackay,1860年1月,他集结了一支10个人的探险队,从新州的Armidale出发向北探险,他们到达今天的Mackay镇之后,发现这里适合放牧,于是一帮人就开始测绘土地,并且自说自话地当上了这片土地的主人。虽然如此,大多数探险队员对这块遥远的热带土地其实并不感兴趣,后来只有Mackay一个人在1862年带着1200头牛回到了这里建立了一个牧场,两年之后他因为合作伙伴的财务问题被迫出售了这个牧场的所有权。遭到沉重打击的John Mackay后来租下一艘船,测绘了附近Pioneer河的河口区域,后来这里也就成为Mackay镇的所在地,设在Rockhampton的地方当局很快把这个地方设为一个港口。今天Mackay的主要产业便是采矿和制糖,两项产业都依靠镇上的港口作为重要的运输通道。Mackay港的防波堤又宽又高,可以驾车一直到它的顶端。站在防波堤上眺望港口的全貌: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在海港入口处的左右两侧设有两个小灯塔,一红一绿。今天现代化的大型船舶已经不再依靠这样古老的导航方式,不过对于那些小型的船只来说,在某些极端情况下,还是很有帮助的。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在Mackay港的另外一侧树立着另外一座从昆士兰外海的一个小岛上迁过来的灯塔,当然这座灯塔已经不再具备任何导航功能,纯粹是一个附近的饭店酒家营造航海氛围的布景了。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Mackay的这座灯塔虽然看起来普普通通,但是它却保持着一项世界记录,那就是它曾经是世界上最后一个使用煤油灯的灯塔,一直到1985年人们才把灯塔里面的煤油汽灯改造成太阳能供电的电灯。1995年这座灯塔退休后来到现在的位置,本着林副统帅倡导的“今不如昔”的精神,人们拆除了新装的电灯,换上了原来的煤油汽灯,让它散发出浓浓的古风。

在灯塔下的停车场,在轻风细雨的包围之下,我们呆在车里吃了午饭(其实就是两杯方便面),然后继续自己的旅程。雨渐渐停了下来,一缕阳光偷偷地从云层的缝隙中露出笑脸: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在这样的光线下,本来平淡无奇的路边风光此刻增添了不少生机: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我们的下一站是海边小镇Bowen,这座有着7000多人口的盛产芒果的镇子按照澳洲的标准倒也不算小了,它的名字来源于昆士兰的第一任总督George Bowen,这位老兄似乎生来就是为大英帝国当总督的,一辈子做过无数英属殖民地的总督,而且名声还不坏,1865年他届满后甚至受到昆士兰人的挽留,所以又在那里多做了两年,1880年代,又被派到香港当总督,至今香港还有一条“宝云”路,就是这位老兄留下的遗产。当然今天的上海浦东也有一条“Bowen”路,不过那是“博文路”的音译,跟这位老兄真的无关,哈哈。跟昆州的不少小镇一样,Bowen也自诩是“Tidy town”,这倒是很有我朝的遗风,让人在万里之外也能感受到故乡的风情(不过这些小镇真的很干净)。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澳洲人喜欢“Big Thing”,很多小镇都会弄一些很大的东西,比如说大龙虾,大香蕉之类的用来吸引过往的游客,Bowen盛产芒果,便在Visitor Centre那里立了一个很大的芒果雕塑: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或许是因为当时光线的原因(已经是傍晚时分),或者是蛮长时间没有粉刷了,芒果看起来颜色好像有些暗淡,不过马路对面的风光倒很是让人心动,怪不得所有的摄影书上都说,傍晚才是拍摄风光图片的最佳时机: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路边山顶的蓄水池上立着庞大的BOWENWOOD的标牌,似乎要跟Hollywood别一下苗头,2007年的时候,这里曾经是电影“Australia”的重要外景地,其中1/3的镜头是在这里拍摄的,大概导演觉得这个小镇比达尔文本身更象1940年代的达尔文。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本来LG还想赶到下一个小镇宿营,不过看过地图后就放弃了这个不太现实的想法,老老实实地按照我事先的规划来到Bowen镇上的一家Caravan Park里面。这个Caravan Park面对海滩,位置相当不错,我们到的时候正好拿到了最后一块可以支帐篷的草地。等我和LG支好帐篷整理好东西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暗,不过残存的一丝阳光仍然把天上的云霞映得火红火红的: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七)

支好帐篷,收拾停当东西,天已经差不多全黑了,我们开始一点点体会到低纬度地区夏天时间短的缺陷。LG借着那盏昏暗的帐篷灯拾掇晚饭,旁边帐篷的男主人看不过去了,跑过来问我们是不是需要再来一盏灯,他可以借給我们。LG不想麻烦人家,就婉言谢绝了。这位老兄带了一大堆孩子出来Camping,之所以说一大堆,是因为我和LG始终没有把他们数清楚,几个孩子的年龄都是差个一两岁的样子,看来他过去几年一直沉浸在当爹的幸福之中。其中最小的孩子刚刚学会一颠一颠地走路,光着膀子挺着小肚子在草地上跑来跑去,连他两三岁大的小姐姐也看着好玩,经常伸手摸摸他弟弟的肚子。

正在烧晚饭的时候,旁边传来音乐声,LG听了一会儿便忍不住走过去看看,原来旁边车库的门口正在放露天电影,是不知道名字的很老的迪斯尼动画片。几位小朋友规规矩矩地搬着小板凳坐在银幕前面,他们的父母就站在后面聊天。马路对面的游泳池里喷出的水柱在水面上散成片片水花,马路上间或还会冲过两三个踩着踏板车飞驰而过或为兄弟姊妹,或为铁杆玩伴的追风少年,在徐徐吹来的海风中,在一轮新月的照耀下,LG彻底被眼前的这幅“昆州夏日纳凉胜景图”折服了,第一百零一次向我说起他小时候看露天电影的悲惨故事。这个故事很长很长,基本梗概就是,他看电影的时候,把新买的塑料凉鞋脱下来,在地上踢来踢去(取乐?),等电影结束的时候,发现有一只鞋找不到了,只能狼狈不堪地穿着一只鞋回家了。。。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