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解春
高解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2,045
  • 关注人气:3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随《人世间》重温平民悲悯和命运巨变

(2022-03-25 11:13:58)
标签:

杂谈

分类: 自选精品

春节前后,电视剧《人世间》在央视热播,好评如潮,我却迟迟不肯追剧。两年前,因梁晓声的小说《人世间》获第十届茅盾文学奖,我买来了上、中、下三厚本的《人世间》读起来。在为一部有道德筋骨、有亲情温度,将中国近50年普通平民生活和社会巨变刻画得入木三分、淋漓致尽的“史诗”佳作拍案叫好的同时,总感觉过于悲悯苦情,不愿再次重温。一直崇尚正能量和乐观向上的我,尽管对于文学家、艺术家的悲情审美十分理解,但在欣赏选择上,相对于柴可夫斯基的《悲怆》,更喜欢贝多芬的《命运》;相对于余华的《活着》,更喜欢周梅森的《中国制造》……。直至网上评论电视剧《人世间》的改编正能量和美化了不少,身边朋友都说演得很好,我才将电视剧《人世间》看了一遍,再一次被那番苦难、奋斗、担当、正直所感动。

梁晓声的《人世间》原著,以北方某省会城市一个叫“光字片”的平民区为背景,基本以老工人周志刚家周秉义、周蓉、周秉昆三兄妹和周秉昆身边“六小君子”的纵横交错的复式结构撰写,刻画了从这里走出的平民子弟跌宕起伏的人生,多角度、多方位、多层次地展示了上世纪70年代初至改革开放今天中国社会的巨大变迁和百姓生活的酸甜苦辣。书中人物有的通过读书高考改变命运成为社会精英,更多的则像父辈那样努力打拼辛苦谋生。人物性格和命运各有不同,但善良正直、自尊自强、尚礼乐群的人性、可亲可感的人物始终是主旋律……。这一切,对同样出生在上世纪50年代,在工人新村长大的我,是那样的熟悉,像小溪沁入心田,唤起许多共鸣。

周秉昆,周家最小的儿子“老疙瘩”,一生都扎根在社会的底层,是梁晓声“好人文化观”的人物载体,具体表现为对理想主义爱情的坚守、民间友情道义的担当和伦理本位亲情的守望。即使有人诟病他在悉知养子和外甥女早恋就直接扇嘴巴子导致外甥女直接出走和姐姐为此放弃事业追走法国;当养子生父要认儿子送他出国读书,他直接与人打斗导致12年的牢狱之灾……我认为这是周秉昆这样底层平民的本能反应,反而使其形象更为丰满真实。至于周秉昆与郑娟的爱情,那是一个平民区孤独的“卖火柴的小女孩”在黑暗中遇到心中的神,他给她物质的资助,她给他精神的乳汁,底层平民男性呵护和女性无助的人格,相辅相成,演绎了不弃不离、白头偕老的爱情。

秉昆的姐姐周蓉,无论在小说和电视剧中,我都不喜欢这个角色,和那个年代大多数底层平民家女孩的贤惠、温顺的形象差距太大。周蓉是一个从骨子里天生叛逆的人,她从小喜欢看书,也许是那个特殊的年代,塑就了她理想主义和“不自由、毋宁死”的独立人格。尽管当初她为了爱情独自离家去了贵州嫁给了诗人冯化成,但她叛逆的人格必然与失势消沉、得意即忘形的犬儒人格的冯化成是不可能融合的,他们的分道扬镳也是必然的。那个苦苦等待她的男人蔡晓光是我很喜欢的角色,一个大隐隐于市的男人,一个看似油滑却异常善良的人,一种遇事不慌的成熟,一种不再需要对别人观言察色的从容,一种凭本事生存不需要乞求的大气,还有那种在别人偏激时能冷静可依赖的男人,他的独立人格似乎比周蓉的独立人格有更高的高度。也只有蔡晓光能成为周蓉的依靠,这样两个独立人格才能成为彼此尊重对方灵魂的伴侣。

周家的长子周秉义,某种意义上讲是梁晓声以此刻画时代烙印、阶层矛盾、人格冲突最成功的角色。光字片平民区一个工人家庭出身的孩子,因为与一个在那个特殊年代误入凡尘的公主(副省长的女儿)的结合,形成了他独特的双重人格。那个年代,走资派家娇生惯养的公主和工人家庭爱读书的世家子弟在广阔黑土地的军垦农场相遇相爱,彼此吸引成为归宿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周秉义无法忘记自己的工人出身,郝冬梅也无法丢弃自己的贵族身份。这种来自不同阶层的恋人,不像秉昆和郑娟那样糟糠夫妻的如胶似漆,也不像周蓉和冯化成那样因性格冲突而不共戴天,周秉义和郝冬梅的那种相敬如宾的平淡,隐藏着可怕的鸿沟。周秉义尽管政治生命来源于这段时代混乱时偶然相遇的婚姻,但他骨子里永远记得他是工人的儿子,即使他因高考改变命运,最后走上仕途,手握重权,他始终明白自己只是一个时代的幸运儿,他不敢公权私用,不甘堕落同污;他尽管无法调和阶层的矛盾,让他父母和岳父母始终不能见面,但他会用自己的顽强和执着去代表底层百姓,改变老百姓的生活……塑造了一个在政治和职场上可敬的官员和在情感上可怜的丈夫。

《人世间》撰写的另一条主线是周秉昆的“六小君子”从青年到中年在历史大变革中的命运各异,从少年浓浓情谊到中年各奔东西的故事。《人世间》中的“六小君子”,是周秉昆从小玩到大的肖国庆和孙赶超,还有酱油厂的工友吕川、曹德宝和唐向阳。儿时伙伴的情谊是真挚和深厚的,那时没有高考,无论是木材厂扛木头和酱油厂拿铁锹,大家一样挥汗如雨,靠力气挣钱,同一时代同一命运的年轻人站在同一的起跑线上。他们都曾勤劳,也曾善良,但时代的变迁,地位、阶层和朋友圈的改变,改变了他们最初的模样。每年大年初三的聚会,是这种改变的折射:首先是高考,唐向阳的父母是老师,吕川听说后就到唐向阳家去补课,最后吕川和唐向阳考上了北京的大学。偶尔聚会他们的春风得意被落魄失意的肖国庆掀了桌子,于是他们和“六小君子”的另外四个渐行渐远。吕川最后成了中纪委高干,唐向阳经商最后因帮助骆士宾遗孀违法诈骗而锒铛入狱;肖国庆最悲惨,失业、下岗、打零工,父亲被自己老婆锁在门外而冻死煤场,最后自己因尿毒症没钱透析而卧轨自杀;孙赶超比国庆幸运的是秉昆把郑娟的太平胡同的小屋让给他住,但妹妹南下染上性病留下遗书跳河自杀是他不能言说的心病;一直有点小聪明的曹德宝,看着秉昆的日子一点点好过,心里就是不平衡,在求秉昆牵线结识做了副市长的周秉义遭到拒绝后竟然实名举报周秉义,从此不参加大年初三的聚会,恩断义绝……。梁晓声对“六小君子”的妻子们的描写也刻画入微,除了忍辱负重、善良宽容的郑娟外,春燕的心机、吴倩的小心眼、于虹很强的自我保护意识,在原著连篇累牍中始终保持着人物的个性,栩栩如生。“六小君子”在人生的岔路口选择了不同的方向,曾经亲密无间的发小,因为有了各自的事业、环境和新的感情寄托,加上某些利益冲突,情谊越来越浅淡,曾经的兄弟只能留在回忆中了。

谈及电视剧《人世间》对原著的改编,除了将115万字的原著作了必然的浓缩和提炼外,主要是将悲悯之情作了适当的掩盖美化和放大了戏剧冲突。电视剧《人世间》为了迎合大多数电视剧观众追求圆满、不喜欢过于悲情、也难以接受过于离奇的三观冲击,把原著中更残酷、更社会的许多情节作了改编:原著中周秉义最后因胃癌去世,死后数月郝冬梅就远嫁海外华人,又回归了她贵族公主的生活。电视剧中改编为周秉义安稳退休,和郝冬梅旧地重游、安享晚年;原著中是肖国庆父亲冻死煤场,自己因病卧轨自杀,电视剧中患尿毒症自杀的改为孙赶超,将人物悲剧适当平衡,留些许温情;原著中周楠对自己的出生是自卑的,当生父骆士宾出现时想借他的力量出国留学改变命运和争取爱情,冯玥是一个拜金女,自私固执,不顾母亲反对投奔冯化成来到法国,插足一个比自己大几十岁的外国人家庭婚姻。电视剧把两孩子改变成在乎亲情、自尊自强,最后还帮助家人的正面形象;原著中蔡晓光的情感生活很精彩,周蓉出国12年,他有数个固定情人,周蓉回来对他的出轨宽容体谅。电视剧中让他坐怀不乱地苦等周蓉……。电视剧《人世间》的另一些改编是为了戏剧效果,把某些冲突做了较多铺垫和放大:原著中骆士宾的描写很很少,电视剧中为了不使骆士宾的发迹和回来寻找儿子不过于唐突,增加了许多他经商发迹的情节,与周秉昆的冲突也增加了不少;原著中周秉昆婚后即住到郑娟的太平胡同小屋,与父亲虽有吵嘴但没有闹到几年不联系的地步,电视剧为了增加戏剧效果让秉昆和郑娟一直住在父母家,父子冲突也被夸大……。电视剧《人世间》虽然对原著作了不少改编,但基本主线都充分体现了对原著的尊重和提炼。尽管我不喜欢悲剧,但依然能追剧到大结局,因为时代的回忆太真太实,人世间是有许许多多的悲凉,但从中能感受人性的亲情、爱情、友情在人世间的温暖和意义。

看小说和看电视剧比较,我一直青睐看小说。小说是由浅入深、逐层铺垫,让人物和事件慢慢地丰满起来,它可以让人有联想、遐想,有许许多多的想象空间,尤其是那种文字的刻画,可以把人的心理、思维作很细腻具体的描写,将社会和时代背景做详尽展现。而电视剧是把看完全书后对人物的理解去寻找或塑造一个角色,观众没有选择的余地和想象的空间,尽管有旁白,更多的是通过人物的对话和场景要将那复杂的社会变迁展示是有许多局限的。好在电视剧《人世间》的演员们的精彩表演使原著形象得到了改编剧中为数不多的生动演绎:男主角雷佳音和女主角殷桃,把周秉昆的憨、倔、善良、担当和郑娟的柔、贤、聪慧、坚强演得自然流畅,毫无刻意痕迹,十分成功。另外,丁岱勇饰演的新中国第一代老工人形象周志刚,那严厉的家教、开明的胸襟和不苛言笑的面孔;曹小蕾饰演的乔春燕的那个让人喜欢让人恨的精明和泼辣;还有老戏骨宋春丽饰演的周秉义的岳母,那种身居高位的涵养和城府的拿捏……,让我联想起我们的父辈,我们身边的许多熟悉的人,被他(她)们演绎得栩栩如生。

《人世间》的小说和电视剧,让我享受了一次文学和视觉的精神盛宴。跟着我们同时代的许多人的许多故事,重温半个世纪的跌宕起伏和命运巨变。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