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帽兔
帽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8,867
  • 关注人气:8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2013-01-29 17:42:29)
标签:

斯普利特

特罗吉尔

杂谈

戴克里先宫

克罗地亚小镇

分类: 游山玩水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克罗地亚第二大城市斯普利特(Split),从来就不是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字——就好比来德国的人,多少都知道新天鹅堡,却无视路德维希德另外两大宫殿(林德霍夫和海伦希姆)——许多年来,杜布罗夫尼克的光环让造访克罗地亚的游客,争先恐后走独木桥,很少有人愿意多花4小时的车程,去这只海港城市,领略不同的风味。

比起人头攒动,物价水涨船高的杜布罗夫尼克,斯普利特有一种后击勃发的力量,让你放松心怀,在怡然自得中慢慢发掘它的美。旅游去杜布罗夫尼克,度假来斯普利特,恐怕是对两地最好的描述。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在斯普利特的5天,我只干了一件事:发呆。老城很小,用11路不出1小时就可以丈量,剩下的时间,就献给了街头巷尾的咖啡店。就着无边无际的蓝色,把巧克力圣代舔的半口不剩,玻璃棒子在橙子冰霜里搅来搅去,无聊程度和学龄前儿童有的一拼。海滨大道上随处都有wifi信号,翻翻ipad,看看微博,哦, 要吃午饭了,然后向着trip advisor推荐的店奔去,等一碗鱼汤三条金头鲷下肚,恩,该午睡了……直到有一天,我问猴子,今天星期几啊。猴对着蓝天白白眼,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哼了两声,掏出手机看日历。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虽然喜欢人文八卦胜过自然天成,但像斯普利特这种海景秒杀历史的地方,我实在不想给它唯一的人文景点:戴克里先宫,过多的笔墨。几乎所有的旅游手册,都会把这位在罗马混不下去的皇帝建造的宫殿,视为斯普利特的代名词。在我看来,根本是对斯普利特的侮辱。要借罗马的荫头已经不算什么光彩的事,何况还是四帝共治时期的某皇帝,水平更打了七点五折。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罗马皇帝戴克里先,头势清爽,晓得如果不跑到斯普利特种卷心菜——有人叫他重登大典,他说你丫没在斯普利特种过白菜,当皇帝怎么比的上种菜——很可能和他留守在罗马的老婆孩子一样,先送去叙利亚劳改,然后身死狱中。事实证明他晚年过的有滋有味,全仰仗了当年的英明退位。那些死守在皇座上的,被砍的被砍,服毒的服毒,他呢,造造宫殿,吹吹海风,种种小菜,就差没整个开心农场。他死后,遗体被安葬在宫殿一侧的圣多米尼斯教堂里,人走茶凉,早先看他不顺眼的基督徒把他的尸体从教堂里拖走,如今只剩下雕刻着他画像的石棺,还静静的躺在教堂里,听那一千零一夜的潮声。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现在去斯普利特,戴克里先宫殿的中庭广场(Peristil)只剩下豆腐大小的残骸,广场前的空地上,整天都有身着盔甲的士兵和游客合影赚小费。唯一的亮点恐怕是台阶上的咖啡座——非常有创意的放上几块红色的毡子,给人一种古罗马喝茶谈天的错觉。去过罗马的朋友看到这只宫殿,肯定会失望,因为梵蒂冈就连马厩都比这大气点。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如果你也抱有和我一样“啥,就这样啊”的想法,那么你错了,因为宫殿的精髓根本不在广场上,而在那些以宫殿为中心,八爪鱼一样四通八达的小巷里,曾经,他们也是宫殿的一部分,如今朱颜辞镜花辞树,他们多少都寻到了新的用处:餐馆、咖啡屋、精品店、冰淇淋铺子。比起庄严肃穆的梵蒂冈,完全融入为民众生活的戴克里先宫,反而显得活色生香。许多个夜晚,我们倚着昔日宫殿的矮墙,要一个冰淇淋,大嚼海鲜面,腾然之间会想“也来这里种个卷心菜吧”。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中庭广场的一角,是圣多米尼斯教堂的入口,教堂本身并无特色,但钟楼却不可不去,在只容一人通过的旋转楼梯上,气喘吁吁爬百米,然后豁然开朗,整个斯普利特连同达尔马提亚海湾的景色投入眼帘,几乎每个人都会被绝对的蓝色震撼,然后一片相机的咔嚓咔嚓声。鳞次栉比的红瓦屋顶,虽然在捷克也可以觅到,但后者是旧王朝的余威招展,前者则是接天连海无穷碧的人声鼎沸,感觉全然不同。靠着钟楼的小圆窗,吹吹亚得利亚的海风,是多么惬意的事!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同样的蓝色,也属于7,8月的晴空。沿着滨江大道踱步,很多次,会被正午明晃晃的日光晒到无法睁眼。天空彻底洗白,蓝的不可思议,海水还没来得及镀上夕阳的色彩,呈现着一种深沉的蔚蓝。码头总是喧嚣,挤满了等着登船去附近几只小岛晒日光浴的游客。时不时便可以看到一道银白色的弧线,划过平静的水面,飞驰而去。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傍晚则是截然不同的景象,大小游艇纷纷驶回海港,几艘小木船上,能瞥见活蹦乱跳的鲜鱼。克罗地亚的美食多以海鲜烧烤为主,威尼斯统治时期吸收了意大利美食的精华,又加入了靠海吃海的特色。今天烤牛排,明天炸鱿鱼,下次专门开一博介绍吧。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自戴克里先宫的北门行出,一片芳草地,一只巨大雕像。这位同学因为带领克罗地亚人民反对教皇专制,很有点名气,中文书上管他叫宁斯基,我管他叫宁主教。宁不是姓,而是他的主教辖区,那会在教会里当个一官半职,和地主老财一样,都有土地可以分——看看天主教教堂多么金碧辉煌就知道,中世纪的欧洲,最来钱的机构就是教会。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如果投胎没投好,当不了王公贵胄,至少可以学拉丁文,把圣经倒背如流,一样可以出人投第。看看红与黑里的于连就晓得了,如果不是那一口比天籁还动听的拉丁文,伯爵夫人会半夜到他卧室谈心咩?再看看荆棘鸟里拉尔夫牧师,让澳洲富婆心甘情愿把遗产全部拿出来捐给教会——扯远了,总之,教会富的流油。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宁主教本名格里高利,他负责的教皇辖区“宁”(Nin)在克罗地亚另外一个海滨城市Zadar附近,本来是只富饶的村庄,但是经过威尼斯的几轮豪夺,一下子被榨干了。他的经历也很有些黑羊,全欧洲牧师都用拉丁文传道,他非要开克罗地亚方言,于是和周立波一样,靠着克罗地亚清口,一下子就赢得了广大民众的支持。

不过说来这也算很实用主义的改变,毕竟你叫克罗地亚农民看拉丁文,就像叫老外看文言文一样,太不现实了。他当然不是第一个吃番茄的人,无独有偶,马丁路德也曾窝在德国莱比锡的小木屋里,把拉丁文圣经翻译成德文,而且名气远远大过宁主教。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宁主教的雕塑原本树立在戴克里先宫里,二战时期意大利军队嫌它碍手碍脚,移到了北门外。记得摸摸他的脚趾,能带来好运。这种摸塑像带来好运的行为,我有点倦,在海德堡摸猴子的屁股,在慕尼黑摸雄狮的盾牌,在纽伦堡摸烛台的把手。。。然后越来越无法收拾——在维罗纳摸朱丽叶的胸部,在布鲁塞尔摸尿童的。。。会不会被看成大龄猥琐女啊?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大龄猥琐女宁可玩道具控,也没有摸主教大人的脚。纪念品商店里,以蓝白色为基调,卖各种小玩意,大部分在其他沿海城市,比如希腊、意大利南部,都能找到。斯普利特比较特别的纪念品是船长帽,从长途巴士车站到海滨大道,百多米的路上,随处可见船长帽。

我借了一个合影,就在拍完这张照片后不到一分钟,猴子指了指路过的老头,说这家伙不是电影captain america里演怪博士的么?我急忙上去看,果然,是Toby Jones!他还在哈里波特里出现过,猴子火眼金睛啊,在我的要求下,他很大方的同我合影了,
可惜拍糊了。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在错综复杂的宫殿断垣之间行走,许多已经被改建为民居,参差的阴影里,挂着一树树三角梅,都是居民自己种的,那些墨绿色的百叶窗里,随时会探出一张好奇的面孔。花丛深处,寂静的只能听到树叶沙沙。很多人喜欢斯普利特,就为着这份宁静。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每天早上八九点,海边的鱼市便热闹起来,这里卖的多是海鱼,找不到国内常见的黄鱼、鲫鱼、黑鱼,倒可以趁机学很多新名词,
乌颊鱼(gilthead)、胭脂鱼(redmullet)、海鲈鱼(seabass)——其中又以金头鲷(Dorade)最为鲜美。在斯普利特的几天,几乎把所有新名词吃了个遍。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共和国广场位于海滨大道的西端,建筑风格怎么看都像威尼斯圣马克广场的山寨版。最喜欢这里的冰咖啡,伴着羊角面包和达尔马提亚自产的蜂蜜,加一个鸡蛋饼,气定神闲吃上一小时,广场正对大海,一边喝咖啡,一边遥望着波光粼粼的海面。真想就此睡去。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除了中庭广场的教堂钟楼可以俯瞰斯普利特之外,如果愿意多费一点脚力,步行半小时,来到老城西面的小丘,整个滨江大道尽收眼底,远方达尔马提亚的群山也若隐若现。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以斯普利特为中心,附近的几只小岛都值得一去。其中最有名的当然是Trogir,在码头做快艇,大约三刻钟时间,就到了环岛小镇Trogir。虽说时值盛夏,海风吹在脸上,却异常清凉,到后来,我不得不把自己完全包裹在猴子的外套里,避免头皮吹得发麻。

然而,两岸的景色却让人目不暇接,点缀在碧野里的红瓦屋顶,疾驰而过的银白快艇,去过很多海岸,即便像希腊这样人见人爱的旅游胜地,也因为岛上的房屋多以白色为主,显得有些单调。属于克罗地亚的这片海是独一无二的,当耀眼的红瓦房投射到碧蓝的水面上,你才会知道什么是绝对蓝度。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Trogir的老城,和欧洲大部分小镇一样,鳞次栉比的店铺、花团锦簇的窗口、逼仄蜿蜒的小巷、镶嵌在教堂钟楼上的巨大日晷钟,在布拉格、马耳他、里斯本,都能找出相似的影子。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然而当你走到海滨大道尽头,登上炮台,俯瞰全城的时候,任何人都会发出惊叹——没有相机能记录这样的风情,远山、近海、无边无际的红瓦屋顶分布在亚得利亚海水的两侧。


往来其间的白色帆船,海鸥或高或低,棕榈树的碧浪此起彼伏,我无法挪动脚步。时光缓缓流逝,夕照终于把柔软的金光投射到地平线上,蓝色里蹦跳着碎金。这个瞬间的Trogir,秒杀我见过的一切海景,也许只有圣托里尼的落日,可以分庭抗衡。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斯普利特,绝对蓝度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