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季承
季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91,795
  • 关注人气:5,7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又是二月兰开花的时候

(2010-04-18 22:26:39)
标签:

季羡林

父亲

二月兰

怀念

杂谈

 

                       又是二月兰开花的时候

      

    今年,春天来得晚,然而二月兰并不爽约,它又开花了。在春寒料峭中,宅旁,篱下,林中,山头,土坡,湖边,都是二月兰的天下,气势非凡,直冲霄汉,将世界染成了淡紫色。

    1993年6月,父亲写了散文《二月兰》,在淡紫色的云雾里,送走了叔祖母和女儿。如果说那是一篇送行的文字,不如说是一篇追思的文字。父亲将自己对尊敬的婶母和爱女的无限追思洒向二月兰那特有的淡紫色的云雾里。被追思的,还有他的爱猫虎子和保姆杨莹。

    现在,每当我看到二月兰开花,甚或看到淡紫色的颜色的时候,我的眼前就会浮现出叔祖母在淡紫色的云雾里挖荠菜,婉如姐离开父亲家时的疲惫身影,还有就是父亲那阴郁和悲戚的脸神,体味到他那“无边的寂寥和凄凉”。

    二月兰曾见证过父亲的“悲”和“欢”,二月兰是父亲一年里和一生中亲密的伙伴之一。无论父亲是悲还是欢,二月兰总是按时开放,生气勃勃,按时枯萎,毫不悲戚。

    在文章的最后,父亲向不管自己处在什么境况下而总是“怡然自得,笑对春风,好像是在嘲笑我(他)”的二月兰提出了一个在他离开这个世界以前想弄清楚的问题:什么叫“悲”,什么又叫“欢”?

    然而,二月兰只是“沉默不语”。父亲没有得到答案。

    今天,二月兰又开花了。依然是“万朵怒放,笑对春风,紫气直冲霄汉”。可是,在淡紫色的云雾里,追思亲人的已经不是父亲,而是他的儿子我——他成了被追思者了。当我观赏那云腾雾罩的二月兰的时候,除去能感到父亲的身影闪现在淡紫色的花海之中,怒放的花还告诉了我父亲所提问题的答案:故人离去,后人继承,故花枯萎,新花开放,生生不息,代代相传,这就是“悲”,也就是“欢”!悲欢其实是一回事。

                                                         (2010.4)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