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笔山人
梦笔山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30,333
  • 关注人气:1,0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品中国文人·苏东坡(31)

(2024-03-01 20:47:30)
分类: 综合:戏外文萃
品中国文人·苏东坡(31)

        《定风波》
        这个词牌有意思。人有定力,风波就不算风波。
        雪堂下了连日雨,苏东坡自伤自怜。他书写《寒食帖》,潇洒笔意冲淡了心中寒意。据《年谱》,仅仅过了两天,他去沙湖看田,途中遇骤雨,同行的几个人皆狼狈,唯独苏东坡不要雨具还走得昂扬,还有些显摆。意志力起来了,下雨算什么?
        人是顶着压力才有意志可言。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苏东坡想要不怕谁?或者说他怕过谁,现在仍然怕谁,谁在他心里留下挥之不去的阴影?怕官场吗?他又希望重新获得一顶乌纱帽?此间,他让长子苏迈去汴京谋个县尉一类的小官。一家人都与仕宦相连。
        “料峭春风吹酒醒,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人在雨天晴天的边缘上,方能够出此语。走向官场与背向官场,产生了张力区。苏东坡宣称无风雨,却写下风雨这个词。摆脱不了的东西,恐怕一辈子要来纠缠他。
        “也无风雨也无晴”,东坡居士向往而已。这一向往形诸词语,带动后世。

        “门前流水尚能西”
        元丰五年,苏东坡栖身于强对流张力区,佳作有井喷之势。而古今学者未能有这个层面的阐释。恰好他处于受力点上,受力的位置稍有偏移,都难以形成艺术之井喷。
        重复一句:苏东坡本人并不自知。这个不自知却非常重要。
        所谓生命冲动百万年,动物由一种看的冲动,千秋万代绵延下去,朦朦胧胧而发力精准,终于获得了视觉器官。百万年的生命冲动,唯有上帝才能测量。顺便提一句,人类永远是进化或退化中的人类,不可能具备终极理解力。人类要懂得:人在宇宙中永远微不足道。
        苏东坡寒食节苦雨,沙湖看田笑傲风雨,回雪堂,臂疼,左手肿。这是苏东坡的老毛病,大约是风湿。《年谱》:“往麻桥庞安时家治疗,留数日。安时尝求书字,书之。”
        归途中过蕲水,苏轼赋《浣溪沙》:“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萧萧暮雨子规啼。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
        苏轼记云:“元丰五年三月,偶以事至蕲水。”文化的好处,是能让人有意识地倒着活,五十岁活向四十岁。蕲水有一座清泉寺,苏子云:“寺在蕲水郭门外二里许,有王逸少洗笔泉,水极甘,下临兰溪,溪水西流……是日极饮而归。”王羲之字逸少。蕲水的兰溪映照绍兴的兰亭。兰溪水倒流,人要倒着活,极饮,饮出个境界来,浑身细胞舒展,向善向学向美,向自然向人事,低沸点的欣悦无处不在。
        庄子八十岁、老子一百岁,不是照样欣欣向荣吗?这是个大养生概念,精神之格局引领身体。人是什么?人是能在:向可能性存在。
        “自然所赋予的身体的潜能,文明所赋予的精神的潜能,今之国人,深思才好。”
        参见拙作《品中国文人·圣贤传》之孔子篇。

        《眉州远景楼记》
        “吾乡之俗,有近古者三……”
        这一篇著名的文章,开篇就说近古。古代好,乃是宋代士大夫的共识,显现了历史自信力。王安石甚至不把唐太宗放在眼里,他追慕的是夏商周三代。
        眉州太守黎希声在眉山县城建了一座远景楼,请苏轼写文章。故乡好啊,说不尽道不完的亲切。眉山的山水,眉山的风俗,眉山的菜肴,眉山城的五亩园,亲人们的墓园……苏东坡远离故土,屈指十五年。能否归去是个未知数。
        宋代的眉州辖四县,州治在眉山。青神县是王弗、王闰之的故乡。
        怀乡,乃是无休止的惆怅与疼痛。唐宋多有好诗。
        苏轼写道:“吾家蜀江上,江水碧如蓝。”
        “每逢蜀叟谈终日,便觉峨眉翠扫空。”
        “瓦屋寒堆春后雪,峨眉翠扫雨余天。”
        都是佳句。
        《眉山远景楼记》:“其士大夫贵经术而重氏族,其民尊吏而畏法,其农夫合耦以相助,盖有三代、汉唐之遗风。”
        《年谱》:“《宋苏东坡大楷眉山远景楼记》末云:‘元丰五年四月廿八日。东坡居士苏轼撰,并书于侨居之雪堂’。”
        临皋亭下十步,便是大江,江中一半是峨眉山的雪水。雪堂一间屋子的墙上,苏轼用大楷写下近千字的《眉山远景楼记》,想见其浓墨深情矣。“何必归乡哉”,强大者奈何奈何。

        《前赤壁赋》与仙
        道士杨世昌是绵州人,李白的同乡。这道士有个怪癖,喜欢“泥行雨宿”,走泥巴路能走五六十里,放着驿站不去,偏要风餐露宿,“汲山川之灵气。”他像李白一样在树上睡大觉,在悬崖峭壁唱歌,豺狼犹疑不敢靠近。他有剑。洞箫是他的一绝,据说能吓退山中野狼。
        七月十六日夜,东坡居士约杨道士等人泛舟于赤壁,用临皋亭下的那艘精致“船房”。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于赤壁之下……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
        长江比岷江宽阔得多,直线十余里。苏子泛舟于江中,思接万顷却茫然。或者说,万顷进入思绪,只能叫人茫然。人类的渺小前来照面了。宋人画山水,山高水阔,人小到几乎看不见。《前赤壁赋》,人的渺小得以充分表达。何以克服渺小?“羽化而登仙。”
        “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渺小者与短暂者,乃是长江上的苏东坡。这一点,叫做主题。
        可是月夜泛舟真舒服啊,月亮是一位女神啊。茫茫江面,无风三尺浪,“水枕能令山俯仰,风船解与月徘徊。”苏子仿佛躺在波浪间,喝酒,听箫,唱歌,笑谈。“于是饮酒乐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余怀,望美人兮天一方。’”
        这是神仙过的日子。人与自然浑然一体,月亮在怀抱里。皇帝能过这样的好日子吗?
        试问何谓好日子?庄子式的逍遥游。美人在何处?美人在雪堂,美人在船房。
        赋体散文,《前赤壁赋》是巅峰之作。请看它的结尾:“杯盘狼藉,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绿杨桥上睡,杜宇声声唤醒他。月夜波中眠,不知太阴转太阳。

        《念奴娇》与娇娃
        《赤壁赋》一挥而就,被徐大受拿走。闰之夫人不高兴,这徐君猷(大受)不够意思,当时匆匆见一面就躲起来了,躲苏轼一年多,如今三天两头朝雪堂跑,拿走不少新墨宝。哼,东坡墨宝,皇帝老儿都想要!徐大受你凭啥子?跑雪堂跑得腿儿颠,你不图锅巴不贴灶!
        王闰之的弟弟王箴,人称王十六的,从眉州青神县千里迢迢来黄州,想要那幅笔势酣畅的《赤壁赋》,未能如愿。
        王十六抱怨:“姐啊,弟弟没捞着。”
        闰之夫人许愿:“这回没捞着,下回姐姐替你捞!”
        王十六问:“姐啊,听说你在湖州船上放火,烧了姐夫的好多字画文稿……”
        闰之夫人怒曰:“滚一边去,灶头上烧火做饭,剥葱捣蒜。”
        长头儿苏迨在屋檐下点评:“这叫哪壶不开提哪壶。”
        闰之夫人发毛了:“你也滚,滚冬瓜,替你爹泡茶去,用那把旧提梁壶。”
        王朝云赶紧过来说:“我来吧。”
        正室夫人气呼呼的,抱孙子去了。
        苏轼正在写另一本大书《书传》,书指《尚书》。案几上还有《中庸论》。王朝云穿蓝小袖,脚上一双绣花鞋,进出书房脚步声小。她给子瞻换一盏新茶,提着铜制的“东坡提梁壶”。
        苏东坡贬黄州有四大发明,提梁壶是其中之一。
        闰之夫人走过子瞻的书房,听得子瞻在窗内说:“中庸的前提却是洞察两个极端,汉唐腐儒酸儒,哪里懂得两端,一味中庸,道远也。”
        王朝云边吹茶沫边应声:“道不远人啊!”
        王子霞想要匡正苏子瞻……
        苏东坡品香茶,美滋滋说:“呵呵,盗亦有道。”
        王朝云启齿一笑:“盗跖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啊!”
        闰之夫人驻足听,心想他们说些啥呢?这一句又一句的。
        元丰五年,钱塘王朝云二十岁,进苏家八年。“敏而好义”,这个敏字须掂量。
        苏东坡每日命笔,三五个时辰不等,搁笔时,要出去走走,上东坡或是下江岸。这一天是七月十九日的下午,苏子瞻与王子霞照例出雪堂散步,信步去了赤壁。闰之夫人在他们身后用眉山话喊:“早点回来吃夜饭哦,天黑要下雷阵雨哦……”
        江边风大,天空中乌云乱飞,江上的大小船只鼓满了风帆。
        苏东坡“若有思而所无思”,王朝云欲启齿而无言。先生这般情态,朝云最是知晓。江风劲吹蓝小袖,“皓腕凝霜雪”,朱唇一箸红,是筷子头轻点的胭脂。
        秦少游尝言:“知子瞻者,第一是子霞,第二是子由,第三是梦得。”
        所以二人饭后要在江边散步,人很放松,思绪松散,忽然凝聚。艺术家懂这个。有些好东西可遇而不可求。不用力,力自来。
        苏东坡在长江边赤壁下的出神之思,思接历史风云,极目浮于大江上的若干个小白点,倾听扑向赤壁的一层层巨浪。少顷,波澜奔来方寸间。苏东坡原地摇晃又稳住身形。历史的推力吗?“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诗人的灵感,忽如长江水奔腾不息。子瞻脱口而出的,子霞默默记下。但凡有她在,哪用鼠须笔?这默契,更不是一朝一夕能有的。“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须臾之间,王朝云记牢了新词《念奴娇·赤壁怀古》,才启齿问:“先生,赤壁大战时,小乔嫁周郎已经九年,这初嫁二字妥否?”
        苏东坡拍拍脑袋瓜:“哦,我记错了……可不可以将错就错?”
        王朝云启齿一笑:“先生今日之错,不过是小错。”
        苏东坡挠头再问:“我几时有大错?”
        王朝云说:“昔日先生考进士,还杜撰圣人故事呢,‘皋陶曰杀之三,尧曰宥之三。’”
        苏东坡点头曰:“大错尚且错得正确,遑论今日之小错!”
        这一天的江边雨也是奇怪,酝酿到傍晚时分,头顶上大块大块的乌云翻滚多时,不见一滴阵雨,却如同金戈铁马古战场,如同长江上的战舰往来奔突。天边更有迅速移动的火烧云,烧战舰千艘,吞雄兵百万。人间好词天助否?
        下雷雨了,起大风了。蓝小袖王朝云迎风俏立,口诵《香山集》的句子:“天意君须会,人间要好诗!”
        而在雪堂那边,抱着几把雨伞的闰之夫人朝这边奔来。
        舒婷:“风扬起纷飞的长发,我是你骤雨中的百合花。”

        (摘自刘小川著《品中国文人系列》)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