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用户1724833774
用户1724833774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26,238
  • 关注人气:1,0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妄谈·论男女(7)|宣永光

(2024-02-29 20:52:33)
分类: 综合:戏外文萃
        女子们并非爱说谎话,是因男子们多不信她们的实话。
        十个女子,有九个是永远不知认过的,那第十个是永远不知有过的。
        世界无论如何文明进化,社交无论如何彻底公开,也没有穷男丑女可以出风头的机会。
        世上若没有脂粉,女子必格外的老实。
        女子与男子奋斗,仅求打倒主内主外的分别,正如水栖动物与陆栖动物,争求水陆的不同,纵然因竞争而达到目的,也不适合天性的生活!
        北平某女著名作家,时时在报上作文,痛骂高跟鞋并一切不全卫生的衣饰。我近来常有街上遇着她,她的鞋跟,据我观察,竟高于一切(妇女的鞋跟)!这大约是鞋跟愈高,愈合乎卫生的原则。
        女子爱美而喜修饰,并不是她们所以易受男子征服的弱点,正是她们天赋的一种征服男子的武力。
        我以为,男女只可为夫妻,不可为朋友。女结男朋,或男交女友,若目的不在婚姻,未免就是浪子淫妇,是人道中的害物!
        交际花(或交际明星)是公共的耍物,是惑乱人心的害虫,是导引女子堕落的媒介,是社会中分利的能手,是成衣匠的傀儡,是化妆品商店的游行广告。
        近几年来,报纸上登载名闺小照,每每加入善歌舞,精洋文,擅交际等等表扬的辞句,我不知是将她们视为何等人物?
        个个女子,全有一种天赋的玩弄男子的手段,女子一生的成败,全靠她运用手段的巧拙。
        无诚心的女子,至终必弄得遭男子的厌弃;专以容貌维系男子,到底必归失败。
        摩登二字,在中国辞典里寻不到,不过是英文的译音,是“合于时代”的意思,然而在英在美,若将摩登加于姑娘之前,就含着讽刺或嘲笑的意味。我中国女子,切不可误将摩登姑娘奉为典范,认为光荣!
        男子与“难子”同音,他们一生,历尽种种艰难辛苦,十之七八也不过是为讨女人们的喜悦!
        “美目盼兮”与“虎视眈眈”,据我看,全隐藏着杀人的能力,全是一样的可怕。无论什么心刚胆壮的英雄豪杰,“美目盼兮”之下,也要骨软筋酥。
        我听某娼妇对人说:“我们这也是买卖生意!”我不禁对买卖生意四字毛骨悚然。我听某舞女说:“我们这是谋女子职业。”我不禁为女子职业四字痛哭流涕!
        据我所知的交际明星或社会之花,引人倾家荡产的程度,尤甚于名妓淫娼,更可恨的是,她们没有直接担负的“花捐”!
        盗贼与娼妓,是人类中的兽性的表现,这两害不除,社会与家庭。永不就得享安宁。尤当剪除的是,无盗贼娼妓之名,而有盗贼娼妓之实者!
        俗语说“贫学富,富学娼”,是专指妇女说的。娼妓是污辱妇女的恶魔,是引诱妇女堕落的媒介!”(选自《舆论时事报图画》 睐娘艳史)
        雄才美色是人群里的点缀品,这两样虽能增加人类的不安,然而能使单调的人生,增加波澜变动,否则人生就如广漠的平原,毫无起伏的现象,简直就如禽兽,没有历史。
        现今良家妇女,终日忙断了十指,不能得一饱;摩登女子,半夜伸缩两条腿(如跳舞之类)就能鲜衣华服;美而贫的女子,如何能不受激动!
        女子是钢锉,男子是顽铁。顽铁虽坚硬,终抵不住钢锉的磨擦!与女子接近,永远是受损失的,接近愈甚,损失愈大!
        不要轻视老派的顽固女子,要知她们的人格与对人生所尽的义务,高于一切交际文明社会之花或某地小姐。前者是牺牲个人的精神,增加别人的幸福;后者是消耗别人的精神与物质,供自己的堕落,并且引人堕落!
        女子职业固然应当提倡,然而为迎合男子的欲心,含有诱惑性的职业,不但不应提倡,且当绝对禁止;因为这种职业,不但不能提高女子的地位,且足以抵灭女子的人格。
        现在某国诱惑妇女遗弃家庭钻入工厂,美其名日:“提高女子的地位,与男子在社会里争求平等,不再为家奴。”其实,也不过是将家奴变成公仆。家奴还能得丈夫的爱惜,公仆只能受社会之督催!据我个人的愚见,现在研究妇女问题的人,多是要使温柔安善的女子,离开和平的坦途,走入狂风暴雨的歧路,使她们渐次失去自然的保障,而度不合天性的生活!
        戏赠摩登男女“缺德文”——
        两性遇合,是大问题,稍一不慎,祸患随之。恋爱如深井,跳入则易,爬出最难!男友性多不常,女友亦不可靠。自从社交公开,爱情已不坚固,男友多是“拆白”,女友惯施“打虎”!一则拐卖堪虞,一则卷逃可虑。女结男朋,应先照照镜子;男交女友,尤当摸摸钱囊!财产本易花光;容颜不能常保!金钱少,不能“吊”美人;年貌衰,无法系浪子!莫看卿卿我我,翻脸即变路人;莫羡雨雨云云,转身立成冰炭!公园“钻山洞”,既湿且潮;旅馆“开房间”,人多嘴杂。前者有碍卫生,后者易遭官事!纵或幸而苟免,难防报纸宣腾;即或秘密“交通”,当思隔墙有耳!设若粗心大意,一杯“冰激凌”即可丧命;倘再不加小心,半盏“果子露”亦可送终。
        跳舞场内,殊少淑女;电影院里,难觉情夫!校内结“恋人”,必遭师友窥查;家中会“性友”,定为父母不容。双恋殊不多见;单恋太不经济!三角恋爱,原非人道之常;四角同盟,更觉近于儿戏。一男被众女纠缠,乃鹿豕举动;一女为众男追逐,实野狗行为!金穴不足供女友之频刮;玉体尤不可为男儿之耍物!禽兽尚顾传种;人类只为行淫!一则按期交尾;一则随便宣淫。密室中,尚可以颠鸾倒风;大街上,实不当揽腕抱腰!休怪鄙人吹毛求疵;只恐摩登变本加厉!大街若可随意“自由”,百业势必登时停顿。工农商士,将奋勇争先,加入战团;军警官吏,定不容后我,弃其职守。通衢畅演“性的问题”固成“禽兽乐园”;到处举行“妖精打架”,立变修罗地狱。今日无聊者,只怕野性难发,盛提打倒一切;古时有心人,惟恐人趋兽化,所以创出伦常。
        摩登女倘无夏姬武曌特长,应即乘时择人而嫁;摩登男纵有邓通缪毒之特点,亦当赶紧择配为婚!年年昏昏沉沉,将来成何结果?时时游游荡荡,他日归何了局?走红运时,不肯蓬收舵转;处失败日,必致屁滚尿流!故非有结成秦晋之心,男女最好免除交际。倘存临时性质,何必造此孽因!假使性欲难熬,一咬牙,多饮冷水;设或不能制,三跺脚,亦可收心!“女王明星”各有面首若干,癞蛤蟆休想天鹅肉;阔少齐桓,必有恋人无数,傻姑娘莫存奢望心!失恋本稀松平常,正好悬崖勒马;绝望应另打主意,何必短见自杀!
        要知天下多美妇人,只怕尔无财无势;当思世间多好男子,但凭你有貌有德!未定婚姻以前,务须用心考察;既成配偶之后,须当认命到头!此非陈腐邪说,是乃恋爱哲学。切莫再怀妄念,将第三者,存于胸中;尤当互相爱怜,休把局外人,放在眼里。纳小老婆,必坏夫之专诚,偷干汉子,有伤妻的贞操。世间公例,一阴一阳,人伦定则,一夫一妻。诱娶少女,须防你绿帽高悬!姘嫁小白,当虑他良心突变!离婚最属无情,分居大背人道。
        虽午官厅判决,试问汝心安否?若已生“恋爱结晶”,当合尽父母天职,不可只知有己,再言离婚!妻虽不美,较胜于单枕独眠。夫纵无能,终妙于空帏孤守!俗语说“息灯大瓦房”,王嫱与盐女之曲线美,本无差别!英谚云“灭烛猫尽灰”,吕布与武大郎之模特儿,大致相同!与其妄想佳肴,终难到口,何若勉啖鹿粝,先顾了饥。若肯模模糊糊,亦足以得安宁,即使挑挑捡捡,未必能准达目的!生存不过百年,性命有如朝露。缘何碌碌忙忙,争妍斗媚?为甚扰扰攘攘,选瘦择肥!
        帝尧与巢由,同化灰尘!东施共西子,均成枯骨!枉耗尽热心血千升,只换得土馒头一个!贵贱安在!丑美奚存!幸勿苦中寻苦!亦莫圆里求圆!摩登果能三复斯言,或可免无穷烦恼!
        对于“采菲录”的我见——
        我对于妇女,向来没有研究,虽有时在报上,对她们妄吠几声,也不过是等于瞎子谈五色,愈谈愈糊涂,我只知她们的一根汗毛,也比男子的一条大腿有价值。一班男女们(我也在内),多是令人望之生厌,谈之可恨,他们只能捣乱,专会破坏,不想修己,专想修人,只能说大话,不肯问良心,天下本无事,他们偏要救国爱民,将全国救了一个七乱八糟,神嚎鬼哭。将小民爱了一个鸡犬不宁,野无青草!惟有妇女,多是性情温柔,存心和善。举动文雅,态度安详,只知“修”己,不愿“修”人,生来爱说爱笑,不喜动刀动枪,全如和风甘雨,好比景星庆云,惟独她们是世上的盐梅,是暗室的明灯,能化解男子的粗恶,能点染世界的和平。
        她们若不失了“原性”,世界就是人间的天堂。她们若染成“男习”,世界就要变成人间的地狱。惟独他们有讨论的必要,有研究的价值。(选自《舆论时事报图画》 睐娘艳史)
        采菲录虽是仅仅对她们身体的一部分(脚)而作,可是据我看,实在较比全部廿四史与一切的哲理学,还能动我的兴味,提我的精神。我本想借着采菲录,作一篇屁文,发挥发挥我的感想,出一出风头,骗一个(脚学博士)的荣衔。无奈我对她们(下体)的观念,一向是囫囵吞枣,没有细细品评过滋味,她们的脚怎样才算好,如何才算坏,我实在没有审美的标准,我只知她们身上,从发尖到脚跟,无一不可爱,无处不美观。天足固好,缠足也好,缠了又放也好,放了又缠也好,莲船盈尺也好,足小如拳也好,穿上鞋也好,脱光脚也好,行路东倒西歪也好,举足山摇地动也好!
        我以为四寸高的高跟鞋,固能扰乱摩登男子的脑筋,使他们屈服于旗袍之前;三寸长的红丝履,也能断送腐化男子的性命,使他们拜倒于石榴裙下。虽然二者,有今古的不同,我认为全是打倒男子们的一种武器,古今男子,牺牲在这两种武器之下的,较死于刀枪之下的,还要超出数十倍,不过从来没有人做一个统计,致令他们空做了妇女脚下的无名英雄罢了!
        有人说:灵犀作采菲录,必是患了“拜足狂”,生了“爱莲癖”。我在先,也存这种的怀疑,并且会与姚君去信劝阻,以后我细查采菲录里,也有许多反对小足的稿子,我才知道灵犀的用意所在,并不是如某国之鼓吹主义,不容纳不同的意见。灵犀是要趁着缠足的妇女,未死尽绝之前,作出一种“风俗史”,若以为“采菲灵”是提倡缠足,那么,研究古史,就是想做皇帝了,贩卖夜壶,就是喜欢喝尿了!这不是妄加揣测,胡批乱评么?我敢断定,研究学说或者是要骗人惑众,以谋争权发财,而编辑采菲录,决不是鼓吹缠足,以图复古还元。况且小足,已过了它的黄金时代,到了一个没落的最后阶段,纵然竭力鼓吹,也不过是回光返照。中国土地虽大,将来也不容有三寸金莲立足之地了!
        我以为缠足的陋俗与迷信相同:养成了的年限,既很久远,决非在短促的时间,所可扫尽廓清的。提倡固属不当,严禁大可不必,提倡是残忍,是诲淫,是不顾人道;严禁是专制,是压迫,是不体人情。若收集一些善于缠足的作品,为将来的人作一种考古的资料,为现今的人作一种“数典不忘祖”的研究,有何不可?这种用意,只当赞成,不应反对!
        至于古人爱金莲,今人爱天足,也并不是有什么落伍与进化的分别。古女皆缠足,今女多天足,也不是有什么野蛮与文明的不同,不过“俗随地异”、“美因时变”而已。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