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真光
真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6,733
  • 关注人气:2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北楼的钟声(12)

(2021-09-19 07:50:54)
标签:

文化

历史

情感


  
北楼的钟声(12)

 

北楼的钟声(12)

(小说)

 

/ David T. K.Wang

                                     


十九

 

昨晚咏诗班练歌,王枫凯练了一肚子气。往常都是张宝云指挥,这次张宝云没来,是戴敏远指挥。戴敏远是王枫凯最看不惯的一个人。首先看她那打扮,别的女生全是剪的齐耳短发,她却剪的和男生一样的短发,看上去像个男人,别的女生都穿旗袍,她却穿衬衫裤子,而且性格彪悍也像个男的。说话刻薄,嘴不饶人。在班上常提出一些古怪问题。

这次练唱的是《赞美诗》第四十七首《Holy,Holy,Holy》,四部合唱。在唱的过程中,戴敏远一会说高音上不去,一会说低音不行。忽然叫停,戴敏远大声说:“王枫凯,你怎么唱的?”

王枫凯唱的是中音,他没觉出哪里唱的不对,但没出声,他觉得她是故意找茬,他想起那句话,好男不和女斗,便咽下这口气。

过了一天,王枫凯又接到一封信。这封信和上次的那封信一样,信封上没有发信地址,但从笔迹上看,是同一人所写。信的内容仍然是王枫凯几天的行动记录,哪天去了什么地方,和谁见面,不但和同班徐淑真说了几句话有记载,连去张美光家几点进去的,几点出来的,都写的很详细。王枫凯似乎觉得有一个人在背后步步紧跟监视着他,他的背脊发凉,一种恐惧感袭上心头。他想不出是谁在监视他,为什么监视他。他把信烧了,他不敢让别人知道此事。之后,每隔一两个礼拜就收到同样的信,这事竟持续三年之久。

学院每礼拜一至礼拜五的晚上,七点至九点是自习时间。自习的地点在第一教室,高一高二班同在第一教室,全是学生,教师不在场。教室里没有电灯,装了四盏汽灯,汽灯需要打汽,所以每晚七点之前就有四个人来打汽。四个人都是学生,他们是:秦凌阁、朱广琛、洪兆祥、周长仑。秦凌阁是临沂的,朱广深是本县王开的,洪兆祥和周长仑都是县城城里的。他们在打汽的时候,经常一边打汽一边聊天,聊的是外面一些见闻,抗战的形势等等。王枫凯就早去听他们聊天。有一次秦凌阁说八路军在沂蒙山区打击日军的情况,说的神奇。在弘道院里这种言论常有,大院里弥漫着抗日的气氛。王枫凯就常到同班同学阚瑞谦那里听收音机广播抗日战场上的新闻。阚瑞谦是徐州人,他家在徐州开电器店,他对收音机内行,那时的收音机日本人都把短波剪了,他能接上,可以听大后方的XGOA的广播。XGOA是中央广播电台的呼号。同班的黄锦和是苏北盐城人,他每次从家里来,都带来新四军打击日军的情况。虽然院内如此自由,但院外却不能随便乱说。日军几次交涉进校都被刘大爷挡住了。日本人无奈,在围墙外面用油漆刷英文标语:打倒英美!不买英货!弘道院的这种气氛由来已久。在1938年日军攻打滕县城的时候就开始了。那年,几位外籍牧师拉起横幅写着“国际难民收容所”,挂上M国国旗,北关外的基督教徒的家庭全家都躲进弘道院教学大楼的地下室里,避免了战火的袭击。还收容了受伤的川军士兵。这一切都构成了抗日的心境。对于滕城川军抗战,王枫凯一直都想知道当时的战争实情,可巧了,在弘道院竟意外地见到还活着的一个川军,才得知当时在城内的一些战斗情况。

在教学大楼的地下室大食堂里,他发现一位端菜盆的师傅很像川军小李护兵,那时川军北上曾在他老家住了两天,认识了小李护兵。虽然他穿着白大褂,走路一拐一瘸,但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大扁脸大颧骨,不是他是谁?但又一想,122师的人都牺牲了不会是他。为了确认,他在饭后到后厨去找他。他不承认,说是认错人了。王枫凯喊他,他轻声说:“你要做唦子?”王枫凯说:“你还记得在那个邮政所么?”这一说,他似乎想起来了,问:“你咋是在这里呀?”王枫凯说:“在这里读书。听说你们都打光了,你还活着呀?”小李护兵惨然一笑说:“活着,活着,是这里 的 几个 美国人救了我……”
 
王枫凯想知道那次战事的情况,便在在一个星期天的下午,约了小李护兵,在教学大楼旁那片苜蓿地上坐下来,谈了一个下午。小李护兵告诉他,日军攻城,虽然炮火猛烈,但守军将士奋勇杀敌,打退敌人多次进攻,到了十六日中午,日军突破正面防线,炮击县城东关,把东关的城墙炸开一个豁口,但日军始终没能冲进来。到了十七日拂晓,日军调来几万人的兵力配属大炮装甲车,向县城南、东、西三面猛攻,同时有二十多架飞机扫射轰炸。整个县城,除了北关,全城一片火海。下午,日军在坦克的掩护下,突入东关。南城墙和东关失守后,王铭章师长见援军无望,他说:“
决心死守滕城,城存与存,城亡与亡。王师长亲临城中指挥督战,他命令城内的部队同敌人展开巷战。下午五时,日军占领了城西门,王铭章师长率领警卫排攻夺西门,但由于日军火力很猛,一个排的士兵全部牺牲。至此,王师长在转移过程中被日军密集的机枪扫射,王铭章师长身中数弹倒下,小李护兵也中弹倒下,是后来教会医院的救护队发现了他,才被送进医院里。

 

二十

自习是做班上老师布置的作业,每到地理课时,王枫凯负责收集作业本画的地图,当晚送到刘登云老师家里去。刘老师和张志道老师住在女生院内何赓诗牧师楼里。常去那里,有时还遇见何牧师。刘老师夫妇的房间与何牧师的房间门对门。曾听张志道老师讲何赓诗牧师的故事,他对何牧师很了解。他说,何牧师喜爱中国文化,不但能说流利的汉语,还能用汉文写文章,平时爱穿中式服装,更喜欢吃中国菜。中国菜多是由刘登云老师掌勺。刘老师能做出色香味俱佳的苏扬菜,真是不假。王枫凯是唯一能够进入女生院内何牧师楼的人。

 

有一个礼拜天,仇有基约王枫凯去爬龙泉寺塔,同去的人还有王诗徐、崔敬华、房继广。

龙泉寺塔是滕县的一座古塔,在县城外东北方。县城没有可去的游乐地方,城里不敢去,龙泉寺塔是唯一可以去的地方,所以,神弘两院的学生大都去过那里。

越过田野,走进龙泉寺塔,那塔孤零零地矗立在那里,周围全是野草,一片荒凉。

王枫凯问王诗徐:“说是龙泉寺塔,怎么光有塔没有寺呢?”

王诗徐是看过滕县县志的,他能说出一二三来。他说:“原本是有寺的,而且还是一个大寺。据县志卷五记载,这座塔始建于北宋熙宁年代,是龙泉寺的一座佛塔。龙泉寺是规模宏大的建筑群,有山门,大雄宝殿,藏经楼,方丈、廻廊,当时寺内有僧侣近千人。有诗云:久随书肇映题名,桌立龙泉奠此氓。翠挹群峰齐毓秀,影浮七级独含清。但经几次坍塌重修,只留下龙泉寺塔。民间也有一些传说,那都是神话。”

王枫凯仰面相观,见塔高九层,砖结构,八角形,悬挑叠檐斗拱。塔内台阶呈螺旋形,每层台阶都被脚踩成深深的脚印,上去时要踩着脚印。沿台阶的墙壁上刻了许多文字,中英文都有,全是人名,可能是神弘两院的学生刻的。每两层有塔室和券门。在塔的最高一层穹窟顶,像一个反叩的铁锅,在那铁锅上写了三个白色大字:于鼎修。看来他早就来过这里了。

王诗徐说:“九层可以看见微山湖。”

九层有券门,但到了九层根本看不见微山湖,转到南面,倒可以看到县城。王诗徐说:“县城工业太少了。”他指着县城东部说:“那里有一片高大烟筒就好了。”

游兴很浓,一直到暮色四合,夕阳下垂才回到弘道院。

第二天上英文课,是谢友王老师执教,刚开始讲课,从外面进来几个人。学生们一看,是张学恭牧师、胡敬武老师,还有一位戴眼镜的人。来人都站在黑板前。

张学恭牧师问谢友王老师:“上的什么课?”

谢友王老师答:“English。”

张牧师对学生们说:“今天请来刘绍唐牧师给你们上英文课。刘牧师是从济南齐鲁大学来的。”转身对刘牧师作了一个手势:“请讲吧。”

张学恭牧师、胡敬武老师、谢友王老师都坐在课桌后,和学生一样听刘牧师讲课。

刘绍唐牧师先在黑板上写了一行英文:“the May flower boat,然后从“五月花号船”说起,说到美国建国的历史。

“为什么美国叫United States of America?”他问道。接着讲了美国是由五十个州和一个特区组成。这样讲课不但很有兴趣,而且增加了课本上没有的知识。

最后,刘绍唐牧师说:“教给你们一个小手艺,用剪刀一剪出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他把一张纸折叠又折叠,然后用剪刀剪了一下,展开,把剪开的纸贴在黑板上,一边贴一边说,一个也不能丢下。贴完了就看出第一个是十字架,第二个是四个英文字母:HELL。他指着十字架说:“这就是天堂。”又指着那四个英文字母,转头对胡敬武老师说:“请胡老师给翻译翻译。”

胡老师说:“地狱。”

刘牧师说:“你们看,信耶稣就是进天堂。”

That's all for today's class. Thank you for listening”刘绍唐牧师用英语结束了他的讲课。

张学恭牧师和胡敬武老师陪同刘绍唐牧师离开教室时,全体学生起立鼓掌欢送。

 

(待续)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