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真光
真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6,733
  • 关注人气:2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北楼的钟声(14)

(2021-09-22 10:56:33)
标签:

文化

历史

情感


  
北楼的钟声(14)

  北楼的钟声(14)

(小说)

 

/ David T. K.Wang

                                     


二十三

 

也是一个礼拜天的下午,王式学传话说:“张志道老师要在咱们班挑几个童子音,点了几个名,点到的都去教室,张老师在那里等着。有靳永志、张宝文、杨德超、王枫凯。”

王枫凯想,礼拜天没课呀,去干什么?便问王式学。王式学说:“到那里就知道了。”

王枫凯问:“到哪个教室?”
    
王式学说:“number six!”
    
于是,王枫凯几个人便去了第六教室。
    
教室里已经有十几位同学,其中还有两位女生:武心明和孙恩菊。武心明是江苏灌云板桥人,因为离连云港近,说话带湖卯腔所以大家给她起外号“湖卯子”,但武心明面貌很美,仅次于张宝云,所以也一位“名媛”。孙恩菊是老大姐式人物就不多说了。

张志道老师见王枫凯一行人进来,打个招呼,让他们坐下,然后分发给每人一本书,大16开精装本,封面上一行字:《100 WORLD FAMOUS MUSIC 》,打开一看,是五线谱。
 
张老师说:“今天教你们一首歌,请打开第28页。”
  28
页上的一首歌曲的标题是:“Old Folks at home ”。
 
张老师说:“这是美国作曲家Stephen Foster 作的曲子,通常译为《故乡的亲人》,是一首怀念故乡,抒发思乡之情的曲子,很隽永,很耐听,这曲子会给人孕育思乡之情。我先唱一遍!"
 
接着,他抚着风琴唱了一遍。
 
曲子果然动听。张宝文问道:“老师,福斯特是个流浪者么?不然怎么会作出这样的曲子呢?”
 
张老师说:“是的,他有着坎坷人生,所以他的音乐作品具有民歌特色,带有伤感,词曲都出自他的手笔,作了二百多首曲子,脍炙人口,流传很广。其他的曲子还有《我的肯塔基老家》《哦,苏姗娜》《老黑奴》等等。好吧,我们现在温习歌词……”

  
Way down upon de Swanee River
     Far
far away ……”

 
曲子不长,音节不多,几次反复,却在听后感到韵味无穷。
 
张老师一遍遍教唱,直到大家能够准确地唱出来,他才满意地结束了这一堂课。最后,他说:“我把这首歌送给同学们,愿它伴随着你们的生活。希望在今后的年代里,听到或唱起这首歌时,能够记起今天,记起我们的这所学校。谢谢同学们!”
 
看得出,张志道老师是怀着一种深深的感情说这番话的。王枫凯虽然猜不透他的内心世界是什么,但老师的深情感动了他。

 

二十四

 

王枫凯如今去张美光家里,门坎不那么高了,抬脚就进,成了她家的常客。那一天他又去了,却看见一位新人,是神学院的学生孙汉书。不知孙汉书怎么到这里来。一会,张美瑞出来了,端着盘子,准备吃饭。于是大家围坐在小桌旁。师母说:“请汉书带我们谢饭。”孙汉书祈祷。

由此看来,他也是这里的常客。

看上去孙汉书为人内相,话语不多。饭后他应邀解读《圣经》。孙汉书在这方面很熟练,他解读的是新约“四福音”。他虽然祖籍浙江,但一口潍县腔,清音朗朗,抑扬顿挫,很有些张学恭牧师的风个格,不愧是神学院的学生。

后来,张美光悄悄告诉王枫凯,张美瑞和孙汉书相恋,是神学院的王传美牵的线。原来张美瑞和同班于鼎修相恋,于鼎修是临沂人,张长老得知他在老家已订婚,所以阻止了他们的相恋,这才有王传美牵线。这些情况在以后的年月里都有变化,人生的路由天命定夺的么?这是后话。

王枫凯依然埋头图书馆,有时连饭都来不及吃,拿两个馒头在图书馆边吃边读。他老是觉得时间不够用。但同时他也感觉体力有些不支,疲倦,但不妨上课。有一天自习后,他给刘登云老师送作业本,刚说了几句话,忽然感到头晕,天旋地转,失去知觉,就倒下去了。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床,看见刘登云老师和张志道老师都坐在床前。

刘老师和张老师齐声说:“醒了!好!”

王枫凯问:“这是哪里?”

刘老师说:“华北医院。你晕倒了,医生看过,没大事,休息两天就好了。”

刘老师又和一位护士说了几句话,便同张老师走了。

王枫凯想,刘老师说“没大事”是安慰话,说不定有什么病了,想了很多。

那位护士给他端来水,说:“我是负责看护你的,有事按铃叫我,我叫马璟璇。”

马护士给他盖好被,出去了。

王枫凯没住过医院,觉得这医院,这护士真好。

第二天一早,马护士给王枫凯端来一杯牛奶,一个煮熟的鸡蛋,还有两片面包。

王枫凯看着这早餐问:“我没买呀。”

马护士说:“这是刘老师订的。你这刘老真好!”

一阵温暖袭上心头,他不禁流下眼泪。马护士给王枫凯试表,量血压。十点,医生查房。医生带和几位护士来了,医生拿听诊器听了听,又看了王枫凯的舌胎,说:“很好。”

王枫凯问:“大夫,我是什么病?”

医生说:“你没病,是疲劳过度,营养不良,休息两天就好了。”

医生走后,王枫凯想,说疲劳过度,是真的,近来就感觉没力气,但说营养不良,吃的不错啊!

两天后,王枫凯出院了,回到学校,吴运泰说:“你不能光钻图书馆,你要多参加一些运动。”

可也是,王枫凯从不参加运动,他爱静不爱动。学校虽然有一些体育设施,足球场,网球场,篮球场,他觉的那不是学生玩的,浪费时间。他常看见张宝文打网球,打来打去有什么意思?后来到了篮球场,看见一帮人打篮球很好看,那些人抢球、传球,投篮,那么快速,都不知道怎么做的,让人看得眼花缭乱。王枫凯在乡下没见过打篮球的,这下开眼了。同班的吴新民,小矮个,在篮球场上像个野兔子,跑的那么快,接球传球在一刹间就出手了,尤其是远距离投篮,一投一个准。王枫凯很佩服他,要跟他学打篮球。

 

(待续)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中秋默言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