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雷家林
雷家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57,720
  • 关注人气:1,1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四幅小水墨作品的制作过程

(2017-04-05 22:23:45)
标签:

江南好时节

朗州家林

水墨作品

云象的启示

文化

分类: 水墨-彩墨画
四幅小水墨作品的制作过程

四幅小水墨作品的制作过程

水墨的生发其中带有某种偶然性,你把墨随意地泼墨在纸上,带加点简略的修饰,会成为一个恍然中有象某种物象的作品,这种偶然性就是老子说的恍惚之中有象,事实上大自然的雄奇亦在此处,记得英国的贡布里斯会把一个意象在人们的不同解读能够作一种转换,比如一会儿看成兔子,一会儿看成鸭头,这个观赏的形象的转换主动权皆在观者自己的眼目中,所谓的大自然的雄奇之处是不仅是云象常常能幻化各种形象,而且山之岩石,观者站在某个特定的位置与角度时,会看到岩石象某种形象,比如张家界的“夫妻岩”,你站立在特定的位置角度时,那岩石呈现的是一对夫妻脸贴脸地,很有亲密感觉。至于韶关的丹霞山的两个阴阳元石,那种逼肖的程度,我就不说了。

我随意地泼着墨,有时加点色彩,就产生四个有主题的小画,象《猕猴-桃》仿佛是一个猕猴子,又有点桃色的脸。《河边小象》是儿歌两只小象河边走的意味,曾经还有一本画着河边小象的连环画,也是以前的记忆了,意外中觉得那随意的泼墨有点象一个小象站立着向前走,刚过河,那背景一块象叶形的黑墨你可以看成水中的沙洲,另一块浅蓝色的看成对岸,这一幅随意的泼墨成了有点具象感觉的作品。《大力水手》是那墨团团与美国动漫片《大力水手》主角形象有几分肖似,亦是随意泼墨造成的天然效果。最后一幅作品左小角那形象象一个少女的坐着的背影,右上那一大块墨团象是泰山猿人一般的。虽然纸面只题着“裸女”,但我觉得完整的名称应当是《猩猩与少女》。所有四幅作品是先没有主题,随意的效果,看着象什么,便有了四个主题,或者画之名称,事实上只是意外的泼墨效果而已。

大自然的云象是随意的,墨象也应当是随意的,云象可以幻化形象,自由随意的,墨象也能,当然作者是主宰,有主观的能动力量在其中,需要充分地发挥与利用。关于云象,我曾经写道:

 

大自然的境象总是影响着艺术家的艺术创作,怀素钟情天空中的云象对他的点拨,他说:吾观夏云多奇峰,辄尝思之,其痛快处如飞鸟出林,惊蛇入草。又遇拆壁之路,一一自然。”(陆羽《释怀素与颜真卿论草书》)对于白云,陶弘景有诗云: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寄君,陶弘景是道士,道家是中国古代思想里唯一关爱个体生命价值的哲学,崇尚自由,回归本真。在画家眼中山之深往往用烟云出之,云总是一种隐逸的代名词,而它本身又是一个天然的艺术家,若不论凡间的艺人的话,广阔的天空就是它展示才艺的空间宇宙,一切象征性的境象在它的变灭不定的表演中出现,过后又消逝,如飞鸿掠影,雪中印迹。道在自然,云象的伟大之处正是这种无序的状态,自由浪漫的流动,形的展示和作为烟幕的作用而起隐逸的思绪同时影响怀素等凡间的艺人。从怀素的早期作品中还看到受古法,师晋人的风范,到了他的《自叙帖》,便是进入自由的艺术境界,志在新奇无定则,古瘦漓骊半无墨。这两句诗句中揭示的正是自由的状态和烟云变灭的境象。云象在天空中的流动变幻从来就是新奇无定则,总会幻化无数的形象,或飞鸟,或走兽,或奇峰,或杰阁,--而艺术品的杰出之处正是在于不清晰而让观者沉入梦想之中,古瘦漓骊半无墨正是这种境界的显示,把云引于艺术品的深山,有云烟变灭之感,让观者沉醉有梦境中,有所联想,得在象外。确实他的《自叙帖》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半无墨处胜过有墨处,所谓无声胜有声是也。这也处僧者远离人世的境地,与寂静的佛门理想相合拍,天人合一的境界铸成他这幅完美艺术品的形成,屋漏痕,印印泥,锥画沙,何如白云烟消云散,不着痕迹,一任天然,读他的《自叙帖》,不仅是骤雨旋风声满堂,不仅仅渗和芭蕉味,还浸润着岭上白云,让人远思。

 

印象派画家西斯莱同样是钟情于云象的艺人,他特意耕耘广阔的天空,往往在构图上留给天空更多的余地,飘荡的白云荡漾自己的心境,使画面生动而具有激情与活力,这也是他艺术的主张,与其它印象派画人相比,西斯莱更富于诗意这因于本人爱好文学,天生忧郁的诗人气质,尤其在其晚期失意时表现得十分明显,他不仅对于天空云象十分在意,对于明灭的晚霞体会尤深,行将逝去的晚云不仅有一种艺术家感受丰富的色彩幻觉之美,更重要的是与人生的伤感相合拍。在两种时节,一个是在一年中的秋天,一个是一日中的傍晚,总会唤起诗人画家的诗情画意,那种境界景象是凄艳的美,婉丽动人,欢乐过后又带给人们一种难言的失落。这个时候的诗人画家,总会忘记自己,转而陷入沉思中。而这样处理自己的画面,总有一种超脱于人世的美。想想坐觉苍茫万古意,远自荒烟落日之中来。(高启语)东方人的那种感受西人同样如此,在落日的苍烟中,在飘渺明灭的晚霞里,艺人想得更远,思在尘世之外。团团的白云让西斯莱在笔触的运用上有时会圆转,在他的一些作品中,那些曲线的笔触成为渲泻的媒介,而那些作品在笔触风格上与修拉、凡高还有莫奈不同。那种圆曲的笔触能让人想到梅清的卷云皴,只不过是用油彩罢了。梅清的皴法浸润东方人的云水情怀,而作为西人的西斯莱,则是无拘世间的浪漫情怀,某种方面与东方人相近。自由流动的云象合于画家的理想,能荡漾自己跳动的内心,大量的描绘天空和云彩,让画面有一种动感,韵律感,生命感。艺术品是写梦,说梦,让人出尘,总有一种意象引导人们,最好的媒介。

     
以下为西斯莱之语录自利奥奈洛-文杜里《西欧近代画家》:是光辉绚烂的,最激动人心的天空莫过于我们通常在夏季所看到的了——我指的是那种朵朵白云在四散移动的蔚蓝色天空。真是生气盎然、变化多端!可不是吗?它象海浪那样使我们内心翻腾,使我们神往。但也有另一种天空,我们在晚一些时刻可以观赏到的,那是傍晚的天空。它的云彩拖长着,有时象航行中的船尾留下的水痕那样拖曳开去;它们好象凝固在大气之中似的。可是随后它们也渐渐地消逝,同晚霞一起熄灭。这种天空很温柔、很凄凉;它充满着某种遥远的行将离去的事物的迷人力。我尤其喜欢这种天空。---

 

古代书论的笔阵图因于军事的阵战布置联想,所谓书道犹兵是也,但兵道的来源亦与天象云象相关,天阵如地阵(徐陵语)。古代军事家上观天文,下察地理,体悟阵战的精神内骸,上观天文者不仅有星象的点拨,云象的变化同样启示兵家的进退与布阵。想来伏羲老祖,画八卦亦是上观下察而成,此为中国文字之始,亦是书画之始,此时书画同一,尚未分家,可见云象是书法灵感的一个重要来源。想想画之象,直接取象于云,而且是战阵之云,千里阵云的意味是画之势得是波澜壮阔,如云象中的长长布阵之云一般,有一种难言的势在里面,一波三折,曲折回旋,欲左先右(逆笔回锋)战胜之力在势与力的合一,横画之完备亦在于此,云象之合者提示书家的运作,当是刚劲有力,瘦硬通神为上,象怀素的那些神草就是古瘦漓骊,自然也是从云象中悟得的,云象永远在流动中,那种动感是有生命感,有激情感,波涛涌动的,也就是要求线条有生气。画如千里阵云,隐隐然其实有形,想想云飞在空的感觉,正是若显若没的感觉,说它是虚实相生也对,云和水,本是镜花水月般的东西,看似有,却还无,飞鸟可以穿过,水亦如此,鱼可戏于其中,如在梦中,那正是艺术的特质,水化而为云为烟为雾,与云同质,于是云水情怀又与艺术相连,艺术的真意便含蕴在其中。古代的书家画人,他们的作品本来就是写梦,山水花鸟,只是媒介,写自己的云水情怀,心远意悠,苍茫万古,图中之画之笔,非人世间俗物,是心灵的折射。望秋云,神飞扬(王安石语),飞扬之境,用水墨凝固有帛纸上,成为永恒的记忆。

 

云象是大自然自然的杰作,冥冥中自有主宰,墨象却是操之在我,每一个艺术的创作者,各各会发挥不同的风格与特色,我的意外的尝试,也是曾经的过往,今天从箱底翻出此四幅小件,博诸位看官一笑。

四幅小水墨作品的制作过程

四幅小水墨作品的制作过程

四幅小水墨作品的制作过程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