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玫瑰
白玫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14,596
  • 关注人气:7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智者的爱:只爱一点点

(2011-10-30 09:08:21)
标签:

胡茵梦

李敖

神秘

才华横溢

唐璜情结

登徒子

情感

       

            智者的爱:只爱一点点

台湾著名作家李敖被认为是一个风流的才子,一生结婚数次,他曾为前妻胡茵梦写下如此优美的文字:

《画梦——我画胡因梦》:

 

如果有一个新女性,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优游又优秀、又伤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一定不是别人,是胡——因——梦。

 

通常明星只有一种造型、一种扮相,但胡因梦从银幕画皮下来,以多种面目,教我们欣赏她的深度和广角。她是才女、是贵妇、是不搭帐篷的吉卜赛、是山水画家、是时代歌手、是艺术的鉴赏人、是人生意义的勇敢追求者。她的舞步足绝一时,跳起迪斯科来,浑然忘我,旁若无人,一派巴加尼尼式的“女巫之舞”,她神秘。

 

胡因梦出身辅仁大学德文系,又浪迹纽约格林尼治区,配上满洲皇族的血统和汉玉,使她融合了传统与新潮、古典与现代、东方与西方,她是新艺综合体,她风华绝代。

    

你不能用看明星的标准看胡因梦,胡因梦不纯粹是明星。明星都在演戏,但胡因梦不会演戏——她本身就是戏。

    

你不必了解她,一如你不必了解一颗远在天边的明星;你只要欣赏她,欣赏她,她就从天边滑落,近在你眼前。

即使在李敖眼中,美如胡茵梦,神秘如胡茵梦,才华横溢如胡茵梦的女人,也未能令他爱得深入。他对女人的爱始终局限在征服与掌控的层面上,追求性满足的快感,大于追求爱的投入。

他的这种浅显的爱情,也可以称为“唐璜”情结。精神医学报告指出,像唐璜这类型的情圣,其实是最封闭的、对自己没有信心的,他们在表面上玩世不恭、游戏人间而又魅力十足,他们以阿谀或宠爱来表示对女人的慷慨,以赢得女人的献身和崇拜,然而在内心深处,他们是不敢付出情感的。对这样的心态诠释得最好的,就是李敖自己写的一首打油诗《只爱一点点》:
 
不爱那么多,
只爱一点点,
别人的爱情像海深,
我的爱情浅。

不爱那么多,
只爱一点点,
别人的爱情像天长,
我的爱情短。

不爱那么多,
只爱一点点,
别人眉来又眼去,
我只偷看你一眼。 

 

在这首诗的后面,李敖又说了一些他对爱情的观点,替“唐璜情结”做了进一步的诠释。他说:“我用类似'登徒子’(philanderer)的玩世态度,洒脱地处理了爱情的乱丝。我相信,爱情本是人生的一部分,它应该只占一个比例而已,它不是全部,也不该日日夜夜时时刻刻扯到它。一旦扯到,除了快乐,没有别的,也不该有别的。只在快乐上有远近深浅,绝不在痛苦上有死去活来,这才是最该有的'智者之爱’……”

这种“只爱一点点”所谓智者的爱情,代表了当今相当一部分男人的爱情,他们对女性的爱还只是处在欣赏,占有与玩弄的地步,并不想进一步产生更多的感情。他们所谓的男女关系的字典里,只能有快乐,不能有痛苦;只能有秩序,不能有混乱;可以潇洒地玩世,不能有人性的挣扎。在这种“唐璜”式的爱情面前,女人再绚丽多彩的爱情的付出,都会是黯然失色得不到回报的。

有这样唐而皇之的借口,天下男人怎么会不犯同样的错误?去掉他们道貌岸然的面具,就会发现天下乌鸦一般黑的本色,即使俺们敬仰的伟大总统克林顿,成龙大哥,还有世上最完美的成功男人典范伍兹,也都一个个相继落马,现出原形。

既然伟大的男人都如此,那一般的有点才华与财富的男人就更不在话下,难道让俺们女人都去嫁窝窝囊囊,平平庸庸,没有出息的小男人不成?即使这样的男人有朝一日得志,还不一样鸡犬升天,把俺们这些黄脸婆不当回事?

不由地叹息,在这世界上还能找到十全十美的爱情吗?难道只有俺们女人才相信有真爱的存在?假如夏娃没有了亚当的爱的回报,男女之间的爱其实也就不存在了。

相比较男人只付出一点点爱,俺们女人也无需考虑付出更多的爱,一点点对一点点,才成比例。只是我感到诧异,今后到哪里去寻找海枯石烂的伟大爱情,难道只有到童话故事里去才能寻找得到吗?

我不禁呜呼!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