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显斌
余显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1,422
  • 关注人气:1,2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油菜花里的小村

(2022-08-08 15:24:39)
 油菜花里的小村

余显斌

 

山在两边夹持着,就夹持出了一个山门,真的叫门呢,窄窄的,只容一条公路曲里拐弯地延伸进去。旁边,勉强留出一条白水流淌的河道:其余就没有多余的了。沿着路渐行到里面,山就慢慢地向两边弯曲开来,使劲地向两边弯曲着,如臂膀一样,里面就搂出一片土,上面有树林,一片绿色。有花儿,一片一片如霞光。绿色花光里是一座座小小的楼房,不高,一般都是两层,窗玻璃上映衬着绿水青山的影子。

这样,这儿就形成了一个小村。

1

村子里的房子,都是沿着车路排在右边的山根处的,前面就是一条水泥路,弯弯曲曲地向上伸展着,一直伸展都云里雾里。房屋,也随着车路的弯曲而弯曲,一线向上,不是一座挨着一座,而是三五步一个院子。院子的周围多栽果树,尤其是桃、杏、梨。因此,春风带着春雨,在村子夜晚人静的时候窸窸窣窣一下,第二天早晨推开门,门外的桃树就鼓出花苞,杏树树枝上也钻出了粉红的玉珠,梨树上则缀着点点的白雪,白的蛰眼。

随着风越来越软,雨丝越来越亮,花儿就开了,人家就笼罩在红的粉红的和雪白的花色里,如藏在画里一样。

这儿的地,不是席子一样,一眼望去平展展的无边无沿,而是垒着石坝,一片平平的地,也就一亩左右;再上去,就是两三尺高的坝,上面又是一片平田:如此一层层上去,一直延伸着,到了山拐弯的地方就没有了,就是坡地了。

一条从山沟深处引来的泉水,有盆粗,滚珠溅玉一般,从一道道的坝上白哗哗地跳下来,带着一种白净,一种水润,哗哗地响着。有时,水在某处停一下,就会窝出一片池塘,是栽藕的。池塘边上有柳树,有几茎长长的水草,或者几十杆芦苇,就营造出一个微型的杏花春雨江南。

这些地里,三月里,有的长着麦苗。这儿山门较窄,一水流过,水汽散发不出去,因此空气里水汽就足,就含着水韵,好像用手抓上一缕空气一挤,就能挤出几滴晶亮的水珠来。因为水汽足,因此麦苗就旺,就绿,每一根麦苗上,都好像带着一袭水意。

但是,这儿麦苗不多,更多的是油菜花。

小村人爱栽油菜,到了九、十月前后,前面的山上出现红叶黄叶的时候,就请了牛工来犁地。这儿的田土很泡,一犁下去,土就泡呼呼地翻开来,翻向犁的两边,冒着热气,也带着一种土腥气,很好闻的。地犁后,再细细地一耙,平平展展地简直能晾凉粉。

然后,就将菜籽一把一把地撒下。

不久,菜籽就发芽了,就长叶了。到了春季,地气渐暖,春风渐渐变得柔和如少妇的微笑的时候,油菜就开花了,一片片铺展着,黄亮亮的。因为有麦苗隔着,在路上走的时候,眼前一会儿是一片麦苗,一会儿是一片油菜花,相互穿插着。麦地里有人在薅草,小声地哼着歌:“三月里来三月梭,三月的燕子过江河;妹妹把锄头拿在手,心里想着情哥哥……”歌声如糯米酒,甜甜的腻腻的,好像还带着一种春困的味道。这时,一切都有些春困的样子,包括鸟儿的鸣叫,也有点黏黏的懒洋洋的。只有油菜花儿很旺,一路延伸着,时断时续的,一直延伸向了山里面去了,就如一首唐诗平平仄仄的一样。

如果这也是诗,应当是孟浩然的山水田园诗吧。

2

小村里的人很重视地,很爱惜土,那种爱惜,在别处是很少见的。有的沟边路边有簸箕大一片土,他们也会开出来,种上庄稼,或是包谷,或是瓜菜,或是油菜。我老屋对面有一条沟,里面有一股泉水,白的如一条细亮的银子,茶杯粗,汩汩地流淌着。十五的夜里,站在我家院门前,可以清晰地看见水色在月光中缓缓地流动着,里面传来青蛙咯哇咯哇的叫声,叫得月光一漾一漾的。

下雨的时候,泉水会粗一些,稍有些浑浊,就冲了一些泥沙下来,日积月累的,沟口边就有席子大一片沙土。娘见了,就搬来石头砌了一道坝,就成了一片地。娘将一根竹子剖了,打掉竹节,将水汩汩地引入田里,到了夏季栽上秧,也就成了一块秧田。

夏日的夜里,这儿有青蛙呱呱地叫着,有萤火虫如一颗颗露珠一样飞舞着,扯着一条亮亮的线。

这样的情况,在小村不算少。

很多地方,几乎不可能有地,可是,总有村人垒坝,倒上几筐土,插上几根竹棍,再点上几颗豆子。细雨一下,就有豆芽冒出来,随着风的牵引就爬上了竹竿四处游走着,不久就开出蓝色的紫色的白色的花朵,如蝴蝶一样,翩翩欲飞。再不久,豆藤上就扯下一根根胖乎乎的豇豆、四季豆,或者蛇豆。到了做饭的时候,主妇就拿着篮子来摘了豆子,在旁边沟里的泉水里一洗,水淋淋地拿回去切了,下油一炒,做菜也好,蒸米饭的时候垫在锅底更好,带着一种水木清华的香味。

到了油菜花黄的时候,这一片片薄土上,就有了一片金黄的油菜花,星星点点,四处点缀着。

蜜蜂可不管地大地小,就嗡嗡地飞来了,如一团烟雾,在这朵花上停一会儿,花儿一晃一晃的。不一会儿,又嗡的一声飞到了另一朵花上,又停了下来。蝴蝶也来赶热闹,也飞入菜花里。有一首诗说,“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可是,菜花里也不只是有黄色的蝴蝶,还有白色的,还有灰色的,还有其它颜色的。

一朵油菜花就是一个春天。

一朵油菜花就是一片热闹的天地。

孩子们虽顽皮,蜜蜂是万万不敢捉的,会蜇人的,会痛得哇哇哭着直跳脚的。至于蝴蝶,当然是要捉的,于是,村子的绿荫里,时时传来叽叽嘎嘎的声音道:“在这儿,在这儿。”那笑声和叫声是另一种花朵,也一片水嫩,一片洁净,一片旺盛。

3

人沿着小村的公路走,左边是花儿,右边也是花儿。小村的住户一般都是四合院,不是为了防贼,小村是没有贼的,有的人家晒的衣服,有时忘记了,一放就是几天,想起来后跑去收,好好地放在那儿,如旗帜一样一飘一飘的。

小村住户的院墙,都是为了好看。

小村住户的院墙,都挨着车路,不高,也就半人高的样子。因此,院子里的人有时扫地,路上有熟人过去,一里一外,隔着墙是可以聊家常的。妇女们在院子的水池里洗菜,或者涤米时哗哗的水声,路外的人也可以清清楚楚地听到。

到了春天花事开放的时候,院子的花儿开得一片灿烂,或栀子花,或樱桃花。有的树枝伸出院墙,树枝上的花儿垂垂的。路上有人经过,花儿就拂荡在人的头上,甚至肩膀上。花瓣飘落如雨,落在了行人的身上,身上自然而然也就带着一种浅淡洁净的香味。

院子里,有鸡叫声传来,有狗吠声传来。还有猫儿喵呜一声,大概是捉什么没有捉到,声音很委屈。

路的另一边,就是油菜花。

油菜花开得净,开得纯,也开得一尘不染的,有的全开了,如山里的女孩在张着嘴傻笑着;有的半开着,如害羞一般,想笑又忍住;还有的没开,还是花骨朵儿,细细瘦瘦的,如一阙婉约的宋词,伴着风摇曳着。如果真的是宋词,该是李清照的“人比黄花瘦”的句子吧。

花色在小村的风里弥漫着,荡漾着,润泽到人的身上,身上的衣服带着一种鹅黄色,对面走过的人脸上的微笑也沁着鹅黄色,小村的天空也荡漾着一种鹅黄色,甚至人家的楼房也带着一种鹅黄色。

鹅黄色是空明的,是洁净的。

人走在小村里,就如走在一片洁净空明的世界里。

小村的女人洗衣服,一般都不用洗衣机,她们说洗不净,一个个用篮子提了衣服,来到村前那条流淌着的泉水边洗,于是,泉水边就有了洗衣铺子,一个个长长的石板,一头搭在路上,一头搭在水里。女人们搓洗衣服的时候,腰肢一扭一扭的,如细细的麻花一样。她们的脸被油菜花的黄色映衬着,被水光,还有荡漾在水上的阳光映衬着,水润着白净着,微微地眯着,有一种迷离的感觉。不知谁说了一句笑话,一群女人都笑起来,叽叽嘎嘎的笑声在油菜花色里波动着,一直波动向远处。

有陌生人经过,她们马上就停住笑声,静着脸,一板一眼地搓洗着衣服。外人一走,又马上笑起来。

这儿的女人不知是受到油菜花色的清润,还是泉水的沁润,带着一种清,一种净,一种柔。这儿的男人不知是受油菜花的清润,还是女人的润染,带着一种内敛,一种温厚,一种纯净。

油菜花里的小村,因此也洁净着,洁净得纤尘不染。游子的梦因此也洁净着,洁净得一尘不染。

 

(余显斌,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山阳中学31号;邮编:726400;电话:13689143798

余显斌,《读者》《意林》《格言》等签约作家,至今出版文集十二本,写作至今,在几百种报刊杂志发表文章两千余篇文章,《父亲和老黄》等二百余篇文章在各级征文中获奖,《知音》等七十余篇文章被各种高考、会考、中考以及其他考试选做考题。
             本文发表于2018年5期《浙江林业》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还账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