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杜文子
杜文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966,155
  • 关注人气:8,0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桃花如刀,砍的我撕心裂肺

(2014-02-10 21:21:40)
标签:

情感

爱情

分类: 为你皱眉

一段独白:想了很多,对着墙角咳嗽几下,抚摸了蜷起来的腿,把朝我叫的狗揍了一顿,撒尿后躺下。窗外不断有发情的烟花出没,有风吧,或许还有高潮,带闪光的。眼睛仿佛傻了,嘴也傻了,至于手,左拿着打火机,右拿着灭火器。

 

据说,桃花的蕊里有迷药。

 

 

她走了,没告诉我,我知道的时候却已是第二天的早上,去苏州,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走的,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到的,我只知道她的离开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会失去很多,再也得不到。

她走了,我感到一丝的落寞。鼻子很酸但没有泪。

我听说她感冒,盖三层被。我失眠,编好的短信 删了,但还是又写好给她发过去。那时,我看着天花板--灰色的平面。
我失控打开电脑看郁达夫看第三遍《沉沦》我也变态了心中有一个裸体它让我死。 
我沉沉地,睡去,睡我的裸体里 


 

又惹愁绪,徒增恨意。仅剩的一点勇气依然无法支撑起我沉重的压抑。我对发呆产生乐趣。 ­

喜愁不定,人心难稳。谁堪耐此境?­只余残红。只余心痛。

我的孤独就像是我的梦,它只属于我,自私的梦。梦死了,或许,它还将会在我的血液里死上无数次,不醒。 ­

我在沉默中,等待属于我的爱,像永远不能燃起的火种,默默地凝望着黑暗的天空。寂寞的希望。

孤客行天涯,演绎的是悲壮,品味的是凄凉。冬日的冷寂里,向谁诉离殇? ­一直等待,某种回眸。

遥远的羁旅让我无法找到一个休息的落脚地。 ­

我累了。 ­

像一朵蔫了的茉莉,芳香已无,残瓣渐腐,繁华过后竟是这等衰颓,我不知道如何去面对。 ­

我执著地绣着自己的记忆,一针一针的疼痛,麻醉着我敏感的神经。 ­

我将一无所有,也再一无所求,像一把撑了很久的伞,孑然无人收。因为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寂寞和忧愁。 ­

你我的相遇已无法重新安排,这不是即将上演的戏剧,不能找出原稿修改,更不能将它一笔抹去。 ­

 

据说,桃花的花瓣,如刀,锋利无比。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