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斗第一星
北斗第一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9,507
  • 关注人气:7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高健译《墓地哀吟》[英]格雷著

(2010-05-11 19:05:45)
标签:

杂谈

分类: 英文长诗精译

晚钟阵阵宣告着那天色将暝,

  哞哞之声一时顿起荒地田塍,

农夫拖着疲惫步子续续离去,

  这周围剩下的唯有我与幽冥。

 

眼下一线微明已随景物消逝,

  四野全被肃穆笼罩,一片死[寂],

唯一音响只有飞虫翅羽营营,

  和着远处铃声催促牛羊睡[去]。

 

从远处藤葛密布的楼头塔尖

  也能偶尔听到鸱鸺对月兴叹,

这片净土早是它的长年住地,

  如今竟也有人敢来喧呶渎犯。

 

在那古拙榆树之下,杉木之荫

  盛长着多少茂密的蓬蒿野草,

就在那下面的隆隆坟冢之中,

  长眠着多少淳朴的农家父老。

 

那破晓之前天际的芳馥清风,

  那衔泥归来檐前的呢喃燕语,

雄鸡的激越高亢,号角的嘹亮,

  都无法将陈死人从地下唤[起]。

 

对于他们一切都已成为过去:

  夜晚炉边的温煦,妻室的忙碌,

再无儿童争着跑回报他归来,

  或者拥到他的膝边分享爱抚。

 

嘉禾曾在他的镰下纷纷披靡,

  坚壤硬不过这健夫把的锄犁;

看他驱着牲畜下地多么快活!

  巨木也抵不住他那有力斧击!

 

骄者②切莫轻看这些有益劳动,

  轻看这些日常乐趣、平凡命运;

贵者也莫一听谈起穷蹙生涯

  便是讥笑讽刺,仿佛不屑闻问。

 

那纹绶的矜夸啊,权势的煊赫,

  美与财富所携来的一切一切,

都将逃不了最后那么一天:-

 荣华的道路也只能导入墓穴。

 

如果你的墓上不曾留下碑铭,

  如果从那教堂通路雕花拱顶

对你赞誉之声不曾洋洋盈耳,

  这点但愿你啊莫怪平民百姓。

 

骨瓮③彩绘虽美,胸像雕塑虽精,

  悠悠魂魄岂能重返它的宅邸?

荣誉岂能再使尘埃重新踊跃?

  阿谀岂能再给死者带来欢喜?

 

安知这些蓬蒿之下不曾沉沦

  天下多少失意豪杰、不遇人[才]!

论到才具完全可以兴邦治国,

  如做诗人也能感动天地鬼神。

 

可惜历代灿烂文物丰富典籍

  人类全部精英都与他们隔绝;

穷愁潦倒终使他们空怀壮志,

  天生一副美才也竟卒归泯灭。

 

天下多少奇珍异宝醇朗晶莹,

  但却深埋海底岩下无人问津;

天下多少好花佳卉馥郁芬芳,

  但却长抛荒郊野地枉负青春。

 

安知这里不曾出过勇毅之人,

  抵御村上豪强凛若汉普丹④?

甚至弥尔顿与克伦威尔⑤之流,

  尽管其名不彰或者其事不传?

 

议会之上博得喝彩的非凡才调,

  面对危胁一笑置之的胆识气魄,

能使全境之中户户殷实富裕,

  或使朝野上下处处歌功颂[德];

 

这些,⑥他们都做不到:不仅难望

  修成盛德,就是罪过也较平凡;

他们不能凭着杀伐登上宝座,

  也不能对一切众生善门常关;

 

或者因为明目欺世心神不安,

  或者因为负疚深重掩面抱愧,

他们无须将那缪斯堂上馨香

  厚颜捧到荣华富贵面前献媚。

 

远离那愚昧群氓的无聊纠纷,

  他们神志清明,时刻严守正路;

他们在人生之谷的幽静道旁

  只是不声不响迈着从容脚步。

 

为使那些可怜骸骨免遭践踏,

  人们往往将块薄碑竖在那里,

上面雕饰纵然简陋,铭文粗俗,

  也望能使过路之人稍加致意。

 

碑铭措词虽出卑俚不文之手,

  用意与那谀墓之词也无二致;

何况碑铭撰者颇曾广引经文,

  目的也在晓喻人以死生之[义]。

 

当人一旦离去这里阳间苦乐

  试问有谁甘愿从此永被遗忘?

有谁离去这个美好天日之际

  能不低回却顾频频回首怅望?

 

垂毙之人犹望得到亲人抚慰,

  将暝之目犹望有人为他垂泪:

天性甚至能从墓穴发出呼唤⑦

    死灰之中多年炽情仍常不坠。

 

今日出于你对逝者一片关心,

  竟然著书凭吊他们平凡命运,

他年难免没有同调素心之人,

  也会怀着幽思向人们把你问讯⑧

 

或许某个白发老农会这么说:

  我们倒常见着他在破晓时光

快步走过这里,一边拂着露水,

  便上了高原草地去迎接朝阳。

 

他最爱去远处一棵老桦树下,

  那儿无数虬根把它层层屈蟠,

他常中午时分懒散直躺那里,

  一边凝视着那身旁溪水潺潺。

 

时而倚着远树微笑,若含卑夷,

  时而缘着林路低吟,披露遐想,

时而垂首不语,状若不胜茕独,

  时而忧心如焚,或因失恋怅惘。

 

  一天晨起忽不见他前来登山,

  荒地老树之旁也是那般悄静;

次日到来溪边水侧仍不见他,

  林中草际也都失去他的身影。

 

翌日突然哀乐声声伴着死者,

  缓缓舁来教堂墓地盛装待殓:

且请前来亲自读读那块碑铭,

  碑铭即曾镌在一丛荆棘下面。”

 

      <</span>墓铭>⑨

 

哀爱少年,遽尔殒殂,

  浮名何有,富贵无[与]。

出身虽微,广诵典籍,

  愁神对之,亦颇怜惜。

 

人既慷慨,性复真诚,

  天之报彼,锡赉亦丰。

每对贫窭,黯然泪垂,

  昊昊上苍,直其所为。

 

纤介之善,何足揄扬,

  毫毛之过,未足声张;

犹自惴惴,畏遭神谴,

  上帝怀中,定叨天眷。

①墓地在英国白金汉郡的斯托克波吉斯乡,地离剑桥大学不远,诗人的母亲曾住在那里。
②西欧文学中每喜将抽象名词加以拟人化来使用,但译入汉语则往往显得不自然,例如这里的“骄者”、“贵者” 在原文中便作“骄傲”、“崇高”,现译作“骄者”、“贵者”,以从汉语习惯。
③即骨灰瓮。
④即约翰·汉普丹(15941643),英国杰出的爱国者与志士,曾因反抗查理第一的横征暴敛而著名,后死于内战。
⑤二人均为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时期的清教领袖。
⑥指前一节诗中所说的种种。这些都是他们(一般平民百姓)“做不到”的内容。
⑦意在获致活着的人的怜惜同情。
⑧自此节至篇末均为诗人对自身死后情景的假想,即所谓“既伤逝者,行自念也。”
⑨这里乡人指点墓碑给游人观谒以及下面一段铭文也均系诗人想象之中自拟自设之词。
 (以上译诗见《名作欣赏》1985.1,系本人录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