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斗第一星
北斗第一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9,507
  • 关注人气:7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江冰华译《墓畔哀歌》[英]格雷著

(2010-05-11 19:11:46)
标签:

杂谈

分类: 英文长诗精译
暮锺报告着白日的殉殁,

  鸣叫的牛群从草地迂回走过,

农人拖着疲倦的脚步返回家园,

  把世界留给了黑暗与我。

 

曚昽的暮色在眼前消逝无踪,

  整个的空中笼罩着一片肃静,

只有一些甲虫鼓翼营营,

  催眠的铃声使远处的羊群昏昏入梦。

 

那边藤萝遮盖的塔尖,

  一只猫头鹰闷闷不乐,对月诉怨,

嫌她行近了他的幽居,

  干扰他一向独栖的地盘。

 

皴皱的榆树下,紫杉的浓荫中,

  荒坟累累,杂草丛生,

村上淳朴的祖先在这里长眠,

  一个个躺卧在狭窄的穴洞。

 

发散着清香的晨风,

  茅檐前燕子的呢喃声,

雄鸡的尖啼,牛角的长鸣,

  再也不能将死者唤醒。

 

熊熊的炉火不再送暖給他们,

  主妇黄昏时不再为他们操劳费心,

孩子们不再飞报他们的归信,

  也不再爬到他们膝上分享亲吻。

 

他们常用镰刀把庄稼收割。

  常用犁头将干硬的田地耕破,

他们赶牛下田时何等快活!

  多少林木曾在他们的大斧之下倒落!

 

莫让野心家挖苦他们的辛劳,

  他们朴素的乐趣和卑微的运道;

这些穷苦人简短的身世

  也莫让权贵者听了嘲笑。

 

虚耀的门第,煊赫的权力,

  一切美物、一切财富所赋予的,

都等待着不可避免的时辰,

  光荣的道路只是通向坟地。

 

即使他们墓前没有牌坊矗立,

  即使没有歌功颂德的乐曲

在长廊与回文缭绕的屋顶洋溢,

  也不能让骄傲者将他们责备。

 

古色古香的骨灰缸,活灵活现的半身像,

  难道能使逝者重返高堂?

歌功颂德之声,难道能使死灰复燃?

  阿谀奉承之音,难道能使冷耳欢畅?

 

荒冢里沉睡的亡灵,

  或许孕育过天才的火种:

本可以将权柄掌握。

  本可以将竖琴弹弄。

 

但知识的书页不向他们披露,

  虽然这是时间赏赐的宝库;

贫寒压抑了他们崇高的激情,

  冻结了他们才气横溢的灵府。

 

有多少珠宝至纯至朗,

  沉没在黑暗无底的海洋!

有多少红花无人注目,

  在荒天白白耗掉了芳香!

  

或许这儿有个乡下的汉姆敦,

  挺身抗拒过当地的小暴君;   

或许有个未成名的弥尔敦在此埋身,

  或许有个克仑威尔未曾杀害过国民。

 

命运不使他们到议院博取掌声,

  不使他们把困苦和破产的威胁看轻,

不使他们在微笑的国土上博施济众,

  不使他们向全民宣扬自己的生平。

 

命运将他们制约,

  不使他们积下功德,也不使他们作奸犯科;

不使他们通过草菅人命而登上御座,

  不使他们把慈悲的大门向人类关锁;

 

不使他们掩饰争是斗非的心肠,

  不使他们泯灭羞恶知耻的天良;

不使他们登上豪门权贵的祠堂

  用缪斯的灵火焚起天香。

 

远离开狂乱的市朝、卑劣的纠纷,

  他们头脑清醒,从未迷津;

沿着凄冷的人生的幽谷,

  他们在静谧的蹊径上直奔。

 

为了保护这些遗骨不受损伤,

  一些脆薄的墓碑立在近旁,

粗拙的诗文,简陋的雕刻,

  乞求过路人一声叹赏。

 

无学的诗人拼写了他们的姓名年龄,

  当作挽歌和墓志铭,

碑上还有许多话抄自圣经,

  教乡间的道德家别怕死贪生。

  

因为,谁肯掷弃这喜忧参半的生命,

  甘当哑口无言和失掉记性的幽灵?

谁肯离开这风和日暖的乐境,

  而不回头顾盼,感到悲痛?

 

将逝的灵魂在亲人的热怀紧偎,

  将闭的眼睛恳求他们流出真挚的眼泪,

甚至坟墓里仍有生命在呼喊,

  甚至生命之火会居住在我们自己的骨灰。

 

诗人呀,你对这些无名死者念念不忘,

  把他们的简单身世写进了诗章,

不定将来碰巧有人和你同样,

  沉思冥想,也要把你的生平探问端详。

    

也许某个白发老翁会对那人讲:

  “我们常见他在天刚发亮

就穿过露蹊,登上草冈,   

  去迎接初升的太阳。

 

“那边的山毛榉枝条低垂,         

  盘根错节,魁梧奇伟,

他中午困倦时就在树下倒身横睡,

  凝视着旁边潺潺的流水。

  

“他一会儿露出冷笑,走近林旁,

  一边漫步,一边低吟着他的奇思遐想,

一会儿又垂首丧气,像孤独者一样,

  又像为忧虑而发狂,又像为失恋而悲伤。

 

“在他常去的山地旁,在她喜爱的大树前,

  一天早晨,我找他没有找见。

第二天早晨,他不在河畔,

  也不在草地,也不在林间。

 

“第三天早晨,哀乐荡漾,葬队成行,

  他被慢慢抬进了教堂。

识字的先生,请看看那首小诗,

  诗就刻在荆棘下面的碑上”-

               

     《挽诗》

 

这大地的怀中躺着一个年青人,

  他既没有名气也没有走过好运, 

智慧的女神吧嫌他出身微贱,

  忧郁的女神曾把他认成至亲。

  

慷慨的胸怀,真挚的心肠,

  从天上得到了相应的报偿。

他给苦难者献出了一切,献出了一把泪浆,

  因而在天上得到一个朋友,这正是他的愿望。

 

请莫把他的功劳再行传播,    

  也莫再追究揭发他的过错,

(他的功过全都在上帝怀里躺着,

  战战兢兢地期待着天父的发落。

 

译注:*汉姆敦:(John Hampden1594-1643),英国议会领袖,曾带头反抗理查一世摊派的苛捐杂税。

       弥尔敦:(John  Milton1608 -1674),英国大诗人,著有史诗《失乐园》等。

       克仑威尔:(Oliver Cromwell1599 -1658),英国将军及政治家,曾领导英国资产阶级革命,

                                                 杀死查理一世,废除王朝统治。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