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妙红
妙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2,630
  • 关注人气:16,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癫疯对话之陈亦明VS妙红

(2002-07-12 12:02:19)
分类: 2002年世界杯
癫疯对话之陈亦明VS妙红
反思不是揭批米卢



可能是迫于来源不明的压力,阎世铎最近开了金口,一改上个年度“改写中国足球历史”的豪言壮志,痛心疾首地认为“没有完成任务”,因此要反思。

如火如荼的反思运动开始了,但我的确不清楚中国足球究竟要反思什么——反思中国足球或者中国足球的反思,反思米卢或者米卢应该反思,反思国脚或者国脚反思,反思媒体或者媒体反思。因此我们需要对话,和方方面面的人士对话,以便让神智不清心智错乱的我们走出误区,寻找真理。但我连主谓宾的关系都没有搞清楚,所以这便是癫疯之对话了。

按照本报记者头目的指派,陈亦明是第一位与癫疯之本人的对话者。他说,米卢把你们带进了世界杯,你第一用不着去感恩戴德送金匾铸铜像;其次也犯不着认为那是中国足球艰苦卓绝的努力和八年职业联赛的积淀,当然也不是那一支“上上签”。米卢打起铺盖卷走了,你没有必要谈论他是一个心理医生或者技术专家,当然也不必懊恼在韩国的那几根门柱,凑合着出一次线,这就是现实。

十强赛就是米卢一人之功

妙红:中国队在世界杯养足了身体,却被掏空了精神,现在开始反思了。阎世铎同志没有说只负自己该负的责任,也没有说他是国家干部,当然也没有摔出一个“二流论”,而是万分诚恳地认为“我们没有完成任务”。

陈亦明:我们的任务能够完成吗?平一场,进一球,胜一场,这个任务土耳其是完成了。打第一场打巴西进了一个球,第二场对哥斯达黎加平了一场,第三场在汉城赢了中国队,但打到最后,人家是世界季军。

中国队的任务在十强赛出线的时候就完成了,到世界杯去走一趟就是看看自己究竟差了多少。

妙红:我们44年没进世界杯,但土耳其48年也没进去过,所以中国队和世界的距离就是44+48=92,差不多一百年吧。所以现在有很多的人认为,要知道只是为了出一次线的话,当初张吉龙那一支上上签就绰绰有余了,请来米卢完全是一种浪费,浪费我们宝贵的外汇指标。

陈亦明:没有米卢中国队出得了线吗?扯淡!要说抽签,从1981年以来,我们哪一次又倒霉透顶了呢?不用说曾雪鳞那一届了,香港队是什么水平,你和香港队分在一组还不是上上签?苏永舜苏指导,对手里面也没有什么强队,包括新西兰也不能算是强队,虽然说人家玩了猫腻,但结果还是新西兰在附加赛把你给打败了。高丰文的时候,要说强队无非还是老面孔,这届也碰了吧,有多强大呢?施大爷就更不必说了,也门搞不掂,你难道说也门也是强队。上一届我们害怕的是沙特伊朗,结果还是过不了卡塔尔这关,国奥甚至连巴林也打不过。说到抽签,一直我们都有好签呀。

妙红:看来您的观点和官方认可的“中国足球几十年艰苦卓绝的奋斗,职业联赛八年的积淀”是抵触的呀。说到米卢,有的说法是三七开,我觉得这是客气话,没什么实质意义。但还有一种说法很有代表性,就是认为米卢不是一个技战术大师,充其量是一个心理大师,技战术方面他甚至连霍顿都不如。

陈亦明:说什么大师是没有用的,但中国队在心理素质方面的提高的确是米卢的功劳。这一次外围赛,我从小组赛一直跟到十强赛,从马尔代夫、柬埔寨一直跟到中亚西亚,感觉还是非常的不容易。和以前一样,我们的对手也不强大,但客场的因素,比赛落后或者胶着时球员的心理压力等等,要是在以往,中国队就扛不过来了,上一次十强赛不就在还有一点希望的时候就制订了一个“保平争胜”的战略吗,未战先怯。但这次,是米卢影响了球员,面对差不多实力的对手,中国队学会了在落后或者胶着时怎样比赛,而且米卢是一个有国际影响的教练,对手的一些场外手脚也会有所收敛。

反思不是揭批米卢

妙红:您的意思还不就是米卢是一个心理医生,技战术上究竟有多少本事也不见得?现在很多人在秋后算账了,前些日子很时髦的“网式足球”就是罪魁祸首之一,据说有的队员在世界杯上累得抽筋,这也是米卢不重视体能训练和训练不系统的原因。

陈亦明:指望米卢给中国队在队员基本功方面有太多的提高是不切实际的,也是好笑的,选拔到国家队来的都是最优秀的球员,作为国家队主教练没有必要,也不应该对球员做最基本的指导。技战术上面,米卢所能确定的就是一个风格问题,风格问题不是教出来的,是慢慢形成的。对于中国队来说,我还是认为,出线以后,米卢通过对中国队的心理改造,任务已经完成。再怎么练,就这个样子,你就是把米卢撤了换别人,也还是这个样子。打巴西、土耳其那两个门柱就是进了,也不是说中国队就脱胎换骨了。

妙红:我们现在进行的所谓反思,很多功夫是花在了使用米卢和米卢使用的教练方式上面,换言之,这个反思运动最后很可能就会搞成对米卢的揭批运动。世界杯出线除了您陈亦明认为米卢功不可没之外,很多人早就说了,换谁也出线。世界杯又被打得鼻青脸肿,米卢的中国之行,算是完成了一次从人到神,再从神到人的过程,也就是辩证法的否定之否定。

陈亦明:我把话撂在这里了,如果我们还是这种心态,中国队的世界杯出线,就这次没下回了。我才不同意你的否定之否定呢,这是人一走茶就凉,你要早看到了什么门道,你咋不早说呢,或者你带队的时候你也可以实施嘛,现在有些人站出来打着反思的旗号搞秋后算账那一套,这是无能的表现,狗屁!

妙红:您的意思就是挂着反思的羊头卖秋后算账的狗肉。

陈亦明:让米卢来承担在世界杯上“没有完成任务”的责任是没有道理的。

妙红:这和把出线的功劳让全体人民一起分享一样,也是没有道理的。

陈亦明:比如备战问题,这个责任难道不该由你足协来承担吗?现在看到韩国日本的成绩,心里发毛了,你当时怎么没看到人家备战多长时间,又打了多少场热身,和什么样队伍打的。这些问题是米卢可以解决的吗?米卢一来中国就说,要多打比赛,多和强队打比赛,到后来的情况大家都看见了,难道米卢是光说不练的人,人家前面带的4个队的成绩有目共睹。

妙红:亚足联秘书长维拉潘说中国队的世界杯准备very very bad,也是掺和到反思里面来了,但我们不晓得他指的是米卢还是指中国足协。

陈亦明:现在的架势是又要大批判,推翻米卢,简直是开国际玩笑,自己打自己的耳光。现在一些舆论在对待米卢的问题上,只能说明了自己没水平。

妙红:我注意到了最近一些足球界人士的言论,比如有一个原国字号教练就借酒装疯说那些南斯拉夫教练都不是好东西。这大概是原来对出线以后风光十足的米卢心里不舒服,但当时的气候还轮不到他们说话,如今终于看到中国队又灰头土脸了,真是大快人心呀。

陈亦明:有几个记者还不是这样吗?我记得那几个名记,先是一个劲地倒米,后来又一个劲地吹捧,现在也反思得有滋有味了,真没水平。应该客观地看米卢,不应该做墙头草,米卢又不是救世主,你不能指望他一个人来改变中国足球。

妙红:中国队的真实水平就是出线总是很艰难,出线以后总是很难受,1988年奥运会是这样,今年世界杯也是如此。

陈亦明:米卢带给中国足球的和中国足球到世界杯去感受差距,这样一个结果,我们应该满足。

新国足主帅必须请老外

妙红:反思过去是为了展望未来,米卢同志带给我们的东西已经够孱弱的中国足球受用很久了,所以最近阎世铎同志又说了,新的国家队主教练并不排除选用国内教练。而媒体也在土教练、洋教练,在甲A的洋教练和国外大牌教练之间,热闹非凡地讨论开了。陈指导有没有想法去角逐一下,尝尝国足主帅这个梨子的滋味呐?

陈亦明:你别拿我开涮,我现在就是治疗眼疾,你不问我,我就不说话,你问了呢,我就说几句。但是我认为,国家队这一级球队,一定得找老外,一定得找大牌的老外,我不是说国内教练里面没有人才,我可不愿意做得罪大多数革命同志的事情。我想,主要还是心理压力方面,国外教练能够承受,中国教练受不了。一会儿媒体炒作,一会儿足协指示,加上球员大腕越来越多,国内教练也镇不住。弄一个国际大牌来,他不吃这一套,也可能不懂这一套,这让他在实际操作中少了一些顾忌。

妙红:但也不一定,米卢不也是国际大牌吗,还不一样。他希望多打比赛,最后打了几场“水战”,他希望球队早一点集中,结果经常拉出去庆功。

陈亦明:这还不是前面那个话题,中国足协应该做该做的事情。

妙红:不过,老米在中国的时候,对庆功活动也是乐此不疲的,捞钱呀,谁不乐呢。

陈亦明:这话也对,所以对管理部门来说,除了应该做该做的事,还要不做不应该做的事。

妙红:不该做的事就是在西归浦的时候,我们在电视里见得最多的是那一块糊满各式各样广告的牌子,一次不拉地出现在中国队接受采访的镜头里。

陈亦明:怎么一次不拉呢?赛后队员接受采访和新闻发布会上就没出现呀。

妙红:那不是没出现,是不敢出现。

远学欧美近学日韩

陈亦明:我们现在应该为2006做准备了,中国足球就是在世界杯上表现出来的这个水平,这是真实的表现,不要总纠缠在过去。

妙红:我们的2006年是不是应该远学李素丽,近学陈亦明呢?

陈亦明:你又拿我开涮,我们应该远学欧美,近学日韩。欧洲是现代足球发祥地,特别是英国,但我们切忌不要再找英国教练了,也不要找瑞典、丹麦这些国家的,力量型的足球我们学不来,中国人是特点是灵巧型的,应该从西班牙、荷兰这些国家去寻找,就是所谓的欧洲拉丁派。

妙红:那就干脆把希丁克找来,他不是到埃因霍温了吗,和中国之队有一个共同的“老板”飞利浦,我们中国足协现在做这种和商业沾边的事,忒地道。

陈亦明:希丁克怎么样我不知道,我就感觉他的运气真好,韩国队的四强应该记在郑梦准名下,如果非要把日韩这两个成功人士请来,特鲁西埃还不错。不过我还是觉得我们应该从日韩的成功上吸取一些有用的东西,韩国人的体能训练,中国人和他们在身体素质上有接近的地方,人家怎么把体能搞得那么好的,应该值得我们学习。接下来就是日本人的技术,脚下活日本人玩得比韩国人好。

妙红:说起来中国队原来根本不把日本当一回事的,一不小心,就差了好几十年了。

留洋、联赛及其他

陈亦明:我们要想在德国世界杯出线,现在还有一点最重要的就是输送球员到国外去,尽快提高水平。留洋是必须的路,派大量的年轻球员出去,这是最重要的一步,比如曲波等等,甭管什么英超意甲,出去就行,感受的是理念。足协和俱乐部都应该为年轻队员留洋创造条件,原来限制26岁以下的球员留洋简直不知道是依据什么,你派些老的出去做什么?

妙红:恐怕也不光是留洋就可以解决问题的,中国足球负面的东西太多了,反思还不如下大力气来治理环境,联赛质量不上去,光靠几个留洋球员也不能提高整个中国足球水平。

陈亦明:是啊!这两年联赛在调整期,去年只升不降,今年原来只降不升,现在是不升不降,球迷都跑了,俱乐部也没有效益了,这个足球水平怎么能够上去。应该迅速恢复升降级,迅速进入超级联赛,把足球重新包装后推出,才能再次调动市场,把球迷请回来,把俱乐部的效益搞起来,联赛水平和足球水平就会水涨船高。现在的情况很不妙,你就拿球员待遇来说,以前是从低到高,取消升降级过后又从高到低了,负面的东西也就带来了,比如风传的赌球,这和球员在这几年收入过少也是有联系的。我不是为那些负面的事情找理由,因为你搞的是职业足球。

妙红;这个说法我同意,职业足球就是高风险高收入,也就是市场经济规律。日本联赛的起点其实没还有中国甲A高,升降级也是这两年才开始搞的,但他们一旦认准了要搞职业足球,就会在包装上,在实际操作上下功夫,您看济科在日本都呆了十来年了,还有邓加这种球星,还是巴西队队长的时候,就加盟了J联赛,而我们呢,钱也花了,联赛最后弄得男不男女不女的。

陈亦明:一直都在说走出去,请进来,可怎么走出去,怎么请进来。走出去后怎么办,请进来以后又怎么办,我们真的不知道呀。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