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月亮红月亮
黄月亮红月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14,123
  • 关注人气:30,1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200米的权利

(2010-07-27 19:22:47)
标签:

物管公司

小区

物业

出租车

门卫

业主

权利

利益

分类: 鸡毛蒜皮

   我们这代人最大的优点是“节约”,最大的缺点是“抠门”。别说买名牌了,就单说“打的”一事,我不知道被儿女批评过多少次。“嗨咗嗨咗”地长途跋涉回家,还美名其曰“锻炼、锻炼”。所以,遇到我哪天“打车”,必是有了万不得已的困难之事。
   上周某日,我从菜场买菜回家。小车车里是满满的一车菜,手里还提了不能压、不能“放手”的豆腐汤水之类。抬头一看正午的太阳当空照,只好“打车”回家。

200米的权利


   车子开到我们小区的大门口,却听见值班的保安一声断喝:外面的车子一律不准进去!出租车司机说:“不是我不送你到家,是他们不让进啊!” 申诉无果,奈何?我只好愤愤然下了车,目送着出租车司机无限欢欣地离去。我怒不可遏地质问保安,我拿着这么多东西,如何走这200米?!
   他说这是“上面”的规定,他只能执行。如我不服,可向“物管”反映。咦!这事真有点奇了怪了,我交物管费,难道就是为了让“物管”拿我当“物”管,不拿我当“人”管么?
200米的权利

 

   第二天我去找了“物管”的某主管,她对我解释此举是为了“净化”小区环境。还列举了两个例子:外面的车进来,可能“挂擦”业主的车,这是其一;出租车上坐的,可能是坏人(小偷),这是其二。我说,你这是因噎废食,本末倒置啊!为了你们管理方便,居然剥夺我们“选择交通形式(走路还是坐车)的权利”,剥夺我们“对公共资源(指小区道路)的共享权利”!
   我反驳她说,其一我回家时是正午,小区里别说是车,连人都没有一个,如何会“挂擦”业主的车?其二,我是业主,如何“可能是小偷”?就算保安不认识我,我手里还有出入卡呀!
200米的权利


   过后几天我一观察:拖拉机可以进来,这不会是哪位业主的物业吧?
200米的权利

 

   邮递员的摩托可以进来!那信件报纸有多重?邮箱是集中的,离大门口还没有我家远?为什么让她开摩托进来?
200米的权利


   难道因为这是送信的摩托,就肯定不会“挂擦”业主的车,也不会碰到人吗?肯定不是!摩托就是摩托,它的性能绝不会因它的用途而改变。
200米的权利

 

   给幼儿园送点心的摩托,也来去自如。

200米的权利


   我问一个物管工作人员:为什么送水的车可以进来?既然交了物管费的老太太都可以提着十几斤食品从大门步行200米回家,送水的小伙子为什么不能把摩托停在大门口,把十斤一桶的水扛进来呢?!
   那“物管”反问我:你不喝水呀?
   我无语。

200米的权利

   我问物业公司的那位女主管:如果坐出租车回家的人是病号走不动呢?如果当时下着大雨呢?如果是一个妈妈抱着一个小孩,背着一包尿布奶瓶呢?如果是我才下飞机,带着60公斤行李呢?
   她说:我们虽然规定不准外面的车进来,但是“特殊情况,我们也会特殊处理的。”。
   我再问她:哪一类“病人”才有资格坐出租车坐到家门口?谁有(医生)资格来认定?哪一种情况才叫“特殊情况”呢?谁说了算?是你吗?谁给你的这权利?
   我对她说:中国的很多规定,就是因为有了这个“特殊情况特殊处理”这一条,才导致“有法不依”,才导致执法者的特权。
   这一次轮到她无语了。
   看来,为了让门卫把我判断为“特殊情况”放我一码,我是不是要买几包好烟,每日到门口去散几支,和那掌握“起落杆”的保安称兄道弟拉拉关系呢?
   之后我和小区里的老人们讲起,他们也很愤愤然。患了脑血栓的八十高龄的T老太太说,“我现在行走不便。如果出去就只有去医院,他们要我在门口下车,谁背我回家呢?”
   年轻一点的L老太太说,她儿子有车,回家时都是坐到楼脚。但她支持我把“打车回家的权利夺回来!”
   我很羡慕L老太太,因为她这个业主的儿子有车,所以她每天可以进出小区N次。而我这个业主无车,偶尔坐一趟出租车却不能坐进来。这公平吗?如果说车主交了“停车费”就可以占用小区公共资源,那我坐车进来,我也可以付费呀!据说业主们的“停车费”是一天5元,一小时仅合人民币2毛。出租车进来一趟不过十分钟,不足一小时按一小时算,我还是付得起的嘛!
   我问在小区里开“便利店”的王老板,“外面的车不准进来了,你如何拉货?”他楞了一下说:“不怕得,到时候给他们说一下好话,递两支烟就会搞定!”呜呼!逆来顺受的中国人啊!花钱顾了“物管”来管自己,到时候,再去“求”他们的“恩准”!可悲之极!可叹之极!套用一句WG语言:是可忍孰不可忍!
200米的权利


   当然我还有别的招数,就是不坐正规出租车,而是打没有出租车标识的“黑的”。进门就赔着笑脸说:“这是我的亲戚,来我家拿东西的。”再递一只烟过去,以求获得少走200米路的权利。
   我还准备做一大纸牌,上书“搭顺风车,付的士钱。”以招徕“黑的”搭乘!
   呵呵,请看“刁民”就是这样练成的!

   我反复对那主管说:别的人我顾不了,能不能把“坐出租车回家的权利”还给老人们?她只顾得上和我抬扛,却不正面回答我。
   我不得不告诉她:我是来请你解释这个“规定”的,不是来和你辩论的,俺老了,“中气不足”啊。不过,这位主管的性格倒是很适合当业主啊,我在她面前一点都不像个“上帝”。但我还得付钱给她,让她来训我嘲讽我对着我冷笑!
   其实我也很赞成不准“外车入园”的规定,毕竟我每月最多“大起胆子”打两趟车,更多的时候就在周围转转,车少了小区里的路是“宽”了一些,不过摩托车照样呼啸自如。
   在此我向物业公司提个建议:A.要么为老弱病残发放“专项出入证”,让老人们少走200米。B.要么买个电瓶车,虽然多一项开支,但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200米的权利
  (小区里有幼儿园,有棋院,有游泳池,英语班美术班数个,如今只能把车停在后面的路上,幸好有这条路。)
   前天,我看见一个老太太坐出租车在侧门下了车,她儿子扶着她缓缓地走了进来。我问她“咋了?”她说“病了,看医生来。”他儿子说:现在物管不准出租车进来,我自己又没有车……呵呵,儿女有车的老人可以享子女的福“坐车回家”,而没有私车的老人偶尔坐趟出租车到了门口却要被喝令下车步行!是的,200米不算远,可对于病中的老人来说,两米胜天堑啊!
   我不禁感慨于这些善良而并“不勇敢”的中国人,他们多为“管理者”作想啊,为什么不想想如何捍卫自己的权利呢!
   这让我想起一段往事:前年在美国时,一日我和女儿去超市购物。我们正在专注挑选物品,突然一白人女士从我们中间挤了进来,嘴里一边嘟囔,一边用胳膊把我们一边一个“拐”开。我问女儿她嘟囔什么?女儿说,她说“我们享有共同的权利!”于是“敌进我退”,我们让她!

  “物业公司”治理小区无疑是一片好心,可他们却在不经意间随随便便不以为然地剥夺了我们的权利,我们又该如何?难道要“洗干净脖子等人砍”吗?
   昨天,在楼梯上遇到一邻居,看见她正艰难地向上爬,原来是才在医院做了大手术回来。我都不敢问她是不是从大门口进来的。因为只看她的样子,她并不像个病人。不知道她这个情况是不是能够得到门卫的“特殊处理”?如果为了少走这200米要给门卫看病历,业主们还有隐私吗?

   本来业主们雇佣物业公司管理小区,是希望生活得更有秩序,更有“幸福感”。可是现在他们为了减轻责任“管理方便”,毫不顾及我们的感受和利益,单方面为我们“立法”,限制我们的自由,剥夺我们的权利,减低我们的“幸福感”,我们应该去找谁申辩啊?他们有没有“上级”?

   PS:刚才出去买菜,经过大门口突闻人声鼎沸,原来是因为给某业主送东西的车子被拦在了门外。该业主打电话“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求遍”了还是不准进,于是他只好拳打“扛哥”出气。所幸在众人的劝阻下,架没打成,车没进成。一位八十岁的老先生也在现场痛斥“物管”逼他下车,让他提着一大堆东西回家的行径。他说他已向“物业高层”多次“反映”,未获答复。
   看来合理的“管制”因缺乏人性的关爱已经受到挑战!所以说“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不过我们是“民”,物管公司的“高层”算“官”吗?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