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意如
安意如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64,888
  • 关注人气:44,1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诗经漫谈》之(三)

(2016-03-18 17:44:22)
标签:

杂谈

(三)

据载,当时的诗是能唱的,按照诗所配乐曲的性质,可分成风、雅、颂三类。“风”包括周南、召南、邶、鄘、卫、王、郑、齐、魏、唐、秦、陈、桧、曹、豳等15国风,大部分是黄河流域的民歌,小部分是贵族加工的作品,共160篇。“雅”包括小雅和大雅,共105篇。“雅”基本上是贵族的作品,只有“小雅”的一部分来自民间。“颂”包括周颂、鲁颂和商颂,共40篇。颂是宫廷用于祭祀的歌词。一般来说,来自民间的歌谣,生动活泼,而宫廷贵族的诗作,相比之下,刻板规整,如主旋律,诗味不够。

如今我们所耳熟能详的,多半是这些来自民间的歌谣,诗三百的“风”,有记录百姓一年的辛勤劳作的篇章(如《魏风·十亩之间》、《豳风·七月》);有感物伤时,劝诫自己和别人勤勉的篇章(如《唐风·蟋蟀》);有称颂当时贤人的篇章,如《召南·甘棠》、《卫风·淇奥)》;有反映平民疾苦的篇章(如《召南·行露》、《魏风·硕鼠》、《豳风·鸱枭》);有子女感念父母恩德的诗篇(如《邶风·凯风》)或是在外思国,为国征战的诗篇(如《卫风·河广》、《秦风·无衣》)。其余大部分篇章都是描写男女情爱,内容蔚为壮观,国风中的爱情可分为:单恋诗,相恋诗、新婚诗、思妇诗和弃妇诗。

说过了少女,我们便来说少妇。

《诗经》里的少妇有平民少妇和贵族少妇之分,平民少妇里虽不乏《郑风·女曰鸡鸣》这样夫妻相守和睦的例子,更多的却是因征战或动乱而分离的夫妻。

相思是这个世间最煎熬人心的事,也是最容易让人感同身受的事——也因此诗词中思妇的形象最为鲜明,深入人心。借光阴而薄奠,那一支支离歌,都是时光里的美人颂。

这森严的世事,那如诗一般幽暗险峻离情。读罢,灯倦尘落,真叫人,叹一声,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置彼周行。陟彼崔嵬,我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陟彼砠矣,我马瘏矣,我仆痡矣,云何吁矣?

                           ——《周南·卷耳》

那在道路边采摘苍耳,因思念爱人心神不宁,半天都采不满一筐的女子,她的丈夫,骑着瘦马,奔走在山路上,人疲马乏,只有停下来休息的时候,能够借酒消愁,以歌遣伤。

站在高高的山脊(岗)上,我的马儿已疲伤。且斟美酒慰忧愁,免我心中长悲伤,可道阻且长,忧愁和离思永难忘,我不知道如何才能不悲伤。

“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这循环往复的怅惘叹息,到了曹孟德手中,一转而成“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到了李太白手里,再转成为:“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如《将军令》一曲的层层递进……

中国的诗歌,如一棵老树上不断生长的枝桠,绽放的花朵,虽然同根同源,但年年岁岁新意不同。如王阳明所说:“你未看到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中式诗意之妙正在于此。

《邶风·击鼓》也是一首对后世影响深重的诗歌。“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此诗描写士卒从戍征战之悲,复写战友同袍之谊的“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在后世也被沿用来形容夫妻情深。

爱是时间,是盟约,是习惯,是责任,纵然缘分清浅如春露,却总有一种感情是无涯倦旅中的一星绿意,是饥寒交迫时的雪中送火,是生死大难时永久的牵挂。

诗经是从世俗生活中来,最终超越了世俗,但未远离生活。直至今日,我想起这些简静的话语,想着千年前的离别和相思,还是会觉得心旌摇曳。总有一些诗,一些句子,让人心花绽放,心生甜蜜或淡淡忧伤。

诗三百,思无邪,我个人最最印象深刻的,正是这些描述离别,期待重逢的诗句。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里的情愫已足够明媚撩人,古旧如诗经里的吟唱就更加令人感怀,有着洗尽铅华的美感。

时光将过往酝酿成一杯陈酿,饮而沉醉,梦中花落人散,照影闲潭,往事历历在目,依稀可见曾经的动容。

人们都感慨怀念有一种感情和状态叫“从前慢”,其实不是从前慢,而是从前真。如果仅仅是慢,而欠缺了真意,那有什么好怀想的?

诗经是从世俗生活中来,最终超越了世俗,却未远离生活。不知为何,诗经的朴拙时常让我想起曾国藩的名言:“唯天下之至诚,胜天下之至伪;唯天下之至拙,胜天下之至巧”。

那《卫风·伯兮》里思念征夫,面容憔悴而无心梳妆的女子,哀伤的感叹:“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自从爱人去东边,我的头发乱蓬蓬。香油香膏岂缺少,只是无心理妆容。)

这无法卸去忧伤的女子,无意间耿直地道出了一句千古心事:“女为悦己者容”,如果不刻意宣传女权男权,如果你试过为一个人刻骨铭心,念念不忘,你大抵就会明白,相思始觉海非深,并非虚言。情之所钟,心之所系,为一个人失魂落魄,形容潦草,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时过境迁,故人难见。等一个人,犹如等一封下落不明的信,你会明白,你必须接受的事实是,有些人,是拼尽全力,再也回不来了。

可是,你要相信,你要深信,情会随风霜凋败,爱却依然会在回忆里簇簇如新。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