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目山人
天目山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6,524
  • 关注人气:3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IPv9的玩笑开大了

(2008-03-19 09:20:01)
标签:

ipv9

十进制网络

协议

争鸣

互联网

it

分类: 论互联网
原以为IPv9已经是“过去时”了,看了《张庆松批方舟子:IPv9不是“愚人节笑话”》一文,才知道IPv9居然又在闹腾了。不知道这位大唱赞歌的张庆松是何许人也,从这篇文章看很象是个搞政治的,和IT领域及学术的关系不大;有名的方舟子我知道,不过原来对他印象很差,因为他对中医学的偏见和亵渎,可这次他对IPv6的批判我很赞同,不免对这个人的看法改变了一些。
 
曾经受邀参与过多次有关部门组织的关于IPv9的研讨会。第一次接到通知后,不知会议目的,为了不让领导难堪,特致电询问是否可以表达对IPv9的“反面意见”。现在想想很可笑,因为每次“研讨会”无一例外都开成了“批判会”。专家们或尖锐、或委婉地指出IPv9各个方面的问题,有理有据,也有些专家一句话都不说,问之,笑答:要批的东西太多了,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所以,大部分政府机关对IPv9的本质是有清醒认识的。有的不幸被忽悠过,后来终于恍然大悟。
 
我也知道,拆穿IPv9的鬼把戏很“难”,因为它太无聊了,千疮百孔,浑身都是问题,结果反而抓不住“要点”。去驳斥IPv9,简直就等于浪费时间。我实在不知道为什么还要拼命讨论它。但既然有人重提这个话题,那么我就不客气,也谈谈自己的观点。
 
我们不妨把诸如IETF愚人节文件、“发明人”是否“半路出家”、V9还是V几等等算到“八卦”一类,放在一边,单纯就技术的角度认真挖掘一下IPv9犯下的低级错误,顺便看看它的本来面目。
 
客观地说,IPv9不是“假技术”、“伪科学”,它的确是个“技术设想”或“技术方案”。而且我也相信,“发明人”的出发点确实是好的,其探索精神值得我学习。然而,问题在于,所谓的IPv9(又名“十进制网络”)技术太幼稚了,与它的“鼎鼎大名”完全不相称,更无法完成它所宣称的“划时代伟业”。这样的“技术创新”或许适合写成一篇小论文供同行参考,却怎么也成不了“大事业”。
 
选取几个技术点分析一下:
 
十进制网络?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实在吃惊,以为计算机技术终于有了突破!我们知道,我们所看到的计算机,从发明到现在,性能提高了许多,存储结构却没有任何改进,就是“二进制”方式。十进制的计算机意味着每个比特都有“十态”,目前还仅仅是一个研究目标。我们还知道,网络就是计算机或者说是以计算机为基础与核心的体系。那么,用二进制的计算机搭建的“十进制网络”究竟如何理解?——愚钝的我实在转不过这个弯来。
 
那么IPv9所说的“十进制网络”是什么呢?定睛一看,原来它说的是“网络地址”!误会误会!好吧,这个问题不太深奥,所以我能理解,不就是“电话号码”么?——那么用了上百年的电话号码怎么就重新被“发明”了呢?——原来这回要用到“互联网”上去。可惜,这招也早就被人多次用过了。如此一来,天生好问爱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我又多出来以下几个问题。(这回大家知道为什么我说“问题太多不知从何说起”的意思了吧!)
 
互联网目前的协议是IPv4,32比特(二进制)的IP地址,比如202.120.224.10。这些数字都是十进制的,即IP地址的常用表示法就是十进制数字式的,这么说IPv4已经是“十进制网络”了?
 
当然,IPv9说了,没这么简单,它是用结构化的十进制数字来表示的——恕我浅薄,我还是理解为电话号码,精确地说是“带有国家码、地区码的电话号码”。
 
进一步探究,十进制的IP地址如何在协议数据单元(PDU,这里就是IP报文)中编码呢?我又只能从脑子里翻出有限的计算机知识,发现只能用4个二进制比特来表示,别的方法实在想不出了!——这不就是大学一年级学的“BCD码”吗?由此又衍生出一个问题:编码效率是不是太低了?——那就简单做个算术:
 
一个字节,八比特,只能表示00~99共计100个“十进制数字”,编码效率:
 
(100 / 256)× 100% ≈ 39.1%
 
四个字节,表示十进制数00000000~99999999共100000000个,编码效率:
 
(100000000 / 256^4)× 100% ≈ 2.33%
 
结果很糟。而且更糟的是,随着地址数的增加(因为IPv9要解决的“革命性问题”是IP地址“枯竭”的问题),编码效率简直惨不忍睹。反过来看,如果我们老老实实用二进制编码,达到同样的地址数,需要的存储空间更小、传输效率更高。要知道,IP协议是每个报文中都带有发送方、接收方的IP地址的!
 
说起BCD码还让我想起另一个网络协议体系来。一个已经被淘汰的技术——PSDN,其中网络层X.25协议所用的地址就是“十进制地址”,地址编码技术就是BCD码。但X.25倒不会因此降低太多效率,因为它是“面向连接”的协议。
 
IPv9通过“改”一种地址、再改几个协议字段,就变得“安全”了?——实际上,对熟悉互联网协议的人而言,修改了协议PDU,肯定会变得“陌生”了,但并不表示它变得“安全”了。这完全是两个概念的事情,不能混为一谈。
 
从网络体系上来看,倘若IPv9做成一个“封闭”的网络(不与其它网络互连),那就没必要投入巨资从头开发设备和系统,直接用IPv4就很“安全”。就像现在的政府政务网络所用的“物理隔离”方法。倘若IPv9需要与互联网互连互通,那么它再怎么变也“安全”不到哪里去,道理是明摆着的。而且,由此又出来一个问题:如果要和现有网络互连,如何进行?
 
我们会发现,“双协议栈”、“隧道”、“地址转换”等技术非常“眼熟”。原来就是IPv6用的这些套路。当然了,IPv6推广中碰到的问题,IPv9同样逃不掉,一定会“噩梦重演”:设备复杂性、投资保护、信息孤岛、网络资源-内容资源落差、厂商支持,等等。国际上许多国家协同推动IPv6都如此艰难,把6倒过来变成9恐怕也是无济于事。
 
请注意,鼓吹IPv9的人的共同点,就是喜欢“上纲上线”,没有人从技术的角度来论述,而是满口“威胁论”、“危机论”、“枯竭论”,动不动把它和“民族尊严”、“国家利益”扯在一起。换言之,反对它、质疑它就是“不爱国”!见过老虎屁股摸不得的,没见过这么一触即发的。
 
一家之言,人微言轻。风吹草动,与我何干?冷眼旁观,有感而发。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