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兴亮
刘兴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818,349
  • 关注人气:190,7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互联网十年祭(1997-2007)

(2007-04-04 23:08:12)
标签:

刘兴亮

互联网

it

分类: IT业●挨踢挨踢

中国互联网十年祭(1997-2007)

——谨以此文献给10年来与互联网同在的人们


  今天接受《环球商业评论》杂志采访时,悠忽发现,中国互联网最重要的10年过去了。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古人生活得很平静,可以把十年前都历历在目,现在人累得和狗一样,所以记忆总是那么不可靠。1997年,必须提醒的一个年份,是中国互联网行业真正开始的年份。

  这一年,丁磊携区区50万元创办网易公司,张朝阳紧锣密鼓的筹办搜狐,新浪的前身四通利方网站上体育论坛正火,老榕的一篇《大连金州没有眼泪》煽哭了多少人,三大门户的格局就此形成;这一年,人民日报主办的人民网进入国际互联网络,拉开了中国开通官办新闻宣传网站的序幕;这一年,瀛海威全国大网开通,3个月内在北京、上海、广州、福州、深圳、西安、沈阳、哈尔滨8个城市开通,成为中国最早、也是最大的民营ISP、ICP;这一年,受国务院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委托,中国科学院在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组建了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行使国家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职责,并发布了第一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这一年……

  十年?真的已经十年了?我茫然回首,看不到一丝来时路上的依稀痕迹。无法描述此刻的心情,脑海里满是空荡荡的回忆。

  1997年,正在流行的是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和凯特?温斯莱特主演的造价2亿多美元的《泰坦尼克号》;2007年,《越狱》在中国受到狂热追捧,《三联周刊》评价《越狱》在中国的流行是“隐秘流行”。我们在十年的开头决心登上一艘船貌似绝顶豪华且绝无风险的巨轮,爱得死去活来,在十年的结尾我们却无计可施,只好以非典型手段越狱。生活如此,爱情如此,互联网如此。

  十年前,《泰坦尼克号》是当时成本最为昂贵的影片,更是一件展示当代电脑发展工艺水平的杰作,豪华的客轮和壮观的场面无不体现着卡梅隆的雄心勃勃。这一切跟十年前的互联网行业是多么的相似。互联网同样也是一个舶来品,同样成本昂贵,同样是一件展示当代科技水平的杰作,每一个从业人员同样雄心勃勃。

  十年后,《越狱》这部在美国收视率早已跌出前20名之外的电视剧,意外在中国受到狂热追捧。它的流行虽有诸多非理性与不便言说之处,但它以互联网为核心,向中国受众层层传播辐射的过程,却昭示了这个时代媒体剧变的种种迹象。十年后互联网业界,有的开始已经惨死在监狱里,有的正在越狱逃亡。一切都如《越狱》在中国的流行一样,变得隐秘起来。

  十年前,互联网猛虎闯关。雄关如铁,他们过得去吗?难啊,瀛海威倒下了,8848倒下了。那一个个风华少年,那一场场恐怖梦魇,在岁月中定格,在没有边际的黑暗中弥漫。十年的岁月,多少人离我们而去,改道易辙了。风声在耳畔呼啸,扑面而来的是大地上坚实的瓷砖,一切都像在另一个时空,飘在空中的我仿佛是个局外人,在一场无声的黑白电影里看着一个惊险镜头的上演。

  《泰坦尼克号》不仅是一部电影,还是一个现象,它带给大家的一个感受就是,它完成了大家在现实中无法实现的一个梦。尤其是其中的爱情故事,是现实中难以完成的,需要死亡考验的,可生死相随的爱情。十年来,我们一直追随的互联网事业不也是这样一个梦吗?我们一边尚在小心翼翼的和VC喝下午茶,一边却甩开膀子豪情万丈的向纳斯达克狂奔。我们的事业经得起考验吗?我们自己经得起考验吗?

  落花犹似坠搂人。即使还有梦想,即使还有惊悸,即使还有旁人的鼓噪,可互联网毕竟不是原来的互联网。一切和当初无关,我们要面对的是另一个世界。这不,百度和腾讯都在嚷嚷着,要做新的门户,要做新的霸主。新浪、搜狐、网易三个霸主却已经露出老相,木然地看着热闹。

  闯关?过去了吗?还是陷得更深?生命中的雄关无数,有谁能一个一个的闯下去?寒流袭来,转身以朔风作酒,饮尽那份萧索。

  是的,大家很麻木,很难有东西再刺激出热情。也许还能有某些人某些事,能让我们在暗夜里微笑或者哭泣。但是,十年前那种振臂高呼一呼百应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还记得中关村的那个著名的广告吗?在电子一条街的一座楼顶,悬挂着一幅巨大的广告,远一站路都能看清上面的广告词:“全世界计算机联合起来,英特耐特就一定会实现。”这个句式大部分中国人都耳熟能详,这条广告不仅能让人会心一笑,还能让人热血澎湃。想想啊,当年新浪搜狐决战京城,甚至每个校园的角落都是角逐的战场,万人瞩目。十年后,百度与腾讯为新霸主的归属对决神州,但观众呢?都在用无所谓的心情看一场也许已经失去胜负本意的胜负。

  但是,我们还是有希望的。《越狱》不是照样隐秘流行起来了吗?这是谁的功劳?答案是互联网,是以P2P、流媒体技术为核心的新一代网络传输工具。

  希望本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这正如互联网这条路,其实世上本没有,走的人多了,便成了网路。



刘兴亮博客相关链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