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韩浩月
韩浩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090,297
  • 关注人气:14,5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裸体行为艺术哗众难取宠

(2006-10-25 20:42:28)
分类: 文化
韩浩月

秋风渐起,脱风日盛。9月30日在第三极书店为“支持赵丽华、保卫诗歌”而裸体朗诵的诗人苏非舒,因违反北京市治安管理条例,被北京海淀区公安分局拘留10天;在此之前,江苏技术师范学院美术教授莫小新在一场现场研讨会上脱衣裸授,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上;随着电影《喜马拉雅王子》的上映,“好男儿”冠军蒲巴甲全裸的剧照出现在网上,被有的媒体称为“原生态的蒲巴甲如此一股脑儿地在首部处女电影中奉献出了自己的所有”。

在这三例“脱案”中,莫小新除了被学校“封口”半个月没有别的损失。蒲巴甲最符合“为艺术献身”这个娱乐圈通用法则。最冤枉的当属苏非舒,同样是为艺术牺牲,差别咋就这么大?诗人在与教授及明星表演的都是同一个“节目”,为何偏偏诗人被轰下了台。解释这个疑问其实并不难,从受众的欢迎程度看,误打误撞进入第三极朗诵现场的读者显然没有教授的学生接受能力强,于是,在这场不同台的“角斗”中,诗人被PK了下去。

前几年也有诗人以行为艺术的方式,在某深山老林集体裸露,后来没听说谁因此进了班房。没进班房的主要原因是旁边没有观众。所以,这些诗人的行为纯属自娱自乐,没给他人带来“享受”,自然也没给他人带来什么“伤害”。而裸体诗人不但违反了“公共场所故意裸露身体”的规定,不符合为这次朗诵提供场所的第三极书店的要求,且在没有事先告知的情况突然行动,满足了一些人“想看”的权利,也侵犯了一些人“不想看”的权利。裸露身体在西方一些国家被视为基本人权来尊重,即便如此,也是在一些特定场所,天体爱好者才能脱掉衣服,否则警察也不会经常在球场上玩命追逐那些裸奔者了。

米开朗基罗的大卫,米洛斯的维纳斯,亚当和夏娃……在文明时期的希腊,文艺复兴时期,裸体艺术都以雕塑、油画等作品的形式来呈现,这些作品被写进历史,印上教科书,散发着艺术的魅力,也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把裸体艺术等同于简单地脱掉衣服是何等的荒谬。事实上,从网上的竹影青瞳、流氓燕,到网下的成都美院41位学生裸体组成的电子邮件符号@,以及画家村5位画家在“国际裸体日”裸体游走于潮白河畔,尽管他们把自己的身体当成了艺术的载体,但大家看到的却只有裸体没有艺术。

1987年艺术家陈醉出版《裸体艺术论》,近20年来,裸体艺术作为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之一逐渐为国人所接受,但东西方的文化差异注定裸体艺术只能在小范围内被承认,大多数普通民众的态度仍然是排斥大于容忍。艺术家到公共场所裸露,多抱有牺牲自己提高大众审美的受难者情怀,殊不知,人们并不喜欢这种直接的、挑衅式的“艺术普及教育”。喜欢裸体艺术的读者有可能去书店买一本画册收藏,但对公共场所的裸露却有着本能的反感。被公众承认的艺术才是真正的艺术,世界奇迹建筑、传世的雕塑和绘画、被传播继承的观点,都得益于人伟大的创造力,毕加索和他的作品未被人们接受前同样被视为疯子和垃圾。裸体爱好者的“人体是上天赐予的礼物论”、“裸露无罪论”固然有理,但也要进行一定的“艺术包装”才能够对公众展示,仅凭脱衣服来传达某种观点,实在有点自以为是、过于自恋了。

脱衣诗人被轰下台,裸体画家被农民骂声赶走……裸体艺术家总是难以避免这样的尴尬。不敢说裸体艺术家有“取宠”的心态,但“哗众”却是确凿的事实。嘲弄大众的无知与愚昧,是艺术家遭冷遇后的通常做法,可为了在大众中间寻找支持者,又不得不硬着头皮上阵,结果施者与受者“双输”,都闹了个心情不愉快,也让“艺术”这个词蒙羞。

说白了,“脱”是讲究技巧的,有人依靠脱一举成名、名利双收,这是面对市场的脱。有人的脱不仅自取其辱还惹上麻烦,这是不识时务之脱。脱的成败与否,不是以艺术成就来衡量,而是以公众接受程度来决定的。不合时宜的脱,除了招来一身的唾沫,看不出有什么好来。(2006年10月23日《中国青年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