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铁杆米兰
铁杆米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498,874
  • 关注人气:17,9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老余家的客厅

(2017-06-05 13:01:50)
分类: 人生百味

老余家的客厅

秋天午后的阳光有些燥热,当城市宽阔的路面上尾气和尘土飞扬的时侯,总想找一处安静的山中树荫,泡上一壶老岩茶,消磨上半天的时日。这样的秋天,会离自己很近。这样的时光,会在秋风中爽朗起来。

当阳光被树影剪得细碎柔和,当拱门式的绿荫友善地送来一袭荫凉之时,我已带着太太和女儿,与友人老骆夫妇行走在江风轻快的盘山道上了。树丛中不时闪过教学楼式的建筑,古旧的红墙在绿意中鲜亮极了,一座、两座…,仿佛时时在提醒着我们,这里曾经是百年前设立的福建协和大学的旧址,在闽江之畔,在鼓岭的东南麓。

老骆用相机搜寻着每一个角落,这里的一切对他这样的教育工作者和历史研究者来说,简直亲切极了。文科楼、理科楼、第四宿舍、女生宿舍…,飞檐翘脊的中式屋顶,红色砖墙的西式屋身、雕刻着“1925”字样的奠基石、屋顶上刻有“福药”字样的历史印记…。他拍摄时的专注,他手把手教女儿摄影细节时的认真,深深地感染了我。在这静静的山里,在波光粼粼的闽江旁,学子们琅琅的书声似乎再度在耳畔响起。

我们一路往最高处的“校长楼”走去,拾级而上中,山麓旁的闽江愈发开阔了起来。正当我们被秋阳下壮美的江景吸引之时,校长楼旁的空地上一声狗吠打断了一切。那是一只黑得发亮的土狗,虽然不是名贵的品种,但眼睛却活泼而有神。随后,一个相貌清癯的中年人从树丛中走中,他果断地喝止了狗,并很自然地和我们攀谈了起来。

他姓余,这里的看楼人,就住在校长楼边小小的房子里,屋边零星种着的一丛月季明艳得逼人,还有随意长出的一些不知名的花草。最吸引人的,倒是空地上临时搭的一张简易茶桌,茶桌边上放着一溜的德国黑啤。说简易,其实就是两个古老的大陶瓮上搁着一块自制的黑漆木板。木板很修长,黑漆也整洁均匀,呈现出深沉而质感丰富的亚光,让人忍不住有蘸上清水写上两笔的冲动。茶桌旁长长的两条老榆木凳和桌子搭调极了。

老余热情地邀请我们入坐,转身回到屋内拿出几泡武夷岩茶,说:“茶不好,也不多,是做茶的朋友新送的”。我们边泡着茶,边絮絮聊了起来。他祖籍河南,但自小在福建尤溪长大,多年后辗转在福州安了家,守着这一方静静的天地。他说虽然已经习惯在福州的生活,但还是喜欢闽北家乡的青山绿水和溪流,好在此间的居所,这些东西倒一样不缺。看得出,老余并不善言谈,更多的时侯,他只是静静地倒洗杯、倒茶,淡淡地陪我们消溶在这秋日午后的荫凉里。

我们默默地品着茶,茶香中夹杂着花草和草香,还有老树上苔藓的新鲜味道。一壶茶尽,老余往屋内唤了一声,一个面貌清秀的大姐从屋内拎着一大铁壶开水出来,她的头发湿漉漉的,也许是刚刚沐浴过,人显得分外干练精神。她微笑地朝我们点点头。老余边打发她加水,边让出座位说:“你陪大家泡茶,我杀鸭子去”。

大姐显然比老余健谈些,她很自豪地说起自己的女儿正在郑州上大学一年级。“河南才是我的老家,孩子虽然在福建长大,但她回家乡上学也觉得亲切”。我在郑州出过几次差,于是就和她聊起当地的风土人情和各种小吃。大姐爽快地说:“你们福州人吃东西很讲究,我们那儿比较简单。最大的特点,就是面食做得好,做的量也大。上回和福建老乡一起送各自的孩子去郑州报到。老乡带他的孩子出去吃饭,每人点了一份大份的馄饨,回来就问我们,河南的碗怎么这么大?”说着,她咯咯地笑了起来,一脸的灿烂明媚。

老余在不远处杀过鸭子,拎把靠背椅也坐了过来,边聊着天,边给鸭子拔毛开膛。“昨天有老同学从厦门来了”他说:“我们昨晚在这里喝酒聊天到凌晨四点”。他笑着指着那一溜啤酒:“这不,还剩这么多酒。今晚我们继续边喝边聊,准备煮道鸭子炖粉条,再去菜园拔些菜炒炒。快五十岁了,现在才发现同学的感情真的很难得”,他忽然若有所思了起来:“我同学下午去市区看三坊七巷,他现在做得很好,我挺为他高兴的。可惜我们没条件好好接待,房间小也摆不开,这里有天有地的,空气也好,就算是我家的客厅啦。

我听了,心中不禁一动,忽然想到曾看过那篇著名的《我们太太家的客厅》。那个阴暗的散发着霉味和醋意的客厅,那些酸腐的不着边际的无聊清谈,那些端坐在客厅里的那些诗人、文字家、哲学家、画家,包括作者本人,仿佛离我们都非常遥远。我一向喜欢《繁星》和《春水》,但那是未受污染的少女不着纤尘的天才文字。可惜的是,时光终将改变一切,除非你心中永远有一方可以安守的静土,就像在这里一样。

茶香似乎没有消散的时刻,但夕阳已经在一点点地在江面回落。在这温暖的黄昏中,蓝天和绿树,江水和大桥,一切镀上淡淡的金色。我们站起身来告别,老余却紧紧拉着我的手,诚恳地挽留我们,说等同学回来,一起吃过晚饭再走。我只得和他解释晚上得赶回市区办事,并说还有机会见面的。

晚风有些凉意了,老余夫妇一直送我们下山到转角的路口。我们走了挺远,回头还能看到他们站立的身影和挥别的手。这里是老余家的客厅,我们一定会再来的。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