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楼梦断三百年
红楼梦断三百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4,893
  • 关注人气:2,0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王晓丰(V哥掰谎)红楼梦研究:不孝的“曹雪芹”

(2019-02-14 14:15:36)
标签:

教育

历史

文化

娱乐

杂谈

在第一回里,甄士隐为跛足道人的《好了歌》解注出来的那段文字非常有深意,有总揽本书全局的作用,预言了后回贾家与诸多主要人物的结局,是全书纲领性的总结,也是非常重要的伏笔,同样对《红楼梦》反面的故事有所暗示,所以应该说需要我们格外的重视,其中有这样一句:

昨日里黄土陇头埋白骨!

红楼梦

这里的“白骨”应该也指的是在八十回以后会发生的故事的情景,而不是一种泛泛之笔,更不是一不留神写错了,这是所隐写的历史的真实体现。而这也让我们感觉后面的故事跟前八十回的氛围差别实在是太大了,因为我们现在能够看到的前八十回的故事鸟语花香、诗情画意的,怎么后面的故事的口味一下子变得这么重了呢?而这部分内容很有可能为满清统治者所不能容忍,搞不好会掉脑袋的,自然不能流传下来了,这也是我们现在只能看到八十回的根本原因。

在第五回惜春的曲子《虚花语》里有这样几句也有类似的味道:

则看那,白杨村里人呜咽,青枫林下鬼吟哦。更兼着,连天衰草遮坟墓。

这里也是告诉我们八十回以后的故事,同时也应该是指《红楼梦》反面所隐写的历史中应该存在着大量“血雨腥风”的悲惨场景,与“风月宝鉴”反面中看到的骷髅是一个味道。在第一回中有这样一首诗:

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

  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

  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

  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这首诗最后两句是何意呢?一般人认为这是指作者表在达写书的辛苦,可写书再累用流血来形容是不是有太太夸张了呢?流汗不就足够了吗?而我们仔细体会就会感觉这是在说书中的每个字都是在隐写一段“血腥的历史”。而这里所说的“古今一梦”肯定不可能是什么指所谓“曹家”被抄这样屁大点事,因为曹家被抄家根本就没有死人,而“古今一梦”在这里应该指的一件天大的不能直接告人的大事,可以说惊天地,泣鬼神。乾隆年间的宏旰在永贵的《延芬室稿》中批注道:

“《红楼梦》非传世小说,余闻之久矣,恐其中有碍语也。”

红楼梦

看来书中肯定有当时清朝有关部门所不许的、很“反动”的内容,我们这些现代人因为严重脱离了当时的历史背景,所以不太容易看其中的奥秘,而仅仅将此书当成了一本情色小说来看,那三百多年来我们大家不都成了贾瑞了?实在是太可悲了!在第四十二回里有这样一条批语:

赖大之母因又问道:“少奶奶们十二两,我们自然也该矮一等了。”贾母听说,道:“这使不得。你们虽该矮一等,我知道你们这几个都是财主,分位虽低,钱却比他们多。〖庚双夹:惊魂夺魄只此一句。所以一部书全是老婆舌头,全是讽刺世事,反面春秋也。所谓“痴子弟正照风月鉴”,若单看了家常老婆舌头,岂非痴子弟乎?〗

这也是在告诉我们:象贾瑞这样的痴子弟看此书只看此书的正面故事,那看到只能是情色故事和饮食男女以及家常老婆子嚼舌头的内容,而领悟不到反面所隐写的历史。也就是说贾母等人在这一段聊天中,看似婆婆妈妈,家长里短的,但实际上这是影射了一段非常重要的历史真实,所以批书人提示读者千万不要简单地一带而过,而是要仔细体味才对。

主流“红学”认为:《红楼梦》的主旨是所谓的作者“曹雪芹”的叔叔曹頫“骚扰驿站”,也就是在官驿搞敲诈,结果被人举报后被皇帝抄家,于是这个曹家的后代“曹雪芹”好个不服气,一怒之下创作的此书,他写此书的目的是为了向当时最高的满清统治者发劳骚:“我叔叔不就在驿站搞了一回敲诈吗?为什么因为这么点儿小事就来抄我们家呀?”于是创作了一本千古奇书,这个逻辑实在是荒诞经之极!

要知道作为敲诈勒索的主犯曹頫被戴枷关了几年给放了,那曹家还有可能谁因为此案被杀呢?即使有死的估计也多半是因为抄家的时候突发心脏病吓死的,而曹家被抄家从任何角度来看都是咎由自取,根本算不上是“血腥的历史”,所以曹家的历史跟“风月宝鉴”反面中的“一个骷髅”所隐指的含义是根本无法能真正对应得上的,相比之下,曹家被抄家那也叫事?丢死人了,曹家的后代也好意思写出来给人看!

而且作者在书中对贾家很多人包括长辈进行了讽刺挖苦甚至批判,无论是贾敬、贾赦、还有贾珍、贾琏等人,一个个都好象不是什么正经人,王熙凤更是作恶多端,秦可卿跟自己的公公“爬灰”,宝玉等人酷爱男风,试想哪个不孝的作者会这样骂自己的家人呢?按“红学家”的说法,作者“曹雪芹”是曹寅的孙子,可这个“曹雪芹”居然不顾自己长辈曹寅的名讳,在书中几次出现“寅”字,在第十回里有这样一段中也提到了“寅”字:

肺经气分太虚者,头目不时眩晕,寅卯间必然自汗,如坐舟中。

在第十四回里再次提到了“寅”字:

那凤姐必知今日人客不少,在家中歇宿一夜,至寅正,平儿便请起来梳洗。

红楼梦

在第六十九回里又出现了这个倒霉的“寅”字:

天文生回说:“奶奶卒于今日正卯时,五日出不得,或是三日,或是七日方可。明日寅时入殓大吉。”

更让人吃惊的是书中甚至拿“寅”字开玩笑,在第二十六回里有这样一个情节:

薛蟠笑道:“你提画儿,我才想起来。昨儿我看人家一张春宫,画的着实好。上面还有许多的字,也没细看,只看落的款,是‘庚黄’画的。真真的好的了不得!”宝玉听说,心下猜疑道:“古今字画也都见过些,那里有个‘庚黄’?”想了半天,不觉笑将起来,命人取过笔来,在手心里写了两个字,又问薛蟠道:“你看真了是‘庚黄’?”薛蟠道:“怎么看不真!”宝玉将手一撒,与他看道:“别是这两字罢?其实与‘庚黄’相去不远。”众人都看时,原来是“唐寅”两个字,都笑道:“想必是这两字,大爷一时眼花了也未可知。”薛蟠只觉没意思,笑道:“谁知他‘糖银’‘果银’的。”

这个玩笑开得可实在太大了,“红学家”的理论认为“曹雪芹”是曹寅的孙子,那这个“曹雪芹”自然不可能不在书中不避讳自己爷爷的名讳呀?可他不但不避自己爷爷的名讳,居然让薛蟠拿“寅”字开这样的黄色玩笑,实在是太大逆不道到了!其实传统“红学”中如此荒唐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根本经不起简单的推敲!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