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司马平邦
司马平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835,750
  • 关注人气:190,2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廖凡:白日焰火和它的燃放者

(2014-03-24 13:18:38)
标签:

司马平邦

白日焰火

娱乐

廖凡

分类: 蓝话:理想一直为我所爱

白日焰火和它的燃放者

司马平邦

廖凡:白日焰火和它的燃放者

我看过《白日焰火》的第一个反应,竟是在百度输入“哈尔滨”“碎尸案”,但很失望,并没有与本片有明显关联的原型故事――所以,我至今颇为担心这部拿到了柏林电影节最佳电影的作品多少会引起一点儿伦理麻烦,在电影里,哈尔滨这个城市的特征描述得太过清楚,如夜色中的松花江冰场、“黑A”的车牌,以及非常清晰的街道名称等等,它又如写实般给这个城市安上几个绘声绘色的碎尸大案,会不会真给这座城市涂抹上一层极度阴暗恐怖的气息呢?

尤其是,可能创作者根本找不到与这个城市有关的故事原型。

连我这样的电影老油条看过电影也认定导演一定是受到某些现实题材的启发,并把一个或几个案件捏合到一起创作的结果,拍得太写实了。

当然,这些担心基本与电影的艺术表现无关。

凡在《白日焰火》里饰演一位人生相当失败的前哈尔滨警察,探长张自力,一次侦案过程的意外受伤,让他离开警队,到一家工厂做保安,一个特别的机会,却让他再一次与之前的战友共同介入到当年一宗碎尸案的调查中,并与当年案件受害人的遗孀,桂纶镁饰演的洗衣女雇员吴玉贞,暗生情愫,不想这却让他意外发现了该案之不可想像的真相,最终,他将该案的凶手之一吴玉贞送进了监狱。

他失败的人生不知会否因此而获得一点儿慰藉?

关于“警”“匪”之间因侦案生情的例子,海岩在他的《玉观音》和《永不瞑目》里都有过强烈的描述,尤其是那种既爱且恨的复杂情史,往往会将故事之外的观众卷进那种难以言尽的情痛爱伤里,真让人欲罢不能。

故事里的这座城市被镜头描述得寒冷与阴暗,其中张自力因宿醉在初雪的立交桥下被抢走麾托车的那一小段,痛快而阴暗地交待了当地的普遍人性,虽短暂但又颇为震撼――而在我这个在这个城市生活了接近20年的人印象里,这种寒冷与阴暗的城市气质很明显被艺术性放大了。

所以,我觉得自己也有必要替哈尔滨辩护一下,这个发生在哈尔滨的故事应该完全是虚构的,因为以杀人犯先杀人后分尸并令其瞬间散落到全省各地之事看,哈尔滨并不是黑龙江重要的煤炭集中转运中心,因为它根本不是能源城市,每天不会有那么多装着煤炭的火车开往全省各地――而且,其实杀人者梁志军(王学兵饰)杀人分尸的方法细细想来其实一点儿也不高明,若真按着电影中的描述,他早就被机智勇敢的哈尔滨警察绳之以法了。

所以,《白日焰火》只一个故事。

当然,这一切亦不能妨碍《白日焰火》确实是一部艺术品质出色的电影,尤其是它对扭曲人性的展览展示,有令人相当感动的一面。

男主角张自力与女主角吴玉贞,他们的生活角色本来处于非常对立的两极,一个是警察,另一个是罪犯,虽然电影一开始就是张自力与前妻离婚,但很快在他的另一面,在职业生涯里他仍然活得风生水起,奈何一次侦案意外受伤令他远离警队,成了日日以酒麻醉自己的工厂保安,困顿度日之余,偶尔介入了一桩一直未破的碎尸案,在此遇到吴玉贞,一个令他如此心动的女人,这宗案子和这个女人,成了引导他走出低迷生的疗药,但很不幸,他没想到也是自己最后竟将这个女人送上被告席。

电影对吴玉贞的定位非常矛盾甚至有些不合逻辑,一方面她被描述成重重生活压力之下的普通洗衣女工,另一方面她又与前夫梁志军一起结成一对杀人夫妻组合,虽然他们的杀人那都是有原因可循的――一个家庭居然夫妻两人均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和不同情境下犯下杀之罪,这样极度偶然的情节设计其实无形中削弱了最后人们可能对吴玉贞怀抱的同情,而吴玉贞当年把顶替梁志军而被碎尸的另一个被害者的骨灰,当作自己丈夫的骨灰埋在树下的“同案”性质,甚至在电影的最后被故意忽略掉了,很明显,创作者意识到如果明显提示这一层内情,可能观众对吴玉贞的同情会变成负数,若如此,这部电影里的刻意弥漫的悲情意思将不复存在。

可以说,其实,也因男主角凡的精彩表演,尤其是他以呈现内心的方式让观众从这个业余警察一路破案的过程里同时又会感到人性压抑的不得已时,他帮着创作者完成了对吴玉贞在法律层面真相的掩饰。

电影一开始还是个炎热的夏天,但很快进入到冬天,而且是严寒的大冬天,因之,张自力也很快由轻衣短衫变成了穿着厚重笨拙的冬装,尤其是那种质感僵硬的皮裤一次又一次出现在镜头里,它外化了离开警察岗位的张自力业已僵化和沉重的人生,当年高群书在《千钧一发》里也曾描述过一个业余时间兼职江上渔夫的哈尔滨警察老渔,张自力与老渔之间的外形和动作颇为一致,或者说,在身体语言层面,凡的表演也是相当地道的。

1999年开始的几桩碎尸案,许多年来一直未有被真正侦破,即使有如此敬业的探长小王(余皑磊饰)的长期跟踪,也不能见半分眉目,片中暗表,其实王警官对吴玉贞也是充满同情的,也许是这种同情误导了他对案情的分析,并最后让他还搭上性命――并被分尸;相较而言,张自力对吴玉贞的关注里有着更复杂的感情,同情、迷恋、投机,以及对法律的忠诚,但更不忽视的,一定还有仇恨,尤其在小王被害之后,许多评论者只用性冲动概念化张自力对吴玉贞的主观投射,是非常不全面的,虽然张自力在事业上不甚成功,在爱情上屡受打击,但作为一个男人,一个曾经的执法者,他的血性和义气从来没有泯灭过,片中,除了他对吴玉贞的情感让人感动外,他对战友加哥们儿小王的兄弟情也一样令人动容,尤其是他看着小王的尸块被梁志军投入南来北往的运煤火车,以及在他知道吴玉贞曾经作为梁志军的同案犯后,我相信,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无论他对女色有何等的迷恋,一样都会产生仇恨,是这些让他最后以半理性、半感性、半公正、半引诱的方式间接令梁志军伏法(被击毙),更令吴玉贞最后被绳之以法。

张自力最后有一段在一间简陋的舞厅里随着交谊舞者独舞的片段,作为电影的结尾,这与之前他在吴玉贞指认杀人现场时燃放白日焰火那段,应是一虚一实的两种心情写照,就是说,独自一人站在楼顶燃放白日焰火的事是存在的,而随着交谊舞者们狂躁、渲泄地独舞的事是不存在的,他只是在心里独舞着罢了。

白日焰火是放给吴玉贞的。

狂躁、渲泄的舞步是跳给小王的。

因为小王死得太惨了。

这部片子里,张自力最要好的警察战友几乎全部死光,而且都是惨死,有人被当胸枪击,有人被尸分数块。

小资们可能孜孜敏感于这部电影的阴暗,我却会沉痛不能自拔于它的悲怆。

当然,张自力对吴玉贞,即寥凡对桂纶镁的“引诱”说到底是不能用法律的正义性为之背书的,好在我们看到此事时,张自力已经解甲归田多年,并沉沦于酒精的麻醉几乎不能自持。

正邪,而不两立。

《白日焰火》亦以此呈出了相当复杂、甚至可能复杂于生活和城市本身的社会世态,煤厂过磅员梁志军第一次杀人是抢劫失手,他的妻子的第一次杀人缘于贫富悬殊之下的被欺侮和主动反抗――可以看出,导演刁亦男很想在此片中加磅更多的社会含义。

他是不是达到了目的,只有观者们自己清楚。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