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司马平邦
司马平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830,940
  • 关注人气:190,2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浮城谜事》:七十码、抓小三和极度深黑的斯坦尼康

(2012-10-23 10:04:14)
标签:

浮城谜事

司马平邦

文化

分类: 黑话:土话狠话家乡话

七十码、抓小三和极度深黑的斯坦尼康

司马平邦

开场那一大段甚至都稍显漫长的斯坦尼康摄影,不但考验观众的忍耐力,更考验娄烨的讲故事能力,甚至也考验了ARRI ALEXA摄影机的品质,一群富二代搂着妞亲着嘴在雨中飚车,这其实除了作为整部电影的引子外,亦有它独立的社会意图的延展,比如,当年的杭州七十码事件,和保定的“我爸是李刚”事件,虽然之后的剧情证明,这些都与主体故事根本毫无关联,但它一下子用影像、表演和氛围抓住了观众的心,虽然他们的心大多这时已被那些忽高忽低、忽徐忽疾的镜头压迫得喘不过气来。

等他们盼星星盼月亮地终于盼来大雨医落尽,两个温情的孩子妈妈成为画面的主角,一个郝蕾,一个齐溪。

电影就这样又从七十码和“我爸是李刚”的故事,跳跃成了另一种故事:

抓小三。

抓小三的故事,是《浮城谜事》的核心,甚至可以说如没有这个抓小三故事的逻辑成立,即无这部电影的逻辑成立,即使是将这个核心逻辑放大改装成另一个独立的电影,我相信亦不为过,而作为一个职业影评人,我尤其叹服它局中设局和局外有局的连环嵌套式结构。

高科技公司的年轻老板秦昊,有一个贤淑能干的妻子,郝蕾,他们共同抚育了一个美丽活泼的乖女儿,某天,他们的家庭毫无征兆地被阴影包围--与女儿同一幼儿园的另一小男孩的妈妈,齐溪,忽然向郝蕾求助,要保卫自己堪堪被小三险些害散的家庭,不想,就在她一双手指的指引下,郝蕾居然看到自己的丈夫正和一个女大学生到宾馆开房,行鱼水之欢。

郝蕾的齐溪们犯的错,我要给粗暴地冠以“陈冠希情结”。

比如,据说当年玩弄过无数女孩、被女人们唾弃不已的陈冠希,居然现在成了另一些女孩子们的白马王子,这几乎令卫道士不可思议的结果却实实在在一次次上演,最新的一位扑火的飞蛾是陈在台湾的潮店女店员,一个韩台混血的叫Angle Meng的女孩,两人被曝光同游香港、美国,还出来逛夜市--当然我不是说陈冠希没有资格逛夜市,而是想对Angle Meng这样一个个飞蛾扑火的女孩死都死不绝赞不绝口,《娱乐猛回头》里的猛主播这时又对她们不解了,说什么“一朝被蛇咬,还不怕井绳”(AV女优挺进内地,陈冠希发功再搭新妞),我倒觉得他大可不必如此,不如现在就给她们定义一个“陈冠希情结”似可以摆平一切。

其实,与某些女孩儿子们的“陈冠希情结”,某些男人们的“苍井空情结”也一样大行其道,远的不必说这位淘汰AV空姐现在可以在中国的互联网上的大行其道,近的如台湾男艺人范植伟对空姐的公开迷恋,已经到了将离经叛道生生认成罗蜜欧与朱丽叶式崇高的地步,让你听了,不想哭,也不想笑,就只想喷血。

扯远了,还是回到电影吧。

虽然,实质上,家外有家的秦昊还要把妹寻欢,百分百是这做丈夫的秦昊的错,然而作为妻子的郝蕾却条件反射地选择了向那个柔弱的女大学生展开报复,谁想到,正是因为她的报复,才迫使女孩滚落到高速公路,被那群王八蛋富二代的飞车一下子撞飞,撞死。

不,她并没有立即死去,临死前这个无辜的女孩儿还向拢聚过来的富二代们求救来着,结果又被一顿拳打脚踢,才死的。

这墨黑的镜头虽然只有一瞬,仍令人触目惊心。

但令这可怜的女学生滚落的郝蕾,其实只是作为秦昊的真正小三齐溪向秦昊的那些一夜情对像以及原配郝蕾自己报复的藉手罢了,齐溪作这事业上小有所成的秦昊的外室久矣,她精心设计这样一个局中之局,是一下子摧毁了郝蕾和那个女孩两个人,不过,恐怕她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最后真正将女孩推落高处的人是她自己。

她也害了她自己。

这其实并不是一个高明的设局,但有意思的是,无论是局中人还是设局的人,都没有将她们报复的对像锁定在事件的元凶秦昊身上――你看看“陈冠希情结”无处不在吧――而是向相对更软弱的另一个女人报复,我不知道现在那些一个个以投火飞蛾姿式扑向希哥的女孩子们是不是也能在被她们之前被希哥飞甩的女孩了们的落寂里得到得意和快意呢?

当然,齐溪嫁祸于郝蕾的动机更为复杂,她有被扶正的渴望,也有专宠的意愿,电影里至少有些许片段证明她就是不为钱――当秦昊被郝蕾从家庭和企业同时扫地出门后,齐溪与秦昊之间的床上运动看似更有激情起来,或者,这些就是出于弱势人群天生的某种本能,复杂而负向的本能。

不过,作为这个抓小三故事的轴心,秦昊的个性和动机仍然有些模糊,他一面在家里他对郝蕾可以举案齐眉,临离婚前还在喃喃“我爱你”,另一方面,在外室,他对显然更迷恋他的齐溪非打即骂,爱怨交融,所以,想完全解释通透他最后默默接受了被扫出门而跟齐溪在一起的动机是不容易的,也许,是他与齐溪的儿子的吸引力大于他也郝蕾的女儿的吸引力?

扯不清,理还乱。

谓之浮也。

私以为,《浮城谜事》虽然对社会性与人性的批判毫不容情,但仍然给男人在家庭与社会中的定义留下许多空白,也缺少耐心对男人的劣根性进行透彻剖析,殊为可惜。

可当我正在可惜的时候,电影最令人不堪承受的一幕突然上演了,曾经目击过郝蕾殴打女孩、齐溪推落女孩全程的另一形象委琐的垃圾工以一次次渐强的频率出现在秦昊和齐溪的生活里,向本就不富裕的齐溪讨要封口费,这种无形的威胁促使秦昊决意摆平之,不过,最后的结果又他自己都无法控制的――本来想狠狠教训他一顿的秦昊竟临时起意乱棍打死了他。

所以,这段“谜事”,最终从K100的墨黑竟沦落为一个CMYK四色标值皆被提升到100的极黑到不能再黑的极黑色故事。

我以为这段极度黑色的方式受到了欧洲同类电影的启发,比如莫妮卡·贝鲁奇与文森特·卡索主演的那部《不可辙销》,片中有一段是第二男主角艾尔伯特·杜邦迪抡起红色灭火器将另一个未名男人的头颅生生砸扁,虽然秦昊杀人的残忍程度与艾尔伯特·杜邦迪不可同日,但那种极度深黑色的氛围和氛围中挤压出的极度黑色的人性却完全一致。

电影在最后终于绕过女人们小小的自私、全社会大大的隔膜以及秦昊个人适度的道貌岸然,直逼这极黑极黑的人性底色,黑得连坐在银幕前的观众都惊心动魄,魂不守舍,不可自持。

《浮城谜事》顽固地或者说并不合适地使用了许多长镜头或类长镜头的拍摄手法,尤其是那些暴雨中追踪、飚车以及殴打的段落,斯坦尼康摄影显示出了特别的画面力量,当然,这亦让这个其实结构严密而含义深刻的故事驱离普通观众的严重风险。

至于这些风险到底有多大,我想最准确的标尺还是票房,是观众对这部电影的最终接受程度,而它们,到现在还是未知数。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姑娘变乌鸦
后一篇:八掌柜姓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