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司马平邦
司马平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832,293
  • 关注人气:190,2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愤青韩熙载的幸福生活

(2009-09-28 09:05:45)
标签:

韩熙载夜宴图

陈美娥

汉唐乐府

司马平邦

文化

分类: 京话:北京生活和北京评论

愤青韩熙载的幸福生活

司马平邦

A

昨晚,跟朋友聊天,聊几天前看到的那场来自台湾汉唐乐府的南音乐舞剧《韩熙载夜宴图》,一老兄意味深长又万分羡慕地说,老韩真是千古第一幸福男人。

上人曰过: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又,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韩熙载快不快乐,只有许多许多年前的韩先生自己知道,但我们自己倒底快不快乐,现在反倒好像自己并不知道――因为现在的我们既不是我们,也不是鱼了。

五代南唐时的韩熙载本是北方贵族,年轻时就闻名于京洛,胸怀大志,才华横溢,聪明绝顶,中进士。后避难江南,受到南唐的重用,熙载也曾愤青一样力主北伐,但后主李煜只愿苟安。熙载已经看透了李煜是一个扶不起来的天子,就纵情犬马沉溺声色,李后主派大画家顾闳中到韩家一探将其颓废无为之夜画成奉折,李煜看后,才大为放心。

此后,才有熙载的善终,但也有李煜“春花秋月何时了”的悲凉。

是先有《韩熙载夜宴图》而后有《李煜·虞美人》的: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落拓世事和璀灿文艺正如一只夜光杯与一杯葡萄美酒的关系,表面上的光鲜总掩饰不了内里的哀愁苦痛,许多年后,当李后主在吟哦着“雕栏玉砌”中老去时,可能才会品出韩府主人纵情声色犬马的夜宴里真正的人生滋味。

由台湾的陈美娥女士带队的汉唐乐府9月24日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为我们奉上的这一出南音乐舞剧《韩熙载夜宴图》,其实是让千数观众当了一回偷窥为业的画师顾闳中,也曲折当了一回李煜,看罢,如果有心再读一遍他的《虞美人》,所谓荣衰滋味一夕尽尝。

你在剧场里看得越投入越入迷,回头想来那种懊悔就越折磨,如果我是李煜真能把肠子都悔青了时――然,我非后主,安知这个无脑之后主的肠子也能悔青耶?

B

大陆,再过10年也做不出这样的《韩熙载夜宴图》。

在这个以热烈、喜悦、爆发、激情以及腐败为最高级价值观的文艺时代,以缓慢的肢体动作、沉默的表演语言、简洁音律的简单重复为表现方式的南音乐舞,既不是时兴,也不是先锋,甚至都说不上是在复辟,如果想找一个更合适的词,我认为是“清洗”,近两个小时的表演,它要做的不是让坐在剧场里的人兴奋起来,不会让你手舞足蹈,说实话,就是在你觉出某段表演如此精致完美并习惯性地想鼓掌时都会不好意思拍手,因为你的精神正在被它“清洗”,用激烈的方式表达善意,你会觉得有点儿“二次污染”。

南音,是躲过千数年来无数战争迭起与朝代兴废的灾祸得以流传下来的古代文艺,陈美娥以“汉房中魏清商五音十二律至今弦管依旧,唐法曲宋词调六代一千年从此雅流重新”概括汉唐乐府发掘和包装南音之所求,当然本人对所谓南音的了解浅显,也不能凭一出《韩熙载夜宴图》就能完全断定这就是千数年前中国古代士大夫们最高雅的文艺生活。

不过,想一想《兰亭集序》里描述的“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其意趣其情境,也莫过如此,只是一个在夏日午后翩翩才子的从容雅集,一个在春风沉醉的星夜高官显贵们的风流聚会。

在第二幕“清吹”里,大多的观众可能会沉迷于那缠绵绯恻的五妇清吹,而我却对众舞伎格律和谐划一的四块舞情有独衷,它没有现代音乐明显的高低起伏而更多古朴艺术简洁明快的节奏,那种享受是你必须要沉迷下去才能体验得到。

足鼓,看似汉唐乐府从古代音乐的蛛丝蚂迹中得到的表演启示,或者就是南音独存于世的孤传,反正我从没见过这样以左脚和双手配合击鼓的乐器表演,双手击打控制节奏,而左脚磨擦鼓面控制强弱,回来查查,这段鼓乐叫《点降金》,比之张艺谋奥运开幕式的万人击缶,才叫典雅。

C

2006年,冯小刚先生曾尝试以这幅《韩熙载夜宴图》制作一部电影,于是就有了《夜宴》。

《夜宴》商业上的成功,但不能掩饰北京艺术家们在对古代文化的理解上缺少台湾艺术家所特有的定力和出世感,有意思的是,一前一后两部作品的美术主理都是叶锦添,《夜宴》比之汉唐乐府的《韩熙载夜宴图》虽然一个是银幕艺术一个是舞台艺术,但后者之长足以补前者之短,比如对斯时真正士大夫情趣的了解,对其生活节奏的把握。

看了《韩熙载夜宴图》,可以重拍一遍《夜宴》。

台湾艺术家就是能做出如《韩熙载夜宴图》和青春版《牡丹亭》这样典雅到极致的东西,这或者寓示了两岸文艺在两岸政治越走越近之后的合流与走向。

台湾艺术家内心隐藏的那股能量巨大的正宗中华传统文化的精神气质,只在舞台上就这么做一次小小的迸发,已然让人叹为观止,中国大陆有无数的专业学府,有无数的专业学者,在这部《韩熙载夜宴图》面前,它们或他们也只有赧颜以对。

《韩熙载夜宴图》的最后,韩先生保持了顾闳中原图里他右手挥动,又只伸出两指的送客式剪影,这是一个曾经愤青者的非常平和幸福的结局手势。

它或者可以象征这样的意义:无论是那个时代还是这个时代,一个把激情愤青个个都消磨成遁世浪客的时政世情,就一定暗伏着终究的结局悲凉,韩熙载并不只是这声夜宴的惟一主角,因为我还看到了隐在它背后的李后主的愚蠢嘴脸。

是啊,人人都想做韩熙载。

人人都不想做李后主。

我非人人,又安知人人。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