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恶人谷江小鱼
恶人谷江小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5,259
  • 关注人气:8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生命诚可贵

(2010-03-03 23:38:45)
标签:

财经

分类: 媒体.专栏

两年前,朋友的一位家人不幸患上肺癌,经过一段时间的手术和化疗,情况有所好转。然而不久前,病情出现反复,为了稳定病情,要服用一种昂贵的产自英国的药物,每天一粒要数百元,这绝非一般收入家庭所能负担。

 

全球每时每刻,都不断有人因缺医少药死去。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患者的痛苦与期待揪人心肝。不少人会感叹生命的脆弱和卑微,也难免会质疑:有了特效药,只要价格降低到大多数人用得起的程度,就能延长无数人的生命,资本家对生命的飘零熟视无睹,何故如此绝情耶?

 

市场上一套组合音响,一台大屏幕高清液晶电视,还有不少人买不起,人们容易明白和理解,这是市场规律,因为生产能力有限,只能按出价高低来分配。然而,当音响和电视换成了能救人性命的药丸,他们态度会有所变化,特效药已经发明出来了,边际成本是很低的。为何不大规模生产去救人性命?

 

一些人感叹市场的冷血无情之余,很容易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政府。譬如,中国每年有高达60万患者死于肺癌,若有特效药能让他们多活几年,按照现在特效药动辄数百元一粒来计算,服用半年,需要10万,国家财政可以包了这笔几百亿的费用。更甚者,各国可以组织起来,凑一笔钱给药厂,买断这种药的专利权,免费供应全球。当然,除了肺癌,还会有其他癌症患者,国家干脆包揽了所有的医疗服务,大家免费看病,幸福生活,这是许多人期盼的。当然,那样大家的收入8成以上都要交给税收了。

 

如果你不愿意拿出你的大部分收入去救助病患,你就该明白这是不现实的。确会有许多让我们无可奈何的事,包括眼睁睁看着生命的离逝。我们也可以看到现实中的例子,那些宣告全民免费医疗的国度或者年代,往往是民不聊生连温饱尚未能解决的国度和年代。

 

还有一种办法,如果我们认为药厂的专利是让生命消失的元凶,干脆取消他们的专利权,甚至立法要求他们交出配方,大家都可以仿制,如同盗版音像产品一样,药品的价格很快会从几百元一粒变成几元钱甚至更低,让最贫穷的人也能支付得起,可以立刻挽留数以千万的生命。

 

如果人类永远止步于目前的疾病种类,不再有新病菌出现,这样做的成本应该是最低的。然而,人类从出现到如今,无时无刻不面临着新的病毒威胁,一劳永逸地解决了今天和昨天的问题,明天的问题就会更大更多,并且那时再无人理会。

 

一种新药的研制费用是很高的,在欧美国家往往高达数亿美元之巨,并且需要经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验证。当然会药厂赚得盘满钵满,然而,药物也和其他商品一样,会被市场抛弃,因此亏损的药厂比比皆是。一种新药该如何定价,我们无从得知,但如果我们干预了厂家的定价权,药品市场只会变得更糟糕。

 

当然,市场也并非一成不变,由于地区经济发展的不平衡,面对极为高昂的药物价格,某些贫困地区,极少人能支付得起,并且患病者众,如果能在这些地区大幅度降低价格,使得多一些人买得起,商家的收入也增加,则无疑是一种帕累托改善。上面所说那种治疗肺癌的药物,有原产于英国的,也有印度版的,价格便宜很多,相差八倍左右。而两者效用基本没有什么区别,配方来自同一家公司。但英国版的是在全球各国注册了专利销售,而印度版的只能在印度销售,其他国家地区销售即属非法。这正是经济学上常说的价格歧视。

 
裴多菲的诗歌我们不妨借用一下,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这里的自由,应视作市场的自由。我们固然可以感叹生命脆弱无常,但同时也要明白,如果为了挽救生命,动辄冀望以行政之力干预市场,那只能让明天的生命更加脆弱和无常。(原发钱经)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