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只花蛤
一只花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023,149
  • 关注人气:25,4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做最擅长的事

(2022-05-01 17:06:32)

文/姚斌

题记

沈南鹏:把强项做得更强,只要在某一点上做到极致就可以成功。

红杉中国创建于2005年,由红杉资本迈克尔·莫里茨和道格·莱昂内支持下在中国发起,并由沈南鹏执掌。红杉资本素有“硅谷风投之王”之称,曾投资了苹果、谷歌、甲骨文、雅虎、思科和贝宝等知名公司。红杉资本很早进入中国,但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在布局传统行业。之后,沈南鹏重新调整了红杉资本的投资策略,充分利用中国市场的特点进行投资,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成功的投资都是建立在对商业的正确认知上。因此,沈南鹏认为,在中国遇到的投资机遇远比硅谷更广泛。2005年之前,沈南鹏曾创立了携程旅行网和如家酒店,这两家公司都是在创立后的三四年间就在美国成功上市,缔造了创业神话,积累了丰富的商业经验。很显然,一个积累丰富的商业经验,且具有实体经营进行商业实践的人,一旦进入投资领域,就可能拥有了显著的优势。

1

创业是具有高风险的事情。对此,沈南鹏感受至深:首先,作为上市公司,要更加专注本业。在美国,它可能最希望公司是一个行业的领头羊,但业务不要太分散,而且必须专注再专注。只有专注才能长久发展。其次,公司要有相当高的透明度。第三,股价短期波动是很大的,也是没法控制的,但长期以后股价的增幅能够反映公司的长期经营状况。只要企业做得足够好,股价就会自然而然地上涨。

沈南鹏认可投资界的“51比49法则”。从投资的角度来看,一个企业值不值投资,是没有任何人能够确定的,但如果投资者在决策时有51%的感觉或意见认为应该投资,而且有49%的相反判断,这个差别不大的比例就能促成投资方作出投资决策。51比49法则充分说明了创业者获得风险投资的难度和偶然性,对于投资者来说投与不投往往只在一念之间。

从风险投资人的角度来看,一个企业能否成功尚且如此不确定,创业者就更应该做好可能失败的准备。尽管做了充分准备,商业模型也是正确的,但由于市场、竞争等多方面因素的存在,创业还是有可能失败。很多人看到的都是成功创业者的光鲜亮丽,却看不到那些默默无闻的失败者。除了做好商业失败的准备外,创业者还必须“善变”,要始终以一种变化的心态去面对市场的变化。如果创业者是一个一成不变的人,那么他的创业很难成功。经验的累积对创业很有帮助,但具有创业的精神、做好对创业困难的估计、进行具体的创业准备,这些都需要跨越一定的时间进行积累。只有在万事俱备的前提下,才能够创业成功,才能够让企业越走越远。

创业有时很简单。把简单做好就是一种成功,没有一家企业刚诞生就拥有几十项业务,都是从最简单的业务开始的。早期的百度、谷歌就是卖广告,盛大网络游戏就是卖点卡和装备,亚马逊就是卖书,新网和万网就是卖空间和域名。早期几乎多数企业都把盈利模式控制得极为简单。因为盈利模式简单了,环节就减少了,出错的概率也小了,对于用户来说用起来简单才会更喜欢。

木桶理论告诉我们,一只木桶装水多少,并不取决于最高的那块木板,而是取决于最低的那块木板。然而,沈南鹏却有一个相反的观点:创业者要有反木桶思维。“把强项做得更强,只要在某一点上做到极致就可以成功,要求创业公司每一方面都是强项,很可能扼杀它的成长。对于创业者来说也是如此,要懂得扬长避短。”

2

红杉中国曾经在成立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投出了几千万美元,先后出手奇虎、大众点评等公司,还有穗彩、悠视网、宏梦、万普世纪、康盛创想、互动通、文思创新、51.com 和综合、点视传媒、占座网、高德等20多家企业。风险投资并不会百发百中,投资10个公司有3个上市就已经算是非常傲人的成绩了,即便是红杉这种老牌的投资公司。

红杉中国首先要看投资的企业有没有潜力。一个巨大的市场空间就代表着该行业的企业有迅速成长的空间,红杉中国要投资的是海洋中的大鱼,而不是池塘中的大鱼。“判断市场规模有多大,最好通过科学的数据去验证。比如如家,现在有200家酒店,但经济型酒店的市场空间很大,可能有2000家、3000家的发展规模。”甄别总体空间、上升空间最大的行业,是投资决策正确的关键。“一个行业,它现在正处于发展当中一个怎样的阶段,是否具有爆炸力?这个行业整体规模有多大?这些是进行投资决策的依据。”

商界有一条著名的“二八定律”表示,提高服务质量能帮助企业占有80%的份额,从而进入20%的优秀企业之列。或者说,一个企业80%的利润来源于20%的销售机会。这样的定律充分说明了,服务对一个企业的提升是非常巨大的,良好的服务能够使企业赢得广大消费者的青睐,同时也会赢得与大客户更多的合作机会。

两组数据显示:第1组,80%的企业产品销售来自于不超过20%的忠诚消费者,而有60%的新顾客来自于现有顾客的推荐;第2组,吸引新消费者的成本大约为保持老客户的3~5倍,但是研究表明一个忠诚的客户可能为企业带来更多潜在的生意,更有甚者,一个顾客的不满意,很可能影响他身边30个人的购买意愿。因此,服务对于很多企业来说是生死关键,优质的服务可以留住老客户,有口碑去吸引新客户;反之,劣质的服务不仅会造成现有客户的流失,还会使有意愿的客户望而却步。企业真正的竞争力就在于服务,只有提供优质的服务才能吸引到消费者。“经营实体公司和进行风险投资面临的境况都是一样的,都在于你提供的服务和产品是不是真的有事实上的竞争力。”

商界还有一个著名的“漏桶效应”:一个企业要保住原有的营业额,就必须不断地注入新顾客来补充流失的顾客。而开发一个新客户的成本是非常高的,这类问题不解决,企业是不会发展起来的。为此,企业应该全力以赴只做一件事:“像制造业一样的生产服务”,把服务规范化、制造化,因为感性的服务是可以用理性的指标量化的。

红杉中国投资一个企业很少考虑它什么时候IPO,首先考虑这个企业未来5年甚至10年会有怎样的发展轨迹,它能否成为那个细分市场的领先者,是否有持续成长的潜力,而不是一年两年的快进快出获利,从一级二级市场套利。红杉中国更加看重的是会不会对中国市场有帮助,就像谷歌和雅虎一样成为一代企业的风向标,成为百年企业。

3

考量创业团队是否足够优秀十分重要。企业的成功是团队合作的成果,而且这种成功往往在很多管理细节上有突破或改进。在“创业者能力”和“创业者精神”的选择上,优先选择创业者精神,只有创业者有真正的品质和美德,他的能力才能够得以发挥,否则可能会被滥用。也就是说,在素质和才能之间,红杉中国更注重创业者的素质,如果一个创业者能力特别突出,但素质并不好,红杉中国是不会投资的。在如今的创业环境下,很多时候比拼的是创业团队的能力,能力高才能适应市场竞争、存活下来。

团队是企业成长的核心竞争力,商业模式、市场时机都要排在团队后面。在中国创业,无论是多大规模的企业,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团队精神。我们看到阿里巴巴、百度、携程都有一个非常完整的团队,这是企业能够成长的核心竞争力。一支优秀的团队,靠的不是权威,而是平等关系和契约精神,更重要的是这支团队能够不断地成长,随着企业的进步而进步。

创始人如果思想模式老旧,管理不够科学规划,都将影响企业的发展。这就是为什么“守成难于创业”。来看知名企业,在高速发展阶段,其创始人是如何应对的?比尔·盖茨以大量的微软股份为筹码力邀史蒂夫·鲍尔默加盟,之后又让鲍尔默担任CEO和总裁。谢尔盖·布林和拉里·佩里创立了谷歌,但他们却在2001年聘请了拥有20年经验的埃里克·施密特担任CEO。两家伟大公司的创始人都请“外人”来担任CEO,并不是所有企业家都能做到的。

作为创业企业,有经验的、成熟的管理人才是一个企业能否持续发展的关键。创业投资者宁可投资第二流项目、第一流的人,也不投资第一流的项目、第二流的人。一流人才会把二流项目变成一流项目,而二流人才则可能把一流项目做成二流项目。

近年来,赛道论成为一个热门话题。赛道论其实是红杉资本一项历史悠久的风格,红杉资本第一代投资家代表唐·瓦伦丁曾经发表过“赌选手不如赌赛道”的论断,而第二代投资家中的佼佼者迈克尔·莫里茨对此的解释是:“唐指出的是一个小公司运用有利的市场趋势的重要性。当你背后有风推着你跑时,你总能跑得快些。”

与红杉资本的理念不同,沈南鹏的观点是,在中国赌选手来得更重要一些,“一个好的赛车手不能跑到一个无间道里去。”“赛道很重要,一个行业如果没有大的发展前途,公司很难成功。但在赛道和赛车手之间,绝对是赛车手最重要,因为赛道可能会变,好的赛车手会寻找新方向。”选择能成功的创业者是一门艺术。

4

如果以2010年为界,红杉中国的投资策略前后截然相反。前一阶段,红杉中国投下的上市公司几乎全部来自传统行业,且资本进入时间大多集中在Pre-IPO阶段;而其所投资的互联网公司比重之低,与硅谷风投之王基因远不匹配。后一阶段,其重心重新回归新技术、新经济,专注于四个方向的投资:科技/传媒、医疗健康、消费品/服务、新能源/清洁技术/先进制造,但并不局限于此,农业、消费类行业等同样值得关注。

沈南鹏认为,未来的农业市场一定是整齐划一的绿色有机蔬菜,这就需要更多的此类农业公司。传统农业生产方式不仅效率低,同时也没有主导权,而一旦科技农业兴起,一切都会不一样。未来的农场主将有自己的研发部门,自己育苗、种植、加工、销售,掌握着市场的主动权。在不久的将来,互联网+农业将会被人们越来越熟悉,农业也不再是我们印象中的模样,而是带着高科技为人类造福的行业。

以色列国土面积只有1.49万平方公里,而且在沙漠地带,但以色列人却建立了全世界都吃惊的农业。以色列的农业产量几乎每10年翻一番,以色列的奶牛单产奶量居世界第一,平均每头产奶10,500公斤;鸡年均产蛋280个;玫瑰花每公顷300余万支;棉花单产居世界之首,亩产近千斤;柑橘每公顷年产80吨;西红柿每公顷单产500吨;灯笼辣椒、黄瓜、茄子等蔬菜单产也为世界最高;甚至每立方水域养鱼的产量也高于0.5吨……

这样一个沙漠地带居然成为全球农产品出口大国,每年大量出口水果、牛奶、鲜花等农产品,产值高达4.5亿美元,牢牢占据着欧洲40%的农产品市场。以色列就是用极高的科技来实现这一切的,他们拥有世界上最顶尖的杀虫技术、节水技术等等。我国的农业也一直追赶世界潮流,在某些方面也取得了很不错的成就,未来达到以色列农业的高度也不是没有可能。沈南鹏的眼光和标准给红杉中国带来不一样的风格。

5

十多年前,在《福布斯》排行榜上,中国互联网界的公司并不多,如今却不胜枚举。在这场市场竞争中,谁也无法确定某个企业就是下一个BAT,所以红杉中国要做的就是在企业还是雏形时就发现其潜力并对其进行投资。不过,此时被投资企业可能因为CEO能力不强或模式不行而夭折,因此进行甄别就十分重要了。

对此,沈南鹏曾说:“在中国所面临的环境瞬息万变。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新经济下,竞争已不完全是大鱼吃小鱼,而是快鱼吃慢鱼。我们要做的就是帮助他们成为快鱼,并在竞争中获胜。”“快鱼吃慢鱼”最早的提出者是思科CEO约翰·钱伯斯,他认为,在互联网经济下,大公司不一定打败小公司,但快的一定会打败慢的。“互联网与工业革命的不同点之一是,你不必占有大量资金,哪里有机会,资本就很快会在哪里重新组合。速度会转换为市场份额、利润率和经验。”

红杉中国也曾错过了京东的第二轮融资,最后花了很多成本才成为其股东。这说明在投资领域中竞争是十分直截了当的,谁能最快最准地投资,谁就能获得最大的回报。因此,无论是企业家还是投资者,都应该保持敏锐的嗅觉,能以最快的速度感知到市场的变化,并且能够以最快的速度作出判断,这是对企业家和投资者的一个最基本的要求。

简而言之,“快鱼吃慢鱼”就是一种抢先。每抢先一次,就会把优势扩大一次。时间早已证明在其他因素相同的情况下,谁能抢占先机,谁就会取得最后胜利,所以抢先的速度已经成为竞争取胜的关键。以闪电般的速度做出行动,能意识到并且做到这一点的企业家和投资者,将会在市场竞争中获得非常大的优势。资本市场如同汪洋大海,大海里体型庞大的鲸已经过时了,取而代之是游速飞快的流线型身躯的鱼,不断地穿梭在海洋里捕食食物。

在如今市场同质化严重的情况下,独特的商业模式就显得更加难得,无论是消费者还是投资者,都需要一些独特的商业模式。可以说辨别各种商业模式,从中找出真正独特或者稍微改进的模式,是风险投资的精髓所在。商业模式固然重要,没有好的行业前瞻性很难在竞争中生存下来,失败的可能性总是很高。但是,梦想可能更重要,梦想是很多成功的创业家背后的根本动因。一个纯真的愿望,往往推动了很多伟大公司的诞生。

正如沈南鹏所言,“一个好的投资家,一定是在企业的商业模式还没被完全发现,潜力没有被完全开发以前进行了投资,然后帮助这个企业做好商业模式的开发,把商业价值彻底挖掘出来。”这或许就是红杉中国的成功投资之道。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