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剑冰
王剑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32,686
  • 关注人气:5,8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作家》2018年11期《生命的重量》之二

(2019-03-22 16:08:33)
标签:

报告文学

生命的重量

王剑冰

谢延信

中国作家

分类: 报告文学

生命的重量

                            王剑冰

延信和兰娥的女娃降生了,那是他们婚后的1974年。婚后的延信一直沉浸在新婚的甜蜜中。妻子兰娥很快融入了这个和睦的大家庭,家里地里都是一把好手,并且孝敬公婆,与妯娌们相处也很好。有了闺女,延信当爹了,给妮取名叫变英。再等个一年半载,给变英要一个弟弟,就更圆满了。延信在兰娥月子里不停地为兰娥踅摸吃的,不是去买老母鸡,就是去逮鲫鱼,整天高兴着哩。延信哪里知道,一场灾难正在悄悄地朝他走来。

村子离滑县县城有70里远,就是到半坡店乡上也不近。那个时候,接生都是找的村里人,没有多少知识。兰娥产后受了感染,只是当成生产的正常现象来对待。女人不好多说,男人自然也不好多问。兰娥连续发烧,想着坐完月子也许就好了,没有想到,坐完月子反倒更重,没有几天,兰娥竟然闭眼归去了。兰娥一直坚持着,让人感觉不出她快到了生命的尽头,她只想让自己的孩子多接受一些母爱,她坚持到了满月,然后又坚持了最后的10天。延信一直这样想,他一直想着是兰娥在争取着时间,兰娥是为了孩子而忘记了自己的危险。

刚刚同心爱的人过上一年的幸福日子,那个人就永远地去了,这让延信如何也接受不了。埋了兰娥的那些天里,延信精神恍惚得如同隔世。眼前还在拉着兰娥的手,兰娥的眼泪滴在手上,热热的,凉凉的,兰娥说了什么?兰娥说,俺过不去了,俺不能跟你到白头了。延信不让这么说,延信说你别瞎说,变英还等着叫你妈哩。兰娥听了又一滴热泪滚了出来,兰娥说,给她再找个妈吧,孩子不能没有娘,你也不能没有个家。延信听着兰娥的话,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他不敢让她看见,偷偷地扭过脸去擦掉。

兰娥的抽泣声慢慢地消失了,屋子里回归了平静。那般的平静。延信说,兰娥,你说话,你跟俺说话……看到呼吸越来越微弱的兰娥,延信还是忍不住呜呜地哭了。兰娥又强睁开眼睛说,唉,好人,人的命,天注定,俺不能跟俺的好人过一辈子了,俺的命俺认了,可,可俺就是不甘心,俺爹俺娘咋这么苦呀,俺个傻兄弟咋这么苦呀,他们就该跟着俺享不了啥福,还搭上一辈子痛苦?

延信猛然抹了一把泪水,说,兰娥你别说了,你说了俺心里疼得很,俺娶了你,俺已经叫了爹娘、兄弟,俺就不会再改口。你放心,他们有俺在,就跟有你在一样!兰娥听了这话,嘴角露出了微笑。兰娥断断续续地说,好人,你、这么说,俺、放心了……兰娥微微地颤抖,不停地颤抖,并且用力地张开眼睛看着延信,呼出了最后一口长气。延信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兰娥开始哀号,深沉的孩子样地哀号。

延信记得,兰娥最后使劲地将指甲抠紧了延信的手,抠着,一直不放松。延信觉出了疼,直到现在,延信还觉得疼。

 

延信把岳母和智障弟弟彦妞接回了家,开始了一个新的艰难的生活历程。他要抚养刚过满月的女儿,还要照顾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弟弟。岳母身体不好,有着肺气肿、胃溃疡、低血压、关节炎多种疾病,早就不再下地干活。但是她乐意帮助延信照看小外孙女,孩子太小太可怜了,延信怎么能带了?

在焦作矿务局朱村矿上班的岳父谢召玉抽空回来了。延信过去请岳父,岳父一见延信就来了怨气,说姓刘的小子,俺说你是个扫帚星吧,人家还不信,俺闺女不嫁给你也不会死,嫁给你还没过上啥好日子,你就让俺家弄到现在这个田地,你还有啥说,你还有啥脸再往这个家里凑?你走吧,俺不认你!延信流着眼泪,说爹,你让俺在这个家吧,俺给兰娥说过话,俺要为您两位老人养老送终。岳父说,你别说了,俺没空儿听。你不走是吧?你不走,俺走!岳父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家。

延信初为人父,并不会照料刚过满月的女儿。他抱着变英四处串门,看谁家正给孩子喂奶,就央求喂变英一口。村里人也可怜他和孩子,都愿意帮他。那个时候看着变英在人家怀里吃得那个急,延信跪下的心都有。但是这也不是个办法,到了晚上孩子饿的时候还是哭闹不止。孩子奶奶让三哥延胜从亲戚家牵来了一只刚下过崽的母羊。母羊的奶水流入小变英的口中,小变英觉得这个奶有些特殊的味道,喝了几口就不接受了。村里人说要是羊奶里放点儿白糖就好了。白糖属于紧缺物品,好在县里一位王部长在村里住队,帮忙安排供销社给予了照顾。日子好歹就这样过下去。

还有弟弟彦妞,他三天两头地会给延信带来麻烦,以前有姐姐照应着,现在姐姐不在了,延信就多了一份责任,有时候彦妞吃不好饭,洒得哪里都是,延信还要一点一点地喂他。他跑出去不回家的时候,延信就四处去找。彦妞不是在麦秸垛里钻得一头麦秸,就是受了谁的欺负,在哪家的门楼下哭,或是浑身泥土在窑上滚。有时候他的裤带被谁抽掉了,裤子拖拉着,光着屁股哭着追打,身后跟着一群笑话他的孩子。延信见了很生气地把那些孩子撵走,给弟弟提上裤子带回家。一次彦妞在外边闹肚子,弄得浑身是屎尿,延信把他带到了河边,好好地给他洗了身上,又洗了裤子。

这些岳母冯季花都知道,岳母的心里也是十分矛盾,她不能骗自己。因为老听到村里人说闲话,说亮干的就是一个傻事儿,亮还年轻,他完全可以给变英再找一个妈。可现在有一个傻兄弟的拖累,一个有病的岳母的拖累,没有人再会愿意跟亮啊。岳母不再出门,她把自己关在家里。

岳父回来了,岳父还是那句话,他对冯季花说,你咋就这么死心眼,人家姓刘,不姓谢,亲不亲,姓上分,闺女死了,女婿的名分也久长不了,更不可能成为你的儿。他就是抹不去那个脸,一时一会儿的事儿,能照顾你一辈子?死了这条心吧,早晚他得娶妻生子脱离咱们。你别让村里的唾沫星子把你淹死,说你赖上人家。我看这儿不能待了,咱还是走吧!

就有那么一天,延信收工回来发现岳母和弟弟不在了。延信四处寻找。娘抱着小变英对延信说,岳母跟着岳父走了,去焦作了。延信知道这一切肯定是岳父的想法。娘也说别去了儿,别跟着傻啦,在家好好守着娘,找个人成一个家庭,过好后边的时光吧。延信的心里五味杂陈,他一天不见岳母一家人,一天心里就乱得慌。他无心打理农活,也无心照顾小变英,兰娥是咋着跟你说的,你又是怎么跟兰娥说的?兰娥临终的惦念和自己的承诺像上堂鼓,不断地敲打着。

他必须得走了。他去找生产队长,找村主任,找大哥二哥三哥找爹娘不断地重复自己的想法,实际上是坦陈自己的诚意。延信最后说,爹娘还有三个哥哥在家照顾,少了自己一个也算不了啥,可那边一个顶事的孩子也没有!延信几乎是求他的亲人了。

结果是延信抱着变英赶去了焦作。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