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剑冰
王剑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32,686
  • 关注人气:5,8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作家》2018年11期《生命的重量》之一

(2019-03-19 08:59:05)
标签:

生命的重量

谢延信

中国作家

报告文学

王剑冰

分类: 报告文学

《中国作家.纪实》2018年 第11期 

生命的重量

王剑冰

 

 

谢延信本来不姓谢,姓刘。在豫北的车村,刘姓是第一大姓,谢姓是第二大姓。

多少年后,谢延信想起和兰娥的好,眼前还像放电影。

延信是在村口碰见兰娥的。延信不知道几回碰见,都是兰娥预先打了埋伏。前些时兰娥去找弟弟彦妞,猛不丁被姑姑叫住了。姑姑在村里开着一个小门店,问过兰娥就拿这拿那地给兰娥,兰娥不要。姑姑说不是给你,给彦妞哩。姑姑说这么大的闺女啦,该找婆家了。姑姑问最近又有谁给介绍了。问姚前营的可见了?兰娥知道姑姑关心自己,说见啦。姑姑问感觉咋样。兰娥说没啥感觉。姑姑说那你看中谁了,自己谈呗。兰娥不回话。姑姑说前街的那个亮我看人挺好,你俩不是还在一块说过话?兰娥脸就红了,说姑,人家啥时候说话了。姑姑说别啊,我都看见了。

延信的小名叫亮。兰娥说你昨天跟人家打架啦?延信说没有啊。兰娥说还没有,你看你脸上的那一道子。人家都说是他先动的手,把你打成这样,你咋不跟你三哥说说?三哥是乡里的棉花技术员。兰娥知道理在延信这里,延信看见人家不好好打花杈,就好言语劝说。人家不听他那一套,还跟他动起了手,结果因为延信的让,吃了亏。村里都说延信家兄弟多,堂兄延丕还是大队会计,肯定不会白吃亏。延信说那个花杈他要是掰掉了,俺就不跟他认真了,你说了他还是那样,还是不好好打花杈,俺也是太认真了。兰娥说生产队的庄稼,你恁认真干啥?光得罪人。延信听了有些不高兴,谁让俺当技术员儿来?俺既然当了这个技术员儿,俺就得认真,不认真,这一片棉花地将来要被人笑话哩。兰娥笑了,笑中带着赞许,你呀,吃亏也就吃亏在太老实,太实在。

兰娥回姑姑说,那也是走到路口碰着了,说了两句。姑姑说那可不一样,看着可亲密。有一回,你不还给了人家一个苹果?兰娥的脸又红了。咋着姑姑啥都知道。那天兰娥拿着一个苹果,看见延信走过来,说,给。延信不好意思,说俺不要。兰娥说为啥,怕俺下药?延信说,不是,你吃吧。兰娥说,俺吃,俺吃了还在这里等你?延信说,那你吃一半给俺留一半。兰娥说,那不行,你没有听人家说不能分梨吃。延信说苹果又不是梨。兰娥说,都一样。好了,俺吃还不行?兰娥咬了一口,然后给延信递了过来。延信知道兰娥的意思,除了兰娥,谁还能咬一口给你呢?延信大口咬着苹果,咬得满口汁液。

谁想着就让姑姑看到了。兰娥说姑,你再这样说俺走啦。兰娥真的走了,兰娥急着去找弟弟回家吃饭。姑姑看着兰娥的背影噗的一声笑了。刚转进柜台,正好延信来买煤油。延信叫了一声姑,姑姑答应着,又和延信聊了起来,说亮啊,说媳妇了么?延信说,没,没有。姑姑说,那咋不着急,大小伙子了,该成个家了。延信说,俺哥们儿多,家里条件不好,现在的闺女眼光都高。姑姑说那是她们不识货,亮一看就是个实在人,心眼儿好,咋能没人喜欢呢?姑回头给你介绍一个。延信说,姑你可别逗俺。姑姑说,谁逗你了,放心吧,姑姑肯定给你介绍一个好的。

转眼又是一个黄昏,兰娥嗑着瓜子,在村口跟延信说话。兰娥说,咱姑跟你说啥没有?延信装糊涂,说,说啥啦?兰娥急得跺了一脚,你,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就是,就是……兰娥把瓜子甩了一地,嗨,你觉得俺咋样吧?延信心里笑,嘴上却说,你说呢?兰娥说俺咋知道,你要是觉得……俺也没啥说的。延信说那你对俺啥看法?兰娥说俺对你没啥看法,俺早看着你人好心眼儿好。延信说可是俺家条件不好。兰娥说俺家条件好?俺家里有个拖累人的弟弟。延信知道那个天生智障的彦妞,比他姐姐兰娥小不了多少,却整天张着嘴呵呵呵地在村子里跑来跑去,兰娥经常喊着找他。延信说可你家是工人家庭哩。兰娥说,你别说那么多,俺只图人。

兰娥说这话时眼里充满了泪水。在这之前,兰娥已经在家和父亲闹了一场。父亲站在那里发脾气,说不行,咱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家有一个人在矿上挣钱,咋着在村子里也站得起来,他连个正儿八经的房子都没有,娶了你咋生活?不行!兰娥说,现在是俺找对象,爹说不行就不行?俺看好了,俺就要嫁给他。你说咱家条件好?俺弟弟现在这个样子,实际上也拖累人家了。父亲说,你别说那么多,彦妞有你妈和我,那算啥不好,总不能让彦妞随着你嫁给他。你别执迷不悟,选个好人家比啥都强,爹还想着给你招个上门女婿哩。兰娥说爹,俺弟弟总不能跟你一辈子,到头来还得找他姐,还得是俺来管他。俺看亮是个老实人,将来成家了,您俩年龄大了,俺把弟弟接过来,俺想亮也不会对他赖了。找其他的人,俺信不过。父亲还是一副犟脾气,说你别跟我扯那么多,就冲他那一大家子人俺也不愿意。要想找俺闺女,除非他姓谢!

娘冯季花有主心骨,娘说他爹,俺咋看着这亮是个好娃儿,她姑姑都说这小伙子中,如果妮子愿意,就让他俩成了吧。

这些话兰娥都告诉延信了,延信都知道,就因为延信知道,延信才觉得兰娥好,她没有拿他当外人。延信喜欢兰娥,他喜欢这个在爱情方面有性格的倔强的姑娘,这个姑娘没有在意家人的想法,只是认定她的喜欢。她的喜欢和延信的喜欢碰在了一起,碰出了爱情的火花,也碰出了爱情的力量。延信想,这一生都不会离开这个姑娘了。

兰娥信得过延信,延信当然能让她信得过。前些时,在地里干活的延信被兰娥叫住,说你看见彦妞了么?她正急得四处找弟弟彦妞,村里都找过了也没有见着。延信让她别急,便帮着去找。最后在村后的水塘里找到了。彦妞是去撵猪玩了,猪一路顺着熟路往苇丛正旺的泥坑里跑,一进泥坑就拖泥带水地拱了进去。彦妞也就拖泥带水地摔倒了,幸亏水塘边上不深,幸亏他没有再往里挣扎。延信找到芦苇遮没的水塘的时候,彦妞已经在泥窝里哭了半天。延信扒去了彦妞那身泥水衣裳,又把自己的衣裳脱下来给彦妞穿上。那个时候已经是深秋,兰娥看到延信只穿着一条短裤浑身是水地背着彦妞从苇塘出来,眼睛立刻就潮了,眼睛一潮,心里反而暖了。(未完待续)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