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码字的咸泡饭
码字的咸泡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6,974
  • 关注人气:2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隐居的人

(2016-05-05 21:32:06)
标签:

短故事

分类: 随笔

黄先生在乡下租了一套房子。真的是乡下。很乡下的乡下。我从市里开车过去,不堵车的情况下得四十分钟。穿过长长的环太湖路。越走车越少,越走越有荒郊野外的感觉。

我对同伴说,住在这地方,唯一的缺点是看不到美女。美女不会住得这么深。她们喜欢花花世界。同伴同意我的看法,并且对此深表遗憾。是啊,美女的影子都看不到,唉。我们结伴来这个美女不愿意逗留的地方看黄先生。

院门上挂着“不请勿进”的木招牌。毛笔写的字,手书。我推开门,门没锁。我手里提一箱纯牛奶,是送给黄先生儿子的。同伴抱一个大西瓜,刚刚在路边买的。乡下人说,这瓜我自己种的。称完才知道,一个瓜得五十元。我们有些惊讶和犹豫,可想到我们是城里人,觉得买一个五十元的瓜也没什么大不了。

黄先生从屋里迎出来,冲我们笑。他穿中式白布衬衫、黑裤子、布鞋。头发短极,像头皮上氲着墨。黄先生说,自己人,还带什么东西,先进屋。我把牛奶放在椅子上,转身朝院子里望去。一株枇杷树,亭亭如盖。几棵小黄杨绿得可爱。门边的枣树枝桠纠缠,异常茂盛。我对黄先生说,院子竟然这么大,太奢侈了。黄先生说,不然干嘛搬到这里。

一楼是书房。书桌极大,上面置一把古琴,宣纸数张。桌边是一张躺椅。黄先生说,如今的时间基本就在这里消磨。与他相伴的除了书和琴,还有夫人、小孩、女弟子。女弟子端来茶具。我们围桌而坐,开始寒暄。女弟子淡定冲茶,紫砂壶里放茶叶,小盏里满上,一杯杯递到我们近前。女弟子素颜,不美。穿红色道袍,扎一根独辫。另一位女弟子据说不久前回家乡,处理点俗务。

正聊着天,黄夫人领孩子从二楼下来,冲我们点头,说打算出门散步。黄先生说,不如我们一起出去走走。我们立即表示同意。

出院门,在村里的小路上绕行。碰见一村妇,黄先生上前招呼,问她脚是否好了些?村妇说,没好。黄先生就说,那你回头去我家里吧,我再帮你瞧瞧。村妇笑着答应。

我们感到好奇,向黄先生询问村妇的脚怎么了。黄先生说她的脚没知觉,不知道疼。黄先生出门前换了长袍,此刻正健步如飞走出村口。我和同伴跟在身后,一个劲儿地夸赞乡下风景好,空气清新。同伴说,城里哪有这么好的空气啊。说着很贪婪地深深呼吸了一口。

谈话间,我们了解到黄先生正研究中医,并且尝试给自己和村里人看病。当然,是免费的。黄先生称之为义诊。可是,怎么研究呢?据黄先生说,主要是看书。根据书上的配方,到药材店抓药,回来煎和熬。

今天黄先生的兴致高,在路上没忘记给我们讲解此地的民俗。路过一间寺庙时(其实也不确定是不是寺庙,没看见佛像,只有一大堆香灰和燃残的蜡烛),黄先生伫足,深深鞠一大躬。我和同伴站在一旁,表情尴尬。正当我犹豫要不要效仿时,黄先生颇自得地说,他刚刚成功禁食半个月,排毒完毕,如今感觉眉目清爽,精力旺盛。我们好奇地询问如何禁食。黄先生粗略地解释说,每日减少饭量,渐至于无;再每日增加,逐渐恢复到从前。我们若有所悟,不过黄先生说,这里面玄奥多,你们肯定不懂,以后有机会认真教你们。

散步的路线是沿着贯穿村庄的水泥路走到枇杷林,再往南走一条林荫道。道旁树木葱郁,清风徐来,让人倍感惬意。我由衷地羡慕黄先生,来此风物俱美的地方隐居,而我们身陷凡尘,不知始终。当年,黄先生和我同在一家公司,他是我的上司,我是菜鸟下属。如今,我想破脑袋谋“钱途”,而他甩甩袖子,带老婆、孩子来此逍遥。据说此地房租便宜,一套房子另加一个奢侈的大院子,一年的费用不到两万。而我好奇的是,黄先生隐居在此,如何赚钱养家?他是如何劝说黄夫人并成功获得支持的?当然,这么私密又敏感的话题,我是不可能真去问他的。

散步归来时,黄先生说得去药店抓几副药,他孩子最近受了风寒。我们都有兴致去中药店一探究竟。店里是浓浓的药味,闻之沁入心脾。店员用精致的小称衡量着那些名字动听却不知所以的药材,然后用纸袋包好。黄先生额外买一盒艾灸棒,说是帮那位村妇治疗脚疾。他极力推荐同伴也买一盒,对他的颈椎痛有极好的疗效,而且使用方便。同伴最终决定买一盒。结账时,黄先生微露尴尬,说,出门时忘记带钱了。同伴连忙掏出钱夹,说,我来,我来。

回来时,黄先生的女弟子已经备好午饭。素面一碗,菜有拌黄瓜、皮蛋豆腐、豆腐乳、平菇青菜,还有黄先生赞不绝口的杨梅酒,据说是当地人送的。我得开车,所以没喝。黄先生刚握上筷子,那位有脚疾的村妇来了。大声和女弟子说话,方言,我听不太懂。黄先生放下碗筷,极热情地招呼村妇进屋。我们也进客厅观看。只见黄先生点燃艾灸棒,艾灸棒冒出缕缕青烟,如电影中牛仔嘴里叼的雪茄。黄先生专注地把艾灸棒凑到村妇脚边,询问她有没有感觉。村妇摇头。黄先生全神贯注,我和同伴不忍打搅,乖乖回厨房吃面。此时黄夫人与孩子已经上楼午睡。

吃完面,我们再进客厅。只见女弟子端坐桌面,一心抚琴(哦,对了,她最近正在禁食,所以没和我们一起吃面)。黄先生依旧蹲在村妇脚前,而艾灸棒已经燃到一半。我观此景,如电视里演戏一般。场面既怪且美。忽然,同伴大声说道,她脚背上起泡了。我循着同伴手指的方向,看见村妇的脚背上赫然出现一个亮而通透的大水泡,而她竟然一点没觉得疼!

黄先生颇淡定地说,没事,这说明艾灸起作用了,经络慢慢通了。

我和同伴面面相觑。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