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某人韩东
某人韩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9,357
  • 关注人气:3,3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人生可以改变

(2010-05-12 00:26:50)
分类: 副刊随笔

人生可以改变

 

 

我为准备下一个长篇偶尔翻阅《大脑可以改变》一书,竟被深深地吸引了。这是一本奇书,道理与掌故并重,书的封面介绍说,“从大脑自我修复的故事中发现神经可塑疗法可以治疗中风、脑瘫、性变态、抑郁症、脑萎缩、孤独症……”。作者为加拿大的诺尔曼·道伊奇,田志军翻译。

按照传统的定位理论,人的大脑和官能之间是一一对应的关系,大脑被划分为若干专门区域,担负不同的工作。并且这种划分是天生的,或者永久性的。脑的某部分损伤或缺失使得相应的官能丧失,并不可能得以复原。神经塑性理论则认为,大脑是可塑的,并且大脑图谱是处于不断的变化之中的。这就给治疗和康复带来了可能。

我们看东西并不是眼睛在看,听东西也不是耳朵在听,一切觉受和精神活动都源自于我们的大脑,是大脑在看在听在思考。以前就听过大脑是人最大的性器官的说法,读了此书才知道并非比喻。大脑有关于我们身体各部分以及运动、意识的脑图谱,在当代技术条件下,这图谱是可以侦测和描绘出来的。朱文写过一个短篇,叫《不存在的脚在痒》,不存在的脚怎么会痒呢?在精神病诊断中这就是所谓的幻肢体验。也就是说,身体性的脚虽然被截除了,但大脑里脚的图谱依然存在,是它在痒。

于是便得出了结论,身体和体像之间是有差别的,从根本上说它们是两件事。只不过在正常人(非患者)那里,身体恰好反射了体像,于是我们就感觉不到这种差别。在反常者那里,体像和身体的错位是完全可能的。比如一个人已经明明骨瘦如柴了,但仍然觉得自己很胖,拼命减肥。一个人明明眉清目秀,但觉得自己丑陋不堪、羞于见人……身体不过是我们的幻觉,甚至世界也一样,不过是我们头脑的某种反射罢了。——一下子就上升到了哲学的高度,甚至和佛理不谋而合。

再比如一个性变态患者,由于早年经历,将暴力和性联系在一起。也就是说他的大脑中性的图谱和暴力的图谱是合在一起的。一想起暴力就想到了性,一想到性就想起了暴力。治疗的要义就是将这两个图谱分开。每当他的身上出现非暴力的“柔性”表现时,医疗者就提醒他注意,反复体验。每当他出现非性的强力(如本能自卫)表现时亦然,提醒注意、反复体会。总之,性和暴力都应该是纯粹的、纯的。久而久之,两个图谱就分开了,变态的症状得到了控制。

在治疗各类强迫症中,不是运用传统的脱敏疗法,而是相反,远离强迫的内容。强迫是由于大脑的辨错—焦虑—更正的神经回路锁死了无法“转下页”造成的。要打开这把锁就得重塑新的神经回路,因此强制性的转移是重要的,强制自己“转下页”。一段时间后,新的通畅的回路形成,旧的回路就可以被取代了。

大脑的神经皮层、图谱构造也是用进废退的,并且是竞争性的,因此就给精神疾病造成了可乘之机,但也给有关的治疗以极大的用武之地。

此书内容丰富、妙趣横生,由于本文篇幅所限,我就不多罗嗦了。在享受阅读乐趣的同时,针对自身的问题不免会带来很多启发以及希望。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副独一无二且变动不居的大脑,这大脑左右了我们的生活、世界观以致一切,精神或神经疾患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个普遍现象,几乎无人可以幸免。读书就是一种塑造,读此书至少能塑造一种信念,就是我们是可以改变的,变得更好和更健康。也得知,我们某方面的不健全或者偏离或者衰弱也是有原因的。扬长避短以争取更完美的人生。

 

2010-5-9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