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剑锋冷然
剑锋冷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4,241
  • 关注人气:2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杨引传与潘麐生

(2015-10-11 18:44:18)
标签:

浮生六记

杨引传

潘麐生

许起

沧浪亭

分类: 浮光掠影

杨引传与潘麐生


杨引传与潘麐生
苏州沧浪亭


 

光绪三年(1877)七月七日,杨引传为曩年在苏州冷摊上获购的沈三白《浮生六记》残本题识,翌年即刊入到申报馆以活字版排印的“独悟庵丛钞”中。题识有云:“其书则武林叶桐君刺史、潘麐生茂才、顾云樵山人、陶芑孙明经诸人,皆阅而心醉焉。”然四人中惟有潘麐生留有题序和诗赋,落款为“同治甲戌初冬,香禅精舍近僧题。”

潘麐生名钟瑞,字圛云,又字麟生(或麐生),号近僧、瘦羊、香禅居士等。江苏长洲人,乡诸生,官太常博士。少孤力学,精篆隶,工词章,究心文献,长于金石考证。嗜山水,所游诸名胜皆有记考,所交皆当世名士。因其题序《浮生六记》时间为“同治甲戌”,即1874年,比杨引传题识时间要早三年,故有人认为,潘麐生先于杨引传得到此书。对此,陈毓罴先生并不认同,他在1996年大安出版社印行的《沈三白和他的浮生六记》一书中指出:潘麐生“是杨引传的朋友,从杨处而看到此书。杨氏在道光三十年(1850)之前在冷摊上获得此稿,一直藏於自家,至光緖三年(1877)才交上海申报馆付印。所谓其书稿为武林剌史潘麐生号近僧所得,实不可能。然又有台湾学者蔡根祥著《浮生六记考异》,声称他“遍寻潘钟瑞麟生的相关资料,看不到任何潘麟生与杨引传相识的记载。”

事实上,杨引传与潘麐生有过交往。笔者翻检光绪十五年(1889)《申报》,在731日第九版中,看到刊有署名壬瓠许起写的十首纪游《即事口号》,序曰:“五月廿八日,痩羊潘叟买櫂,招同醒逋、恂卿两杨君、茶邨顾君、心兰金君与余共六人,偕泛山塘,即事口号二十首,录呈天南遯叟暨雾里看花客粲政。”作者许起,字壬瓠,号老瓠。与杨引传的内弟王韬“生同里闬,少同师学,亦同数齿”,许起勤于读书,与王韬商榷文字,交尤莫逆。其擅长诗古文,著有《珊瑚舌雕谈初集》,该书即由王韬作序、校勘,以活字版排印。《即事口号》诗序所言“瘦羊潘廋”,即指潘麐生,他是招游山塘的发起人。其第二首云:“金阊小泊约诚斋,不唤吴姬与越娃。丝竹屏除而况肉,纵谈风月杂诙谐。”“诚斋”句下注:“谓醒逋”,即杨引传之号。由此可见杨引传为潘麐生事前专约,见面后在船上屏却声色,谈笑戏謔,相当融洽。许起诗成后,所呈天南遯叟,即王韬之号,雾里看花客则是王韬的女婿钱徵(字昕伯),亦是当时的海上著名文人,《申报》主笔之一。可见他们是以同乡、同友、同道相交集,关系非同一般。

翻检到同年828日《申报》第九版,又看到许起发表的题游可园和沧浪亭的诗作二首,诗后有杨引传“依韵同题”。许起诗序曰:“六月十八日,偕潘瘦叟、杨醒翁至可园,登藏书楼,旷览典籍。旋同式之章君游沧浪亭,赋此以誌,录呈天南遯叟暨雾里看花客削政。诗云:“藏书楼庋万千函,宛向琅嬛密籍探。学古堂开可园地,沧浪亭接大云庵。湖山代易名流占,风月天教我辈谈。最惹人怜新种柳,,红栏干外碧毵毵。”其二云:“休惜当时四万钱,任凭兴废自千年。入门眼底皆山水,僻处城南远市釐。曲栏风吹横瘦竹,绕池香溢半开莲。朋侪怅触能无句?共怕吟成到处传。”落款为“江左老瓠弟许起初稿”。杨引传“依韵同作”,其一云:“嬾从石室展瑶函,且傍沧浪旧迹探。小刦忽忽阅兵火,大云了了记僧庵。侭饶叠石栽花果,更作吟风弄月谈。三十年后一弹指,想看鬓发总毵毵。”其二云:“又见苔痕长绿钱,浮生易感况衰年。人誇长史名千古,我□宾香阁一廛(乾隆时陈芸娘女史宾香阁在沧浪亭旁)。隄上渐多新种柳,池中本少并头莲。贤愚自昔源同尽,轶事於今□偶传(谓女史夫沈三白所著浮生六记)。”落款为:“淞滨外史老圃杨引传稿”。

苏州可园本是沧浪亭的一部分,乾隆年间,诗人沈德潜将其辟为读书讲学的地方。嘉庆年间,巡抚汪稼门创立正谊书院,可园归入书院,成为苏州一所著名学府。光绪十四年,贵筑黄彭年开藩吴中,就正谊书院西偏建学古堂,购书数万卷。苏州人章钰(字式之)以名孝廉身份出任学古堂斋长,杨引传、潘麐生和许起即通过章钰去查阅学古堂所藏典籍。因可园与沧浪亭只有一溪之隔,所以引起了杨引传格外关注,或许就是在他的提议下,诸人於旷览典籍之后,旋又游览沧浪亭,我们从杨引传 “人誇长史名千古,我□宾香阁一廛。”诗句中能感觉到当时的心情,盖沧浪亭是沈三白夫妇二人当年相偕于白日赏幽夜晚玩月的地方。然而,经过一场太平天国运动兵燹摧残,此时的沧浪亭已呈颓败景象,杨引传不禁感慨系之,写下了这首纪游诗。因当时报纸印刷质量较差,致诗句中有一些字迹模糊不清,难以辨认,出现多处缺失,影响到对该诗的解读。同游者潘麐生亦醉心於《浮生六记》,游览中与杨引传当有共同的话题,惜未见他有诗作发表。

由光绪年间《申报》刊载的许起和杨引传的诗作,我们应当承认,潘麐生与杨引传交往颇深,潘麐生所看到的《浮生六记》很可能就是从杨引传借得。杨引传手中的《浮生六记》阙二记,是个残本,潘麐生看到的本子亦“惜乎卷帙不全”,两者当是同一个本子。潘从杨借得后,“阅而心醉”,为之作序,题诗。还为他藏有“镌浮生若梦二语”的犀角园印而颇生感慨。而杨引传的序文里也提到潘麐生以“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之小印钤于简端,可见此简乃是潘麐生寄给他的,以证潘麐生写的序和诗,也是随简附寄,通过杨引传得以置於“独悟庵丛钞”本《浮生六记》前而发表出来的。如是,则可以认定,杨引传於苏州冷摊上获得《浮生六记》应在同治甲戌年(1874)以前。但笔者并不认同陈毓罴先生所说的 “杨氏在道光三十年(1850)之前在冷摊上获得此稿”。陈的说法是依据道光三十年王韬曾因读《浮生六记》写过一篇跋文,但在那篇跋文中,王韬已明确指出他少时“屡阅”并“辄生艳羡”的《浮生六记》,为里中曹氏畏人小筑所藏,当是另一个版本。详见笔者拙文《王韬始读浮生六记的时间和版本》,发表《淮阴师范学院学报》哲社版2013年第1期。

 

 杨引传与潘麐生

《申报》光绪十五年(1889731日第九版

 

 

杨引传与潘麐生
《申报》光绪十五年(1889828日第九版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