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耳机俱乐部小白
耳机俱乐部小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476,147
  • 关注人气:6,1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唱片工业造就明星

(2014-02-25 18:22:39)
标签:

文化

分类: 音乐及唱片
唱片工业是一个以音乐文化为基础的产业,是一个Industry,是一个商业行业。这个行业从20世纪初开始起步,但当时留声机的价格很贵,并不能进入千家万户,唱片也是很贵的,比如当时一代歌王卡鲁索的畅销唱片,每张只能录一首歌,播放四分钟左右,但价格就已经很贵。其贵价主要是因为版税,并不是唱片的物料成本。由于当时唱片和留声机的用户很少,限于精英阶层,所以平摊到每张唱片上面的版税费用更贵。

 

唱片业真正开始进入黄金时期,是随着慢转唱片(Long Playing Records,简称LP)的进入市场开始的。唱机的价格也开始大幅下跌,在西方家家户户都能用得起,同时唱片的销量上去后,价格也开始平民化。

 

就在进入LP时代后,唱片工业开始兴盛起来,总产值上去了,唱片公司们摩拳擦掌,着手大干一番。各大唱片公司纷纷寻找有潜力的艺人(Artist),为他们录制唱片,并开始包装艺术家的形象,以推广其唱片的销售。这样,一个前途无量的庞大产业整装待发了。整个流程就是这样的:唱片公司挖掘艺术家,精心录制优质的唱片,通过市场推广,把艺术家包装为明星,这样他们的粉丝们就会舍得掏钱购买唱片,使得唱片公司和艺术家获得丰厚的回报。

 

这个商业模式不仅适用于流行音乐,连“神圣”的古典音乐,实质也是这样的。有几个最经典的包装成功的案例:一个是EMI对指挥家卡拉扬、克伦佩勒的打造,一个是Decca对指挥家索尔蒂的打造。前者的幕后英雄是EMI的著名制片人Walter Legge,后者的幕后英雄是Decca古典部的负责人John Culshaw。

 

卡拉扬后来名声显赫,无与伦比,但由于在二战时和纳粹德国有牵连,事实上他在二战结束后被禁止在国内指挥乐队,只能无所事事。是EMI的Walter Legge找到他,说服他为英国的EMI录制唱片,才能使他后来崛起并一路星运坦途。可以说Walter Legge是卡拉扬的命中贵人。后来卡拉扬名气大了之后,对EMI的官方录音专用乐团——爱乐乐团兴趣渐减,把重心放到柏林爱乐去了,于是Walter Legge重新找人,又找出了克伦佩勒。克伦佩勒的指挥资历很老,但在美国发展并不顺,1939年因为脑瘤而开了一刀后,指挥邀约越来越少。可以说也是位于其艺术生涯的十字路口。又是EMI的Walter Legge成为他的贵人。自从克伦佩勒执掌爱乐乐团后,名声火箭般上升,他率领该乐团为EMI录制了大量经典作品,这些唱片都成为五六十年代的经典唱片,并且在进入CD时代后被几次出版。

 

匈牙利人索尔蒂起先是一位钢琴家,但他本人更喜欢指挥,从五十年代开始基本放弃钢琴演奏,热心于指挥。Decca的古典部负责人John Culshaw当时正在策划一个大项目——录制一套瓦格纳四联剧《指环》。于是目光投向了索尔蒂。虽然索尔蒂在当时并不算资格很老的指挥,但这套《指环》的录制和发行极其成功,唱片获得极高评价,大受欢迎,因此索尔蒂也一举成名,成为Decca旗下的指挥明星,后来他也在Decca录制了大量的经典作品,凭借着Decca音响工程师制造的优异音效,这些优质唱片一直畅销,直到数码录音时代,直到索尔蒂逝世为止。

 

从这些我们可以看到,卡拉扬、克伦佩勒、索尔蒂这些后来成为古典大众明星的人物,他们的崛起,都是唱片工业造就的,是唱片工业的最大获益者——当然他们背后的唱片公司靠着这些偶像人物赚了更多的钱。可以说,若没有唱片工业在五六十年代的兴盛让他们遇到了这个机会,若只是靠传统的开音乐会的演出形式,那这几个人绝没有机会成为大师、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级人物。

 

除了EMI和Decca外,当时主流的唱片公司都有各自的指挥明星级人物。比如美国哥伦比亚CBS旗下的明星级人物就有匈牙利人奥曼蒂、塞尔,还有美国本土最强指挥家伯恩斯坦。这三位音乐家在CBS录制了大量优秀唱片,成为CBS的台柱级人物。

 

象这种台柱式的重要人物,大唱片公司都是把他们包装成明星的,而且一般情况是让他们录制主要的、最受欢迎的古典作品。举例来说奥曼蒂、塞尔、伯恩斯坦三人都在CBS录制了贝多芬和勃拉姆斯的交响曲。至于市场如何选择,那要看各自的粉丝了。由于三位指挥家的风格有差别、个人形象有差别,打差异化的牌,所以不用担心自相残杀。

 

大公司旗下也各自有各自的独奏明星,一般情况下会有几个最主要的钢琴家、最主要的小提琴家、最主要的大提琴家。这几个台柱式的人物会被授予录制主要经典作品的任务。举例来说,Philips旗下的头号钢琴家,是奥地利人布伦德尔。此公最早是在美国Vox录制唱片而成名的,后来转到Philips,名气更大,是一个主要靠唱片成名、成为明星的人物。这种成名方式,和传统的演奏家靠到处演出成名,是两个不同方式了。虽然Philips还有其他台柱式的钢琴家比如智利人阿劳,但是我觉得布伦德尔是比较典型的一个例子,说明一个钢琴家可以靠录制大量优质唱片而成为大师。

 

Decca旗下的台柱钢琴家则是阿什肯纳齐。这是一位绰号“工兵”“劳模”的钢琴家,因为他勤勤恳恳地录制了大量曲目,而且凭借着Decca的录音水准,唱片大多水准很高。唱片工业造就的这些大公司的台柱式人物,一般会录制大量主流曲目,以保证唱片的销量、树立自己的名声。这在唱片公司以前是难以想象的事情。传统上演奏家完全是依照自己的艺术审美和兴趣行事的,只弹自己喜欢、观众爱听的曲目,不会去盲目求全。在施纳贝尔之前,没有什么钢琴家会演奏贝多芬的全部32首钢琴奏鸣曲,只是选弹一部分自己喜欢的作品,而唱片工业兴盛之后,录制贝多芬32首钢琴奏鸣曲全集的人,越来越多,足足有几十位。这些钢琴家,每个都喜欢贝多芬的每部钢琴奏鸣曲?完全不是!录制这套东西只是唱片公司的一个“商业项目”而已。类似的全集项目,在大公司是必搞的,所以唱片工业发展几十年,最大的“成就”是大量的全集。这在唱片产业发展之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在没有唱片的时代,观众们根本不可能在音乐厅里听到李斯特的全部作品、巴赫的全部作品、舒曼的全部作品、舒伯特的全部作品、贝多芬的全部作品,诸如此类。而现在的乐迷可以很轻易地拥有很多全集(当然真正听完的不会有多少人)。

 

对乐迷来说,象布伦德尔、象阿什肯纳齐这样的明星艺术家,他们的系列优质唱片非常便于大家欣赏主流曲目,比如贝多芬钢琴奏鸣曲全集、莫扎特和贝多芬的钢琴协奏曲、李斯特和肖邦的主要作品等。不过由于商业化考虑的关系,这些钢琴家不太演奏偏门曲目,就算艺术家自己感兴趣想录,唱片公司也往往不支持。从艺术的角度看,这是一个缺憾,也是古典音乐产业商业化后的一个结果——唱片公司虽然出版的是艺术作品,但商业化考量始终是头一位的,首先要确保唱片的销量,而不是所谓“艺术价值”。所以主流曲目被大量重复录制出版,各类版本多达几十个甚至上百个,事实上是被过度录制了,而偏门些的曲目,即便有欣赏价值,大公司也往往不管。

 

从某种角度说,演奏大师、艺术家们,只是唱片产业链条上的“环节”而已。也正因为此,有一些艺术家后来不愿意为大公司服务,而专门在一些小厂牌录音。小厂牌知道自己不可能和大公司比销量、比主流曲目上的成绩,所以一般会另辟蹊径,用其他东西吸引乐迷,所以会给艺术家更多的自由,会愿意录制一些偏门但有价值的曲目,或者一些有创意和探索性的演奏形式。纯粹从艺术价值的角度说,我觉得很多较小的厂牌,反而是更为突出的,只是他们不象大公司那样财大气粗、有能力投入巨额商业宣传罢了。

 

 

(完)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