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厚夫
厚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1,278
  • 关注人气:5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社会科学报》书评:《诗意而理性的<路遥传>》

(2015-11-24 11:43:25)
标签:

《中国社会科学报》

《路遥传》

书评

孙德喜

分类: 关于《路遥传》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11月20日第八版“后海”版@“灯下书影”专栏

诗意而理性的《路遥传》

孙德喜

    传记写作常常令作家陷入一种矛盾:一方面,传记具有历史属性,其中以思想家、作家和艺术家为传主的传记,还具有学术性。这就要求传记的写作必须符合历史真实,客观地还原传主的人生,科学地解读传主的各种著述和作品,并且给予公正的评价;另一方面,传记作者很可能对传主怀有某种深厚的感情,在写作中常常不由自主地将自己的激情投入到写作之中,这样,在激情的强大作用下,传记的历史真实就可能受到一定的影响,对于传主的判断和评价就可能有失公允。但是,厚夫在写作《路遥传》时以激情与理性的高度融合,有效地解决了这一矛盾。

    厚夫,本名梁向阳,陕北延川人。路遥可以算是厚夫的老乡兼校友,更重要的是,路遥有恩于厚夫。在《我与路遥》(收录在《路遥传》中)的文章中,厚夫记述了他在大学毕业时路遥专门写信推荐他到延安大学任教的事,而且路遥还是厚夫外公的“忘年之交”。此外,厚夫多年来一直从事路遥研究,成为路遥研究的专家,而研究者往往对作家作品怀有深厚的敬意,甚至还带有某种程度的崇拜。在厚夫的心目中,路遥就是自己的恩师。因而,厚夫怀着深深的敬意与满腔的激情投入到写作《路遥传》之中。他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挤出时间到处搜集资料,作实地考察,采访路遥的同事、好友与亲属,阅读大量的回忆路遥的文章,为写好《路遥传》作了充分的准备。

    当厚夫进入写作过程中,他的激情使他常常为传主的大起大落的人生所感动,从而“许多次因为陷入无限悲伤而停笔不语。”(厚夫《我与路遥》)更重要的是,他从传主的人生中发现了可贵的百折不挠的精神,他以自己对于传主的深刻理解走进传主的灵魂深处,他触摸到传主那痛苦的灵魂,他为传主的人生苦难和精神孤独而深表痛心,他为传主成功地翻越人生大山而欣喜,为传主创作取得的辉煌成就而兴奋和激动,……可以说他的情思完全投入到传主的身上,他的脉搏随传主人生的起伏而跳动。在这样的激情推动下,厚夫的写作不仅文笔流畅,而且赋予作品以浓浓的诗意。

    作为一位学者,厚夫在写作传记时就必然将传主视为研究对象,他在写作传记时就必须注入学术理性。所谓学术理性,就是指学者摆脱外界各种因素的干扰,排除情感的左右,以科学的态度和方法去面对研究对象,从而使其研究客观而公正,经得住时间和历史的检验。传记写作虽然不能等同于一般论文论著的写作,但是传记中的评传则具有一定的学术性。

    评传是当前传记中十分重要的一种,是文学、史学与学术三位一体的产物,不仅要叙述传主的人生经历,而且要试图解开传主人生中的若干谜团,对其人生中的重大抉择进行探讨和解释,就其创作、著述、思想、性格、人格、成就、贡献与失误给予科学公正的评价。因此,评传与一般传记相比,在选定传主、写作过程、写作者资质以及语言等方面都有比较特别的要求。对于评传作家来说,要写出优秀的作品,就必须在学术理性的制导下写作。

    学术理性在评传写作中首先突出的是尊重历史,以极大的可能还原历史,而历史决不是理想化的存在,既有起伏,又有明暗,既有令人激动的光彩的一面,又有令人尴尬与不堪回首的曲折和污迹。就历史中的人物来说,无论其多么伟大,都可能存在这样那样的人生瑕疵,都可能遭遇人生的“滑铁卢”和沮丧的时刻。但是,当作家以敬仰的态度和爱戴的情感面对传主时,就可能在激情的作用下将传主的某些不够伟大,甚至显得有些拙劣的地方予以过滤,于是在传记写作中就会出现“为尊者讳,为亡者讳”的情况,从而导致传记叙述的失真,偏离了历史的真实。由于学术理性的作用,厚夫在阅读许多怀念路遥的文章时就已经注意到不少文章存在着“为尊者讳,为亡者讳”的问题和叙述不够准确与夸大事实的情况,于是对搜集到的这些资料进行认真而细致地辨析。既然能够辨析他人文章中的“为尊者讳,为亡者讳”的问题,那么自己在写作中则竭力做到避免犯同样的错误,因此厚夫在叙述到传主人生成功与辉煌的同时,写到了路遥的缺陷。如路遥传主隐瞒自己病情不愿就医,采取的是对自己、家人和社会不负责任的“鸵鸟态度”,从而为他的英年早逝埋下了隐患。对于路遥调动一切关系“走后门”帮助弟弟王天乐调动工作,路遥与林达的婚姻走向严重的危机等这些事情,厚夫都没有回避,向人们展现一个历史上存在过的路遥,一个现实生活中的路遥,一个活生生的有毛病的路遥,而这个路遥无疑是十分真实的路遥。

    学术理性令厚夫写作的《路遥传》具有可贵的学术性。这主要体现在作家通过对作家人生的叙述揭示传主的人生演变与精神变化的基本逻辑。传主的人生大起大伏与命运的曲折从某种意义上说既是具体时代与历史的产物,也是由他的性格和心理所决定。路遥出生于贫苦的陕北农村,而且遇到了极左政治时代,令他从出生到少年时期一直“与苦难为伍”(第一章第一部分的标题)。因而,苦难是路遥人生的逻辑起点,由于苦难,他就要竭力挣脱苦难,要走出黄土地,到城里去谋生,而极左政治所制定的各项政策却成为路遥通向城市路途的一道道障碍,而作为底层的一员当然无法消除这些横亘着人生之途的一座座大山,只能通过超于常人的刻苦与勤奋,并且以各种非正常的方式翻越那些大山,才能进城。这构成了路遥人生奋斗的精神力量和强大动力。青年不能考大学也不能参军通过提干脱去农籍的情况下,路遥看到,在当时青年人不能考大学也不能通过参军提干脱去农籍的情况下,文学写作可以帮他实现着一理想,他的恩师曹谷溪帮助他抽调到通讯组进行培训,这事虽然没成,但是为路遥后来被推荐上大学提供了条件。

    沿着这一逻辑叙事,传主在被推荐上了大学后,一方面仍然保持他的刻苦用功的优良传统,另一方面邀请省内文学名家给同学作讲座,并且争取到《陕西文艺》见习的机会,进而为他在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省城西安工作埋下了伏笔,从而为他后来成为全国著名作家奠定了基础。从厚夫的这一叙事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传主命运的内在逻辑。而这一逻辑还表现在传主的英年早逝上,路遥由于出身贫困落后的陕北农村,要跳出农门,在通向城市的道路上横亘着一座座大山的情况下,路遥必须付出超出常人的成倍的血汗,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这就必然造成他身体体力的严重透支,而他为了获得人生的巨大成功而走向辉煌,他不得不隐瞒病情,不听亲友的规劝及时就医,结果贻误治疗良机,同时又由于生活偏离了自然规律,饮食草率,嗜烟如命(他的抽烟也是为了写作提神),导致病情加剧,最终身体支撑不住垮了。由于把握住传主人生的内在逻辑,那么传记的叙事便被统率在一个明确的目标之下,突出传主的精神内涵与实质。同时,传主人生的许多谜团根据这一逻辑可言迎刃而解。

    如果说学术论著通过严密的论证概括出研究对象的精神内涵与实质,那么评传则是通过具体的叙述向读者呈现出传主的精神世界。传主的精神世界既决定着其行为,又主导者其创作,作为作家的传主将其人生经验、认识、思考和感悟注入其作品,从而化为文学之魂。就路遥来说,他的文学之魂就是黄土地之魂,他虽然怀有强烈的愿望要冲出他所生长的农村,但是他毕竟是从黄土地走来的,他虽然后来进入省城,搞起了文学创作,但是他不仅倾注全部热情去描写那些生活在黄土地上的人们,他与作品中的人们同呼吸,共情感。其实,厚夫传记中的路遥同样是黄土地之魂,路遥以他的执着与厚爱、坚韧与朴实来描写和塑造陕北的农民形象,这就是路遥取得创作成功的关键。

    激情令传记写作富于诗意,可以令读者感动;理性可以让传记还原历史,将读者带到历史情境中去,触摸到真实的历史,赋予传记以学术价值和意义。厚夫写作《路遥传》在这方面做到了高度的融合,从而使他的《路遥传》既让读者感受到心灵的震撼,为传主既平凡又不平凡的人生所感动,又使这部传记在路遥研究中具有里程碑意义,并且为我们进一步研究路遥提供了翔实的史料与研究方法。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