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萧家老大
萧家老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896,152
  • 关注人气:13,9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大汉王朝:汉武帝长陵认阿姐,长公主府中荐子夫

(2022-06-10 08:00:00)
标签:

历史

文化

汉朝

分类: 随感杂谈二

大汉王朝:汉武帝长陵认阿姐,长公主府中荐子夫

大汉王朝:汉武帝长陵认阿姐,长公主府中荐子夫

  话说弓高侯韩颓当,自平叛有功后,还朝复命,未几,病殁。有一庶孙,从小聪明,眉目清扬,好似美女一般,因此取名为嫣,表字叫做王孙,汉武帝为胶东王时,曾与韩嫣同学,互相亲爱,后来随着武帝,不离左右。及武帝即位,韩嫣仍在侧,有时同寝御榻,与共卧起。或说他为武帝男妾,不知是真是假,无从证明。只是韩嫣既如此得宠,当然略去形迹,无论什么言语,都好与武帝说知。武帝生母王太后,前时嫁与金氏,生有一女,为武帝所未闻。韩嫣却得自家传具悉王太后来历,乘间说明。汉武帝愕然道:汝何不早言?既有这个母姊,应该迎她入宫,一叙亲谊。当下遣人至长陵,暗地调查,果有此女,当即回报。武帝遂带同韩嫣,乘坐御辇,前引后随,骑从如云,一拥出横城门。横城门为长安北面西门。直向长陵进发。
  长陵系高祖葬地,距都城三十五里,立有县邑,徒民聚居,地方却也闹热,百姓望见御驾到来,总道是就祭奠陵寝,偏御驾驰入小市转弯抹角,竟至金氏所居的里门外,突然停下。向来御驾经过,前驱清道,家家闭户,人人匿踪,所以一切里门,统皆关住。当由武帝从吏,呼令开门,连叫不应,遂将里门打开,一直驰入。到了金氏门首不过老屋三椽,借蔽风雨。汉武帝恐金女胆怯,或致逃去,竟命从吏截住前后,不准放人出来。屋小人多,甚至环绕数匝,吓得金家里面不知有何大祸,没一人不去躲避。金女是个女流更慌得浑身发颤,带抖带跑,抢入内房,向床下钻将进去。那知外面已有人闯入,四处搜寻,只有大小男女数人,单单不见金女。当下向他人问明,知在内室便呼她出来见驾。金女怎敢出头?直至宫监进去,搜至床下,才见她缩做一团,还是不肯出来。宫监七手八脚把她拖出,叫她放胆出见可得富贵。她尚似信非信,勉强拭去尘污,且行且却,宫监急不暇待只好把她扶持出来,导令见驾。金女战兢兢的跪伏地上,连称呼都不知晓,只好屏息听着。
  武帝亲自下车,呜咽与语道:嚄!大姊何必这般胆小,躲入里面?请即起来相见!金女听得这位豪贵少年,叫她大姊,尚未知是何处弟兄。不过看他语意缠绵,料无他患,因即徐徐起立。再由武帝命她坐入副车,同诣宫中。金女答称少慢,再返入家门匆匆装扮,换了一套半新半旧的衣服,辞别家人,再出乘车。问明宫监,才知来迎的乃是皇帝,不由的惊喜异常。一路思想,莫非做梦不成!好容易便入皇都,直进皇宫,仰望是宫殿巍峨,俯瞩是康衢平坦,还有一班官吏,分立两旁,非常严肃,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待到了一座深宫,始由从吏请她下车,至下车后,见武帝已经立着,招呼同入,因即在后跟着,缓步徐行。
  既至内廷,武帝又嘱令立待,方才应声住步。不消多时,便有许多宫女,一齐出来,将她簇拥进去,凝神睇视,上面坐着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左侧立着便是引她同入的少年皇帝,只听皇帝指示道:这就是臣往长陵,自去迎接的大姊。又用手招呼道:大姊快上前谒见太后!当下福至心灵,连忙步至座前,跪倒叩首道:臣女金氏拜谒。王太后与金女相隔多年,一时竟不相认,便开口问道:汝就是俗女么?金女小名是一俗字,当即应声称是。王太后立即下座就近抚女。女也曾闻生母入宫,至此有缘重会,悲从中来,便即伏地涕泣。太后亦为泪下,亲为扶起,问及家况。金女答称父已病殁,又无兄弟,只招赘了一个夫婿,生下子女各一人,并皆幼稚,现在家况单寒,勉力糊口云云。母女正在泣叙,武帝已命内监传谕御厨,速备酒肴,顷刻间便即搬入宴赏团圞。太后当然上坐,姊弟左右侍宴,武帝斟酒一巵,亲为太后上寿,又续斟一巵,递与金女道:大姊今可勿忧,我当给钱千万,奴婢三百人,公田百顷,甲第一区,俾大姊安享荣华,可好么?金女当即起谢,太后亦很是喜欢,顾语武帝:皇帝太觉破费了。武帝笑道:母后也此说,做臣子如何敢当?说着,遂各饮了好几杯。武帝又进白太后道:今日大姊到此,三公主应即相见,愿太后一同召来!太后说声称善,武帝即命内监出去往召三公主去了。
  太后见金女服饰粗劣,不甚雅观,便借更衣为名,叫金女一同入内。俗语说得好,佛要金装,人要衣装,自从金女随入更衣,由宫女替她装饰,搽脂抹粉,贴钿横钗,服霞裳,着玉舃,居然象个现成帝女,与进宫时大不相同。待至装束停当,复随太后出来,可巧三公主陆续趋入。当由太后、武帝,引她相见,彼此称姊道妹,凑成一片欢声。这三公主统是武帝胞姊,均为王太后所出,长为平阳公主,次为南宫公主,又次为隆虑公主,已皆出嫁,不过并在都中容易往来,所以一召即至。既已叙过寒暄,便即一同入席,团坐共饮,不但太后非常高兴,就是武帝姊弟,亦皆备极欢愉,直至更鼓频催,方才罢席。金女留宿宫中余皆退去。到了翌日,武帝记着前言,即将面许金女的田宅财奴,一并拨给,复赐号为修成君。金女喜出望外住宫数日,自去移居。偏偏祸福相因,吉凶并至,金女骤得富贵,其丈夫却遽尔病亡,想是没福消受。金女不免哀伤,犹幸得此厚赐,还好领着一对儿女,安闲度日。有时入觐太后,又得邀太后抚恤,更觉安心。
  武帝迎姊以后,竟引动一番游兴,时常出行,建元二年(公元前139年)三月上巳,亲自幸霸上祓祭。还过平阳公主家,乐得进去休息,叙谈一回。平阳公主本称阳信公主,因嫁与平阳侯曹寿为妻,故亦称平阳公主,曹寿即曹参曾孙。公主见武帝到来,慌忙迎入,开筵相待。饮至数巡,却召出年轻女子十余人,劝酒奉觞。平阳公主是何寓意?她是为皇后陈氏久未生子,特地采选良家女儿,蓄养家中,趁着武帝过饮,遂一并叫唤出来,任令武帝自择。偏武帝左右四顾,略略评量,都不过寻常脂粉无一当意,索性回头不视尽管自己饮酒。平阳公主见武帝看了诸女,统不上眼,乃令诸女退去,另召一班歌女进来陪酒,当筵弹唱。中有一个娇喉宛转,曲调铿锵,送入武帝目中,不由的凝眸审视,但见她低眉敛翠,晕脸生红,已觉得妩媚动人,可喜可爱。尤妙在万缕青丝,拢成蛇髻,黑油油的可鉴人影,光滑滑的不受尘蒙。端详了好多时,尚且目不转瞬,那歌女早已觉着,斜着一双俏眼,屡向武帝偷看,口中复度出一种靡曼的柔音,暗暗挑逗,直令武帝魂驰魄荡,目动神迷。平阳公主复从旁凑趣,故意问武帝:这个歌女卫氏,色艺何如?武帝听着,才顾向公主道:她是何方人氏?叫做何名?公主答称籍隶平阳,名叫子夫。武帝不禁失声:好一个平阳卫子夫呢!说着,佯称体热起座更衣。公主体心贴意,即命子夫随着武帝,同入尚衣轩。公主更衣室名尚衣轩。好一歇不见出来,公主安坐待着,并不着忙。又过了半晌,才见武帝出来,面上微带倦容,那卫子夫且更阅片时方姗姗来前,星眼微饧,云鬟斜亸,一种娇怯态度,几乎有笔难描。平阳公主瞧着子夫,故意的瞅了一眼,益令子夫含羞俯首,拈带无言。武帝看那子夫情态,越觉销魂,且因公主引进歌姝,发生感念,特面允酬金千斤。公主谢过赏赐,并愿将卫子夫奉送入宫。武帝喜甚,便拟挈与同归,公主再令卫子夫入室整妆。待她妆毕,席已早撤,武帝已别姊登车。公主忙呼子夫出行。卫子夫拜辞公主,由公主笑颜扶起,并抚背道:此去当勉承雨露,强饭为佳!将来得能尊贵,幸勿相忘!卫子夫诺诺连声,上车自去。
        
(本篇完)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