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海亮
周海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9,817
  • 关注人气:9,8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小说习作:《如果等待》

(2018-11-28 18:41:43)
分类: 小说或者有关小说

如果等待

于《小说月刊》2018年12月“名家专号”

周海亮

 

  黄昏时我收到一封信。信上说,假如我还单身,应该去看看朵儿。信发自三年以前,现在才抵达我的手上。三年里,它一直安静地呆在一个橡木信箱。橡木是制造红酒桶的绝佳材料,逝去的三年时光,它却在精心酝酿一封简短的来信。

  整夜我都在思念朵儿。我听着我们曾经唱过的歌,喝掉很多红酒。天明时我睡过去,梦里,火车开起来了,咣当咣当,咣当咣当。

  穿越大半个中国,我见到朵儿。我们去酒吧喝酒,朵儿掩在阴影,仍是三年前的模样。我问她过得如何,她说,还那样。还那样是指她与先生的战争仍然在继续,她的生活仍然不幸福。幸福只是一种传说吧?她端起杯,试图喝掉五彩鸡尾酒的最下面一层,说,或许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幸福这件事情。

  我们在酒吧门前分手,然后,她回家,我坐两天两夜的火车回到我的城市。三年以前我们就删掉了彼此的电话,现在,我们仍然不想互加。我和她都不愿打探彼此的生活,哪怕是一声真实的问候。临行前,她拥抱我,说,别再来了。

  三年以后的黄昏,我又一次收到一封信。信上说假如我还单身,不妨再去看看朵儿。信发自六年以前,我闻到信封上淡淡的橡木香味。我把信铺上桌面,开一瓶红酒,慢慢喝,慢慢喝……酒是朵儿送我的,三年前它还属于一个极具风情的酒吧。

  我奔袭朵儿的城市。朵儿坐在酒吧的角落,安静地等我。她穿了旗袍。穿旗袍的朵儿比三年以前丰膄了很多。我们喝酒聊天,她总是试图喝掉五彩鸡尾酒的最下面一层。她说她的生活还是那样,与她的先生,还那么拖着。她说原以为嫁给一个男人仅仅是嫁给一个男人,与这个男人分手也仅仅是与这个男人分手,现在看来,是她太幼稚了。其实是一大家子人。她用小指绕着长发,一圈一圈,一大家子人啊!

  我见到她眼角淡淡的鱼尾纹。

  我们在酒吧门口分手。我说,三年之后,或许我不再过来。她说,或许你这次就不该过来。我和她的手机微信里存着太多互不相干的人,我们却不想添加彼此。我们不愿看到对方的生活,哪怕经过精心修饰或伪装的几张照片。

  我坐两天两夜的火车回到我的城市。我大病一场。每次从朵儿那里回来我都会大病一场,似乎我把身体的一部分遗落在朵儿生活的那座小城。大病初愈后,我走上大街,竟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我极力想着朵儿的模样,然她的模样开始模糊并且越来越模糊。我想朵儿或许是不存在的,她只是我虚构的女人,在我的意念和梦境里的生活。我单身多年,我需要一个虚构中的女人。就像那两封信。我宁愿没有第三封。

  可是第三封信如期而至。仍然是一个黄昏,我将那封信读了又读,读了又读……我仍然单身,可是却不想再见朵儿。我知道一切都没有结果。朵儿生活得并不好,我也是,然我们无力改变。

  信都是我写的。九年前我与朵儿在一个叫做“半朵”的地方遇到一个叫做“半朵”的小店。小店帮客人寄信,却不是尽快,而是很慢——只要愿意,谁都会收到三年以前写给自己的信。我与朵儿做了一个游戏,我说假如三年后你变成单身,我会娶你。我当着朵儿的面,写下第一封信。朵儿说,六年以后才单身呢?于是我写下第二封信。朵儿说,九年以后呢?于是有了第三封。我和朵儿将信投进橡木箱,我对朵儿说,剩下的交给时间。

  那夜我喝下很多红酒。我不知道朵儿会不会等我,就像我不知道她的生活是否还会像从前那样继续。我伏着那封信睡去,梦里见到朵儿。朵儿身着旗袍过来看我,她眼角的鱼尾纹已经很深。然她的嘴唇仍然红润,她红唇微启,九年时光一闪而过。她伏在我的肩头,轻唤着我的名字。她说,这三封信,终酝酿成一杯红酒。

  我醒来,我见到朵儿。她与她的过去再没有关系,除了我。朵儿庆幸她还有余生与我相伴,尽管我们都已不再年轻。

  我们去那个叫做“半朵”的小店,向店主表示感谢。店主冲我挤挤眼睛,将那个橡木信箱送我。她说,里面的信,其实不止三封。

  我打开信箱,里面果真塞满了信。那些信是朵儿偷塞进去的,每隔三年,她都会收到一封寄给自己的信。我没有读过那些信,一封也没有,可我知道,那些信,每一封,都是朵儿的煎熬与等待。

小小说习作:《如果等待》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