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土城布衣
土城布衣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4,821
  • 关注人气:7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潘向黎《白水青菜》读后感(作业)

(2011-10-06 12:10:32)
标签:

潘向黎

小说

文化

分类: 书评影评

    朋友跟我介绍潘向黎。我想了半天,依稀觉得似曾听说。朋友随即发来其短篇代表作《白水青菜》。我认真阅读。阅读过程中几次产生过那么一点点共鸣和感触。主要因为自己跟“他”一样也已人到中年,也积累了那么一点点生活的本钱,亦曾有过或正在经历着一点点生活的困惑。缓缓的语调,淡淡的忧郁,欲言又止的结尾,真的是挺吸引人。我想,要我是一位都市女性,尤其是有过情感曲折或无奈婚姻的年轻女性,我也会喜欢潘向黎明和她这篇作品的。
       
潘向黎出生于书香之家,在大上海长大。她属60后,未曾经历过时代的磨难,生活得以保持小资品位。其小说,多写都市男女之梦,表现城市白领的“疲惫、叹息和欢笑”,还有他们心里的不甘和暧昧憧憬。小说一般不以悲剧收场,但往往以哀愁结束。短篇小说《白水青菜》亦如此。“他”没能抵抗住诱惑,出事了,妻子觉到了,但不言声,而是默默地承受。“他”到底回归了家庭,却再也找不回过去应酬后回家舒舒服服喝几口“她”给熬制大半天的“白水青菜”汤的感觉。家庭并未破裂,婚姻仍旧维持,但妻子的心已离他远去。潘向黎说过:“爱情不一定要完满,但要纯净。不一定要悲壮,但要优美。不一定要轰轰烈烈,但要刻骨铭心。”“他”和“她”这对大学时代的情侣,“把情窦初开和爱和性和婚姻一锅煮的关系”,终究未能保住爱情的完满和纯净。
       
小说透出一种无奈:世间一切,皆为无常。男女之情,尤其如此。所以,请看透吧。
       
小说又在告诉芸芸众生一个生活的道理:稳定而牢固的婚姻生活,看起来像白水青菜汤那样平淡无奇,却是经过了许多道工序尤其是时间的熬制而成。在这过程中需要双方的坚持与坚守。小说这样描写白水青菜汤:“青青的汤色,不见油花,绿的是青菜,白的是豆腐,还有三五粒红的枸杞,除了这些再也不见其他东西。但是味道真好。说素净,又很醇厚;说厚,又完全清淡;说淡,又透着清甜……清水芙蓉般的天然。”这不正是以时间为火,经过熬制后的婚姻么?
       
然而,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人的欲望总是蓬勃生长。人们都在呼唤纯洁爱情和青水白菜汤般的婚姻生活,但当代的男男女女,又有几人可以免去情感的折磨?比如说,男人出轨,妻子该如何办?小说中,“她”的做法,也许给我们一个值得思索的参考,明明看破,却不点破,对于对方的背叛报以可怕的沉默。然而,生活中究竟能有几人可以做到?看来,这也许只是潘向黎心中的理想而已。小说结尾,说“她”并“没有反击”,“甚至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丈夫一眼,但这一眼却“好像漆黑的夜里,四下无人的废园子中井口窜出来的白气,让人感到寒意”。这样的结尾,真是充满了寒意,一如巴金笔下曾经描写过的“寒夜”。婚姻至此,裂痕尽现。这对中年夫妻的婚姻生活今后该何去何从?没有理由让人看到希望。我不禁又想起格非《春尽江南》中的一段话:
       
再后来,就像我们大家所共同感觉到的那样,时间已经停止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你在这个世界上活上一百年,还是一天,基本上没有多大的区别。用端午略显夸张的诗歌语言来表述,等待死去,正在成为活下去的基本理由。
       
这里,格非既是在描写小说中端午和家玉这对夫妻的婚姻生活,活下去的唯一目的只是等待死去,而且告诉我们,这是“我们共同感觉到的”生活——这是我目前看到的对于男女婚姻家庭生活最为绝望的表述。在这人间,半死不活苟延残喘的婚姻,怕是真的有不少吧?
       
写小说不仅要重视写什么,而且要重视怎么写。这之中,小说技巧与语言表述是不可小看的。从表达技巧和语言表述两方面看,我对这篇小说是并不看好的。据说,这篇小说创下《小说选刊》《小说月报》《新华文摘》转载大满贯记录,这让我感到有些不解。
       
从小说叙述技巧上看,我觉得潘向黎还处在小说写作的初级阶段。我一直认为,小说,尤其是短篇小说,要有一个生动曲折或者比较吸引人的故事作为内核,否则,要是再加上语言表述上没有一点特色,这样的作品往往就是失败之作。这篇小说的故事可以说一波三折:开初夫妻俩一块吃饭,丈夫品尝妻小所煲汤的场面描写;接着是“小三儿”嘟嘟的出现和男人的变化,后来是男人不习惯嘟嘟为自己做饮食而想念妻子的白水青菜汤,嘟嘟独闯“她”家里讨教煲汤之法,受到触动,主动离开“他”;“他”迷途知返,回到家中,而“她”已毅然决然寻求独立。纵观小说,情节平铺直叙,而且进展过快,大量概述性文字,有点儿像一部中篇小说的缩写。我的意思是,短篇应以场面描写而不是以概述为主。如,“他”与妻子相处好好的,“小三儿”嘟嘟如何突然介入写得过于简略,嘟嘟又怎么突然离开也语焉不详,写得过于匆促。最后,“她”醒悟过来,结束依附丈夫的生活,勇敢地走出家门,则落入鲁迅“娜拉走后怎样”的思想俗套。小说最大的败笔,是嘟嘟独闯“她”家讨教煲汤之法和那一场对话。这一情节很不可信,会让读者至少是我觉得作者在强行虚构,不合生活逻辑。
       
语言是检验作者是否富有才情的试金石。这篇小说只能说语言流畅,叙事清楚,没有语病。有一句话让我的视觉进行过短暂驻留:“他的事业像匹受惊的野马一样势不可挡。”然而我很快就冷笑了,因为我觉得这个比喻非常蹩脚,甚至是不恰当的。还有一句也让我想了一想:“现在的女人的漂亮已经充满了化学的味道。”然而我也很快不以为然了。总而言之,语言想象力的贫乏使这篇小说沦为平庸之作。只要对比韩寒主编的《独唱团》第一辑中的几篇作品如周云蓬的《绿皮火车》和沈纹的《这个夏天你去不了》等作品后你就会发现,这个时代最好的写手还在民间,他们默默无闻不足为外人道,而常常坐在主席台上受人瞻仰者倒令人起了疑心。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