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流过眼
风流过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3,821
  • 关注人气:5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香港文汇报:“好音”之过古今谈

(2014-05-07 10:21:54)
标签:

香港文汇报

流行音乐

情歌小调

靡靡之音

亡国之音

分类: 史海漫游

“好音”之过
王兆贵

 

  喜好音乐也算过失吗?回答是肯定的。在我国古代,“好音”的确被列为一大过失。不过,这里说的“好音”是特指,既不同于时下流行的选秀节目“好声音”,也不同于普罗大众的休闲娱乐。从字面上说,这里的“好”,不是一般的爱好,而是沉迷其中;这里的“音”,不是一般的乐音,而是靡靡之音、亡国之音。这里的“过”,也不是一般的“过”,而是韩非子批判的“十过”之一“误国之过”。综合起来看,古人所说的“好音之过”,是上升到理性高度的政治概念。
  在我国古代,乐与礼同等重要,居于非常神圣的地位,故《春秋》《左传》中有“乐舞”,《礼记》中有“乐记”、《史记》中有“乐书”,在孔子的教学大纲“六艺”中,乐排在礼之后居于第二位。礼乐治国的思想也影响了中国几千年。先秦音乐理论专著《乐记》认为,音乐与政治是相通的。治世产生的音乐安乐,是因为政治和谐;乱世产生的音乐怨怒,是因为政治乖戾,国家濒亡产生的音乐忧伤,是因为百姓艰难。但是,上述观点还只是说,有什么样的世道就会产生什么情调的音乐,并没有论及沉迷于音乐歌舞的过错和危害。那么“好音之过”又从何说起呢?从古籍记载来看,具有典型意义的案例有两件,一件发生在宫廷,称作“平公好音”,一件发生在民间,称作“桑间濮上”。
  晋平公酷好饮宴声色,尤其喜欢听流行新曲。那一年,晋平公听说楚灵王盖了一座天下第一台的章华宫,颇为不忿,为显示诸侯国盟主威风,他决定建造一座更加豪华的形象工程,以便压过楚国风头。这座名叫虒祁宫的精美楼台落成之后,各国诸侯纷纷来贺。在庆典宴席上,卫灵公对晋平公说,途中得一新曲,愿让乐师演奏助兴,晋平公求之不得。于是,师涓奉召登台,将他夜宿濮水之滨听到的乐曲演奏起来。琴声婉转哀怨,如泣如诉,晋平公听得入了迷。曲未终,师旷赶忙制止说,这是亡国之音,不可再听下去了,先听到这首曲子的人,其国家之国力必定会受到削弱。德薄之人就更听不得,听过之后必伤自身。平公问,你这话从何说起啊?师旷答,当年,师延被迫为纣王写过靡靡之音,商纣王沉迷其中,不理朝政,结果为周武王所灭,师延报琴东逃,投濮水自尽,这首曲子一定是在濮水边听来的。卫灵公和师涓对师旷的判断非常惊讶,晋平公却不以为然,说我平生所好的就是音乐,还是让师涓奏完吧。结果呢,晋国大旱三年,颗粒无收,平公也因此病倒了。“好音”之过如此严重,在今天看来,不排除附会与巧合。就连《东周列国志》的作者都认为,这事说得有些玄,有些过分夸张了。
  所谓“桑间濮上”,是说卫国的濮水之畔,土地平阔,气候温润,桑树遍野,很适合男女幽会,相邀唱和。与之相提并论的郑国溱洧之滨,是郑声的发源地,也是古代青年男女谈情说爱的代表性场所。这两个掌故并非野史传闻,正规的典籍和志书均有记载,统称为“郑卫之音”。在正统思想文化占主导地位的社会形态中,郑声卫乐迥异于经典雅乐,被统治集团、贵族宗室视之为靡靡之音、乱世之音、亡国之音,若沉溺其中,纵情声色,于百姓而言,有伤风化,涣散民心;于君臣而言,荒废政事,误国伤身。那时虽然没有“扫黄打非”这一说,但舆论批评也很厉害。儒家、法家都不赞赏“郑卫之音”。孔子“恶郑声之乱雅乐”,竭诚反对“以邪夺正”。韩非子将“好音”列为君主常犯的十种过失之一,结论是“不务听治而好五音,则穷身之事也”。意思是说,不致力于治理国家而沉溺于音乐不止,是使自己走上末路的事情。照此说来,这可能是古人对“娱乐至死”发出的最早警告了。
  所谓的“郑卫之音”,大约类似于如今晋陕地区所说的“酸曲”,也有点像今天的流行歌曲,较之经典雅乐,其格调不是那么“正经”,其情趣不是那么“健康”,其旋律或是凄婉,或是哀怨,或是缠绵,甚或俚俗直露,轻薄浮艳,总之不登大雅之堂。那么听听流行音乐,哼哼情歌小调,后果真有这么严重吗?有人说有,有人说无,至今仍有诤议。记得改革开放初期,由于文革中大唱革命歌曲的惯性使然,人们刚开始听到流行歌曲时还有些惶惑,电影插曲里首次出现“气声”唱法还受到过质疑和批评。在那时,听“靡靡之音”与听“美国之音”一样,都会被看成是意识形态问题。现如今,听音乐这件事,可以说是随心所欲,百无禁忌。不论是在通都大邑,还是在乡城小镇,每到晚间都能听到KTV里传出的歌声。不论是年轻人还是老年人,用随身听或手机听音乐的人比比皆是,走到哪里听到哪里,想听什么就听什么。你爱你的古典或怀旧老歌,我好我的现代或流行新曲。而且,爱情歌曲满天飞,十首歌曲有八首与爱情相关。卿卿我我地唱了这么多年,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就对人的意志和情操的潜移默化而言,沉湎其中,痴迷过甚,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事。伴随“好音”而来的追星现象,其疯狂程度已盖过了“好音”本身,比夸父追日还要执着,成为新时代的一大社会问题。
  圣人云:“移风易俗,莫过于乐”。这一论断的要义,包含有正反两个方面的教化功能。就是说,音乐歌舞既可以激发正能量,陶冶健康情怀,也可以传递负能量,诱发低级趣味。问题的关键是,“雅乐”与“溺音”如何鉴别,“好音”与“爱乐”如何界定。李敖对大陆青少年哈美哈日哈韩之风以及沉迷港台音乐的现象颇有微词,并有话说:唐朝在唐太宗时代,响彻天下的是雄壮的“秦王破阵乐”,此时的大唐积极进取,国威远播,万国来朝;而到唐玄宗时代后期,盛行天下的是淫靡的“霓裳羽衣曲”,此时正是“渔阳鼙鼓动地来”的衰落前夜。大前年的一天下午,复旦大学教授张庆熊走进教室时发现,课堂上稀稀落落,原来有多半学生集体请假,事由是梁朝伟等香港演艺界名人来访,他们被调去帮忙维持现场秩序。这让张教授有些愤怒了,他在复旦执教近二十年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记得以往,复旦大学举行学术报告会,特别是来了李政道之类的著名科学家,学生们群情激奋,争着去听演讲,希望能沿着他们的科研志趣前行。而现在,学生心目中的成功人物已不再是科学家,而是能歌善舞能赚钱的“超女”和“达人”。张教授坦言,一所享有历史声誉的大学,如果不把教育科研放在第一位,而热衷于娱乐追星,不仅可气可叹,而且可悲。

 

香港文汇报:“好音”之过古今谈
      附注:本文发表在香港《文汇报》201457文汇园副刊,责任编辑伍丽薇。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