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秋水行摄
秋水行摄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3,114
  • 关注人气:10,5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散文]留片空闲念念诗

(2011-12-18 11:55:51)
标签:

诗歌

冬日

秋水长天

生活

纪录

心灵

憩园

文化

分类: 生活日记

[原创散文]留片空闲念念诗

留片空闲念念诗

 

图文/秋水长天

 

    像这样一个的冬日的周末,外面已是一片凄冷,要是以往暖和一些的时候,早已背上行囊,去外面闲逛去了。而现在,只能窝在家里,坐在炉边,看看图片与文字。感觉这种空灵的冷寂,就像一世的孤独。

    念念诗吧。应该说,很久没去认认真真地读过几页书了,当然也不想让其成为思想里的一点负累,到了今天这个年纪,“累”是最可怕的一个字眼,再说像我这种性格的人,也不愿意为那些不必要的这样或那样弄得自己精疲力竭。读书一定是顺其自然的东西,一定是可以让人感到愉悦的精神摄取。

    前段时间读过李清照的一些作品,虽然以前曾无数次精细品读过,但却与现在去阅读所得到的东西有太大的区别。也许年轻时曾为其中的那些灵动的白描所动容和感叹,因为在那个年纪里,更在意那些外在的瑰丽,而现在却早已如洗却铅华一般,在乎的是那些深切的苍凉以及人生如寄的内蕴。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挼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看取晚来风势,故应难看梅花。”那天读了这首《清平乐》,不觉双眼润湿。作为出身高贵并拥有绝世才情的她,在命运面前,飘零天涯,两鬓生华,昨天的一切美好宛若虚梦一场。那么在这个零乱的世界里,还有什么可以坚定地永恒呢?是的,不管你的前世是什么,今天你得真实地面对所有应节而至的快慰与苦痛,这也许就是生活的最最本源吧。

    小时候很喜欢读诗,也从这个本子那个本子里誊抄下很多的诗章。那时候只是因为喜欢,有空时拿出来念念,于收收放放之间,平仄歧韵之中,寄放自己心里一些小小的柔软。记得读华兹华斯《孤独的收割人》的时候,莫名地向往苏格兰高地以及梦想那远远传来的伴着悠悠风笛的歌声,还有泰戈尔的《飞鸟集》,还有《仓央嘉措情诗》,还有中国自《诗经》以来的灿若星河的诗篇,都曾给我带来过无尽的遐想和美妙的享受。

    “请看我头置簪花,一路走来一路盛开/频频遗漏一些,又深陷风霜雨雪的感动……生如夏花,死如秋叶/还在乎拥有什么 ”是的,正像他所讲的那样,生命一次一次轻薄过,轻狂不知疲倦。只有在回首往事,面对那些过往之迹的时候,才会于即将干涸的心灵深处,找到一点浸润的理由。我记得仓央曾说“对于无常和死/若不常常去想/纵有盖世聪明/实际和傻子一样”,对于今天的我,好像不能去给予命运更多更可相信的解说,只有在慢慢的体悟中才能得到一点点宽慰,哪怕只能算是承受。而在片刻的诗文闲读中,有时候却能给茫乱中的我带来从容的回答。

    哪怕是轻信我也愿意。原来,导师曾跟我说过一句话,让我走到今天,依然把它当成一种理解生命(或是生活)的准则:聪明可以是与生俱来,而智慧却必是后天的砥砺。也许于闲处读诗,也给我带去一点砥砺的境界吧。“腹有诗书气自华”的说法,我很承认,今天的读诗绝不是为了“气华”而自我折磨。于今天的我,早已不是为“气”而存在,“气华”与否早已与我没了牵连。慢慢的把玩,如玩味一段将逝的光阴;细细咀嚼,如眺望一缕缥缈的烟霞。特别是在这样一个冬日阴冷的窗前,阳光早已远去,只有那些凝固的寒气在空寂中飘浮,所以我需要诗的济渡。

    诗可以穿越千古岁月,给后来者以激情腾跃的冲动,也可以给生活者以沉静如灵的慰解。还记得李白的《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中说“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就因为这首诗,我曾一个人背着包去到湖南龙标府(黔阳古城),然后顺着诗歌里的平平仄仄,寻访五溪。最后竟然一个人沿河而去,走到了凤凰才不舍地离开。我知道,李白不在,王昌龄也早已作古,而我所去寻找的,只是那份留存心间的如笛音般的美好情怀。人很需要某种情感支撑,哪怕虚幻得比时间还可怕,哪怕只是如错步向前的小丑。在每次出行的初始,谁又能保证在后面等待自己的一定是个笑靥如画的结局?诗歌,给了我这样的真实感动。

    这样的冬日,把手机关上,坐在火炉旁,找片空闲念念诗,就算是给自己找一个存在的充实,或是于不经意之中找到一点欣喜,一点可以诠释自己或存放生命的暖意。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