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秋水行摄
秋水行摄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3,640
  • 关注人气:10,5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散文]遥远的银杏树

(2007-09-03 13:54:29)
标签:

文学/原创

故乡

银杏树

情思

分类: 情感凝结
 
 

[原创散文]遥远的银杏树遥远的银杏树

 

图/文/秋水长天

 

    这几天,天气是越来越凉了,早晨和晚上最为明显。独坐于窗前,周身都会感到凉意阵阵袭来,这才想到已是仲秋将至,草木零落之际了。

    近来,黄昏之时喜欢与朋友们开车到郊外去,坐在某个山边,抽着烟儿聊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看着逐日渐隐的余红,以及在夕晖中挑着来自田土里的东西慢慢地赶回家去的人们,还有那些悄悄泛黄的法国梧桐及冲天杨,渐渐垂下脑袋的稻谷,不禁又想起远方的家乡来,在几百公里之外的那片土地上,那里的气温比这里要高得多,很多东西都要熟得早些,也许那里的风物都开始走进深深的秋色里了吧。

    家乡坐落在清水江边上,十分钟就可以去到河边,寨子的四围都是高大险峻的山坡,山上树木相挤,花果飘香;河水时涨时落,静动相宜。在那里四季分明,绝无杂乱,各种色彩就这样一年又一年地在我们的眼里变幻着。那种村落,可以上山,可以下水,可以奔跑,可以游乐,虽然贫穷,但一定是孩子们的乐园或是天堂了。

    我们也不知道祖先们是何时何因屯集于此并繁衍生息的,但一定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在那个古老而破旧的村子里距我们家不远的一个斜坡上,有一棵很大很大的银杏树,六个大人合抱也抱不拢,过年没多久,一夜之间满树便是鹅黄的嫩叶,然后是密密的暗绿,遮住了有几幢房子大的地面,在那密密的叶子中[原创散文]遥远的银杏树间,结着很多很多的果子,有时果子的表皮上还有一层极薄的灰白颜色。而到这个季节,那些果子就开始发黄了,风稍大些时,不时地掉了些许下来,每天早上起来,我们都会赶到树下去看看,多多少少能捡到一些。然后把它们埋在牛粪堆里个把星期,等它烂掉包裹在外面的那层还显得生硬的果肉,再拿去溪水里泡一下洗一下,就可以得到白白的果核了。当然,最为令人动情还不仅是这些,而是到了深秋时节,一树金黄色的叶子,在秋阳之下夺目喜人,微风过处,如片片彩蝶蹁跹飞舞,远远近近都是。地下又是一层层的金黄色在翻滚、流动,层层叠叠,干干净净,人走上去,还感觉脚底滑滑的,就像是走过金色的雪地一般。有时我们放学后,喜欢远远地就将书包丢进那堆黄色的世界里,然后在那斜坡是由上而下地滚了下来,如此无数次地重复着,乐而不疲,等想回家时再来找寻书包,却已不知埋在了哪处深深的金色里,寻也不见。直到找不到书包者的眼泪都快从眼眶里冒了出来,它才在某个角落中姗姗而现。

    那么勤快去捡银杏果,一是因为它当时能卖钱,寨子里的那个小商店里就专收这种果子,有时候是直接在那里换几个水果糖吃;还有就是可以把它放在家里,等深冬里带着火箱去学校上课时,课外可以拿来烤着吃,有点香味,又有点点儿涩味,还有点儿粘粘的感觉,很是特别,还可以在那个寒气中找到点儿事情来做,火烤时不小心还会炸得一声震响,大伙儿笑上一阵,在感觉上驱走些许寒冷。有时那些比较调皮的同学在课堂上也烤银杏吃,弄得老师闻到了那种气味后也会慢慢地走下讲桌来……不过,我们大多喜欢多捡到一些,然后拿到集市上专门收购银杏果的收购站卖,那样可以多得一点儿钱,还能买到些自己想要的东西。那年秋天,我没有钱买过冬的鞋,于是天天很早就去到了银杏树下捡银杏,收获不小。后来拿到集市上卖了之后,想买一双解放鞋,但是钱还是差两角,于是我就不吃午饭,节省下吃碗粉条的两毛钱,买下了那双鞋,但回来时,却饿倒在了里翁的那个渡口边,幸好那个寨子里我们家有亲戚,发现了倒在路边的我,于是把我背回他们家去吃了饭之后才回到家里,但这事我当时没有敢跟母亲说起(因为母亲很严厉,怕受她打骂),直到后来过年时那家亲戚来我们家拜年才谈起这事,而母亲和从远方回来过年的父亲听了之后,都不禁漱漱泪落,特别是母亲,哽咽了好久。对那对鞋子,我一直很小心谨慎,生怕被弄脏弄破,有一天半夜里梦见鞋被一个树桩钩破了之后,竟然哇哇地哭出声来。从那以后,感觉到某种获得,竟是那么的艰难,那么的弥足珍贵,又是那么的让人刻骨铭心!但那双鞋,确实给予了我一个温暖的冬天,也陪着我走过了那么多年的路程。

    从那之后,对寨子里的那棵银杏树,我陡生一种敬意,一种说不清楚的敬意,每次远远望见它,或是经过树下,都会在内心涌起生生怯怯的情愫。而且从那以后,也很少去那满地金黄的银杏叶被上睡觉和打滚了,心想,那也许是一种象征,一种赠赐,那棵银杏树是上天赠赐给我们的一件贵重的礼物,包括每一片落叶,所以容不得半点的踩踏。

[原创散文]遥远的银杏树    现在,那些当年与我一起在银杏树下留过脚印或身影的伙伴们,还在村里的很少了,大多都是人在路途或天涯。每当我们在网上或是电话中联系,偶尔忆起昨天的过往,无不深情地回味与眷恋,我们都时时关心并连通着所有与那棵银杏树有关的信息,都会被那棵银杏树莫名的牵引,难得啊。我们这些故乡的异乡人和他乡的故乡人,只能永远地将那棵银杏树,深植于心间……

    不知道它现在怎么样了,是更壮大了些还是老了些呢?我心中永远的银杏树。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