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秋水行摄
秋水行摄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3,514
  • 关注人气:10,5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琐   记(一)

(2007-03-07 09:52:03)
分类: 现象杂感
琐 <wbr> <wbr> <wbr>记(一)
 
[原创]

琐   记(一)

文/秋水长天

 

    昨晚十一点过钟,在ZZ大读研一的ZM给我发来一条短信:“老师,我不想上学了,面对未来的就业,压力太大。”

    “你怎么会这样想啊,我不同意!”我惊讶中带着愤怒。

    “我想了两天了,一方面我不想上,一方面无法面对我外婆……这两夜我都在想这事。”

    “把原因讲清楚后再说。你不上之后现在出去又能做什么!还有你不上就更能面对她老人家了?哪来的道理啊!”

    “我不想上的原因是不想让她老人家为我操心,我想早点自立,我也晓得我现在做不了哪样,可悲啊……”

    “那我问你,是你现在出去成功的机会大些还是毕业后出去成功的机会大些呢?如果你现在盲目地选择放弃读书,那今后还有多少的读书机会?而如果你现在选择放弃就业,今后却还有更多的就业机会啊!我现在都还想去读书呢,只是机会不多了而已。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我再好好想想,你明天还有课,早点休息。我会为我的前程着想的,谢谢你,老师。”

    “读书的机会不是人人都有的,就业的机会却人人都会有,只是工种不同层次不同罢。对于未来将要怎样和发生什么,谁也无法预见。现在你读书仅是在完成你现阶段该完成的事情,而未来的日子那还得等它来到我们面前后再作考虑。再说天总不会塌下来的,所你现在更没必要过早去当一个逃兵。”

    ……

    我不知道我跟他讲的这些对不对,也不知道他现在已作出最终的决定了没有。

    他是我几年以前在某中学任教时所教的学生,带完他们那一届后,他进了大学,而我也重回到XN大学读书,然后又到另一个城市生活去了。

    记得那年,在距离高考还有三个月的时候,有一天他突然将一封厚厚的信交给了我——是他写给我的。在信里,他告诉我:因为父母离婚,自己的内心负担太重,他不想读书了,这几年来,他的父母一直在闹离婚,但他每天还是强忍住内心的恐惧和痛苦,坚持读了下来。只想用自己的成绩和开心的微笑,换回原来的那个家庭。还有,现在他没有了家,只能与外婆一起相依为命,现在自己的努力已是白费,好像任务已经完成,所以没有再读下去的必要了。他还说,之所以给我写信,是因为近一年来,只有我上课的那四十五分钟,能让他忘记所有的不快,现在就要离开,心里难舍,所以就一定要与我作个告别,就像告别快乐的所有一样……在办公室里,我是强忍泪水读完的。因为,在那么近一年的时间里,其实我并没有与他说过几句话,那一年,学校高三年级选我课的学生有三百多人,我删掉一些后,还是有二百二十八人每天在那大大的阶梯教室里听我胡扯,在我们印象中,他是一个瘦高帅气而阳光的男生,每天快乐总是洋溢在他的脸上。他说他这样“快乐”,是不想让他的同学知道他家庭的事情,更不想让外婆为他而难过。没想到,在他那还不成熟的心灵里,在他那洋溢着快乐的笑脸背后,竟然隐藏着他无尽的挣扎和痛苦!还有,没想到他还那么的信任我这个不称职的老师。

    第二天,我给他回了信,用整整八页纸装上所有我想对他说的话。然后我还在里面放上几百元钱,告诉他:如果他能听进我的劝告,就用这五百元钱当作这三个月的生活费,努力读下去,好好去参加高考;如果执意要离开,那也请用这五百元作路费,去寻找你自己认为快乐的江湖。

    后来,他选择了读书,当年考上了ZZ大学自动化专业。而且我们都在九月份愉快地离开了那个城市。但这件事情也只有我们两人知道,我连在妻子身边也从未提出过。

    平时里我们都是用短信交流,只有过年时,回到老家,我们才能见上一面。但每年过年,他都会从那遥远的北国给我带去一条香烟,他说:“老师,本当我希望你少抽点烟的,但你却只有这一样最爱……”我知道,他是用他在那边打工赚来的钱给我买的,只是自己不知道该与他说些什么。

    今年春节那天,他打电话叫我初三一定要去他外婆家与他吃一餐饭,他说他在那里,连找个搭话的人都没有,很是无聊,再说我们也许都好久没有喝酒了,也好庆贺一下新年,我答应了他。初三早上,我便与妻子一起到乡下亲戚家拜年,他一直发短信给我说他要等我一起吃晚饭。等我回到城里时,已是晚上八点过钟,于是急忙打车去到他那住在郊区的外婆的家。对于我的做法,妻子很难理解,她说:“为一个学生而急成这样,值得吗?”我说:“学生很多时候就是一个弱势群体。”“……”妻生气了。

    那晚上,我们两个就蹲在火炉的两边,举樽对斟,又叙些它事,直至近一点钟,他告诉我说,好久没这样痛快了,可以说,这几年来,他就没有这样痛快过!我知道他是一个坚强的人,也是一个敏感的人。所以,我只有安慰他,告诉他,好日子就在后面了,好好努力,再等些日子。

    没想到他刚回到学校没几天,又突生变卦!

    想起我在像他这个年龄段的时候,正天天按导师的指导,啃着一堆堆的书,做着研究,写些文章,然后让其一篇一篇地在刊物上刊发,当空闲下来,就到运动场上尽情地奔跑发泄,抚摸着属于自己的青春岁月,从来就不用过多地去思考关于就业的琐事,多么惬意啊!现在这个社会,是一个功利意识十足,竞争变态,炒作泛滥,浮躁成风得让人窒息的社会,也难怪像我的学生ZM他们这一代,时刻感受到无形的巨大的压力,从而想在自己本应最为轻松而光华的时段里直想选择退缩,悲怆啊!

    我突然想到我前段时间看到的资料,说中国是世界上心理疾病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仅次于东欧的个别国家,而且绝大部分的病因就是来自于就业的压力,看来是很有根据的,现在它就已真实地来到我的身边了。记得前几天,到某被誉为中国最具民族风情的民族村寨去游玩,一群手拿民族饰物的六七岁的孩子,围住了我们,向我们求购,当我们买下后,都得到一句“你真美丽”的话。虽然我从未怀疑过那些小朋友们心灵的纯洁和话语的真诚,但还是觉得那是一句多么恶俗而歹毒的话语啊,因为我想,在他们这个年纪本当应该像骆宾王一样在写《咏鹅》,或是像唱着愉快的歌谣走向学堂的小朋友们一样让童年美丽,而这句话却夺走了他们的童年,让他们在那里苦等一只只撞向树干的兔子。如果过早地变形地将他们塑造成一个肩挑家庭重担的成人,那就是一种毁灭;如果是以一句言不由衷的话语去换取或出卖本应固有的格调从而获得丁点儿的收入,那就更容易使他们失去了人生的深度和高度。特别是在我们贫穷和走向痛苦的时候。

    生活,真的是让人气喘吁吁吗?有时候连我自己也难以解答。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琐记(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